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新聞

投書:蔡英文的善意一如初衷 但中共呢
上報 2018/10/12 00:00

蔡英文總統於今年國慶日的演說,特別著眼於國家安全,強調台海和平與區域穩定。台海是否發生戰爭?容或是機率的評估,但在國際現實考量上,更是美中台三角關係在衝突與妥協之中求取折衝樽俎的動態平衡。

先前曾有謠傳美台雙方會在11月期間進行軍事演習,如今對照蔡總統演說內容,美台雙方於台海軍演的可能性極小,為了避免挑釁中共且與中國當局發生正面衝突,台海不是軍演適當場域,台美軍事合作尚有更細緻與更妥切的形式與實質安排。

蔡總統公開向台灣人民保證:「我們不會貿然升高對抗,也不會屈從退讓。我不會因一時的激憤,走向衝突對抗,而讓兩岸關係陷入險境。我也不會背離民意,犧牲臺灣的主權。在變局當中,我們絕對不能錯估情勢。激化衝突或者妥協屈從,都只會治絲益棼。」

對照美國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日前於保守派智庫哈德遜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發表演說指出:「正如我們的國家安全戰略所言:我們應該記住,「競爭並不總意味敵對」,而且也不必如此。川普總統已明確表示,我們希望與北京建立建設性關係,共同促進我們的繁榮與安全,而不是分道揚鑣。儘管北京一直在進一步偏離這個願景,中國領導層仍可以改變路線,回歸幾十年前這段關係開始時的改革開放精神。美國人民要的不多;而中國人民應得的也不該僅有如此。」(引用來源:中央社,譯者:林宏翰、劉淑琴、盧映孜/核稿:陳亦偉。)

美國對待中國崛起的基本底線,就是“Competition does not always meanhostility.”(競爭並非意指唯有敵對)。足見美國未宣示優先以軍事武力解決美中國家利益分歧的紛擾現狀,美台共同軍演而且在敏感的台海區域舉行軍演,也是政治宣傳(propaganda),流於特定政治意圖,難謂符合美台雙方當下的國家利益。

兩岸關係冷凍停滯,國際氛圍充滿貿易報復的關稅障礙,致生全球產業鏈的重組與配置,當然製造國際股市的波動與不安。川普總統知悉期中選舉對他的政權影響,農業州與工業州在此波貿易戰的進行中,利益與弊害各有不同,如何穩定選民信心與繼續支持川普政府,勢必是美中貿易戰成敗的關鍵。也因此促使彭斯副總統,在上開演說直接批評中國的政治介入,例如「狄蒙紀錄報」(Des Moines Register)登了好幾頁的插頁廣告,訴求農業州愛荷華州的州民相信川普總統的貿易政策魯莽、有害,所幸,民眾未盡信政治宣傳性的新聞報導。

蔡總統針對國際時勢的動態發展,為了台灣人民的安全保障與捍衛民主自由,她認為:「有效的因應策略,植基於堅強的國力。所以當前最重要的任務,就是強化國家安全、強化經濟實力、強化社會安全網,不斷地『壯大臺灣』,厚植實力,提升臺灣在國際上的不可替代性,這才是臺灣永續生存的利基。」蔡政府如何以實際政策或具體作為執行上開因應策略,檢驗成效的關卡並非在11月24日的地方性選舉,而是在於2020年的總統大選與立委改選。貨幣市場、利率市場、股票市場的求穩措施,關係中央銀行如何公開市場操作,以及國安基金如何進場穩定股票交易秩序。降低美中貿易戰對台灣經濟、金融秩序的衝擊,這是蔡政府首當其衝的優先要務。

習近平應該放大策略視野,試著把兩岸關係的積極改善與開啟對話,當成美中衝突的緩和槓桿,可以做為美中友好的施力點。美國對於中國在南海的積極軍事作為,主張自由通行與聯合軍演加以反制外,習近平不妨思考南海軍事利益的自我限縮是否可以終止美中貿易戰持續延燒。

美國對中國崛起的不安,不僅是不滿貿易利益長期失衡,更不滿美國委屈讓利之後,換來中國各種非軍事的入侵與損害。川普總統要的不僅是關稅收益平衡貿易逆差,事實上這是七傷拳,美國貿易收支不平衡,不單是比較利益法則與多邊經貿協定所能造成。身為全球強權,任何國家想要改變現狀,創造新的地域強權或國際形勢,必然不能植基於不公平的競爭,甚至是敵意式的併吞。

10月20日的反併吞公投遊行,如果能超越統獨層次,放大格局納入美中台關係的動態演變,對抗中國當然不等同反中與仇中。國台辦10日晚間的聲明,不實指控蔡總統遂行「兩國論」,故意誣指民進黨政府成為兩岸衝突的製造者、台海和平穩定的破壞者。中共若不能突破一黨專政下對國際關係的誤判與自卑式自大,最終有可能引起政權體系的內部崩解,習近平的政權勢難在內憂外患的夾擊下穩定實現中國夢。

中國大陸當局應該重新思考兩岸關係的定位與互動必要,解凍兩岸僵局,美中衝突或有不同的策略想像,能夠超越互相傷害或毀滅的無謂損害,各自發展或協商出不能滿意但能接受的納許平衡。蔡總統的善意一如初衷,只是習近平與中共的迂腐思維,限制更好結果的發展與生成。

※作者為自由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