財經新聞

長榮大哥逼我反6/老臣曝三兄弟大吵 張國華喊:一個公司只能有一個頭
CTWANT     2020/12/02 14:40
長榮創辦人張榮發常對部屬三令五申「勿結黨營私、勿搞派系」及保有「挑戰、創新、團隊」的長榮精神。(圖/長榮提供)

長榮集團旗下有海運、航空等上市公司、未上市公司共十多家,大股東為「長榮國際」,扮演這些子公司交叉持股控股角色。因此誰能掌握長榮國際,就有權掌握旗下投資的公司之董事任命權,進而就可一掌整個長榮集團的經營權。


已故長榮創辦人張榮發生前精心規畫讓其子女各擁有「長榮國際」18℅股份之外,所創辦的張榮發基金會(文教類)與張榮發慈善基金會,後來也都持有長榮國際的股份。文教基金會是由張淑華捐贈18℅及張國煒捐贈10.86℅,合計28.86℅;慈善基金會則由總裁夫人張林金枝捐贈5℅。兩個基金會合計擁有長榮國際33.86℅的股權,成為長榮國際公司最大股東,因而種下今日經營權之爭的火苗。

2016年元月,長榮集團創辦人張榮發過世後,大房三兄弟皆在長榮國際設有辦公室,並透過兩個基金會各提名董事。但在2017年中,開始傳出三兄弟爭吵之說。

「總裁(張榮發)刻意將股權公平分給三兄弟,對員工來說,就是三位大股東、就是三兄弟共治。」老臣們都如此認為,但是張國華密謀獨吃,「三兄弟曾傳出吵鬧聲,大董(張國華)喊:『我是長子』、『一個公司只能有一個頭!』」「三董(張國政)兩年多前回任長榮航空董事,想要一張辦公桌,竟被上頭回拒『沒空間、沒慣例』。」

重返一手創辦的長榮航空董事一職,張國政想在長榮航空公司內擺上一張桌子辦公,卻被以「無慣例」拒絕。(圖/讀者提供)

吳景明、李寬量都認為張國華打破兄弟共治,欲獨攬大權的企圖,早露端倪。長榮也因此被攪得烏煙瘴氣,兩大基金會這一、二年舉行董事會時的場景十分混亂,媒體不時爆出「老臣逼肢障二董(張國明)爬樓梯」、「僕欺主」、「弟弟派發動奪權」等情事。

「總裁(張榮發)的經營理念是『照顧員工』,講求『團隊合作』,最忌諱內部搞派系,因此三令五申警惕主管勿結黨營私。」這兩位老臣不惜丟失工作、拒絕背叛,「我們還是基金會的董事,沒有辭掉,就是為了將來有一天,能夠發聲公布真相。」

吳景明和李寬量單純服膺總裁在茲念茲的長榮精神,拒做排除異己的背叛者,卻相繼被迫於2019年2月、11月離開長榮集團,以此明志。

檯面上的吳景明、李寬量,選擇離去明心志,檯面下還有許多老長榮人為了五斗米還在忍辱負重,「三兄弟都是大股東(各自持股18℅),對於集團的經營權應該坐下來好好會商解決之道,而不應該逼迫員工選邊站,員工只是領薪水做事,不應成為經營權之爭下的犧牲品。」資深長榮人跟記者說。

台北地院法官已經選任七位臨時董事及董事長,暫時接管張榮發文教基金會一年,並宣判慈善基金會董事長為吳景明,雙方各提抗告與上訴。兩基金會能否像張國明所疾呼的「仿照長庚醫療財團法人退出台塑集團董事會,純做公益,不做經營權工具」,還得看參與其中每個人的智慧與抉擇,如何回歸長榮精神。

長榮國際的股權中,兩大基金會共占33.86%,因而淪張國華與弟弟們爭奪經營權的工具。(圖/李宗明攝)

對於李寬量與吳景明等說法,張國華並無回應,由長榮集團表示:「皆是片面之詞,內容斷章取義,企圖用揣測的說法誤導社會大眾。」

長榮集團表示,張榮發基金會自1985年成立到2016年張榮發總裁過世時,30年來均依法令及章程規定獨立運作,從未干涉長榮集團各公司之經營。張總裁也在生前接受媒體專訪時明確表達,要讓集團各公司走向百年企業永續經營,需委由專業經理人治理公司,目前集團各公司也依照張總裁理念,由專業經理人經營。

2016年因張總裁辭世,張榮發文教及慈善基金會旋即重新推選董事長,由所有董事一致推舉鍾德美為新任董事長,其後張國政及張國明先生於2017年間張榮發慈善基金會董事屆滿改選時,向大哥張國華提出二基金會的15席董事皆由兄弟三人平均分配各五席提名權,張國華先生為求兄弟和諧,當時才勉為同意此要求,然此方式與政府擬於2019年2月公布施行之財團法人法有違,故於2018年文教基金會董事改選時,張國華先生和理念相同的董事均盼能積極遵法以使基金會運作回歸法制,尊重各董事獨立行使職權的權利。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