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新聞

潮起香江》北京要買起香港?
優傳媒新聞網 2019/09/23 06:58

香港首富李嘉誠因一句對香港「未來的主人翁網開一面」,而遭到大陸官方批判明顯失寵。(圖/翻攝自李嘉誠財富語錄臉書)

作者/鄭漢良

香港最有錢的人李嘉誠早前表示,希望執政者應該對香港「未來的主人翁網開一面」。當時李嘉誠身處由他「發心興建」的慈山寺,或許是受到觀音的薰陶而一時有所感觸。但中共政法委哪會有空跟你鑽研佛偈,它的官方微博「長安劍」抨擊李嘉誠的「網開一面」論等同縱容犯罪,不是「為香港著想」,而是「看著香港滑向深淵。」

李首富不愧是首富,他並沒有一如其他富豪般,嚇得立刻負荊請罪,反而處之泰然以對。李嘉誠基金會發言人回應指,對於李先生的言論被曲解表示十分遺憾;又說李先生多年來已習慣了那些「莫須有」的指責,永遠會虛心接受批評。

在此同時,在香港反送中風波中屢有獨家新聞爆料的路透社,又有新稿作。它引述3名國企高層報導,中國國資委上星期在深圳召開一次會議,來自接近100個中國最大規模的國企高層,在會議上接到指示,要盡其所能為多年來中國面對最大的政治危機降溫,並將在香港加強投資及擁有更多控制權。

他們承諾對香港主要行業進行更多的投資,包括房地產及旅遊,目的是為香港人創造更多的職位,以及穩定金融市場。但會上沒有提出具體的投資計畫,也沒有任何具體協議。報導引述一名出席會議的國企高層說:「香港的商界精英當然沒有做得足夠,他們當中的大多數人都不是我們的一員。」

路透社獨家報導見報當天的星期三,《蘋果日報》記者在禮賓府門前目擊好幾個國企高層,乘坐司機駕駛的轎車,魚貫進入林鄭月娥的官邸。這些人包括華潤集團董事長傅育寧、南方電網董事長孟振平、南方航空集團董事長王昌順、中國電信集團董事長柯瑞文等人。

特首辦公室發言人事後否認這些「入幕之賓」是與林鄭商討香港投資大計的報導,解釋這是「一帶一路高峰論壇」在香港舉行期間的場外活動,又說這是特首的日常工作之一。

從李嘉誠以無奈的「習慣了莫須有的指責」回應中共政法委的抨擊,到國企高層的「香港的商界當中大多數人都不是我們的一員」,讓人不禁懷疑北京對香港富商們毫無社會責任只顧私利的行為,已經到達臨界點。

《經濟學人》8月22日在一篇報導中則指出,一名中共高層官員最近會見西方客人時,對香港的巨賈們有所埋怨。這名官員說,目前的危機曝露了香港資本主義制度的短缺,社會的財富並沒有如中央政府所期望般的分配。

報導進一步指出:「如果這名官員的觀點同時也是北京高層普遍的共識,那麼未嘗不是一個值得歡迎的發展。」

香港的巨賈,說穿了就是地產商,尤其是所謂的四大地產商:李嘉誠的長和集團、李兆基的恆基集團、郭氏家族的新鴻基集團,以及鄭氏家族的新世界集團。他們不只壟斷房屋的供應,還涉足港人有關衣食住行的營生。

以長和為例,它旗下還擁有全港最多分店之一的超市,也是香港人用電的唯一供應者,以及擁有貨櫃碼頭等,影響港人生活幾乎每一個層面的事業。這些地產商已經演化為地產霸權,他們稍微捏一把,港人就要付出血汗滿足他們的荷包。

李嘉誠觸怒北京的遠因是他拒絕聽從時任國家副主席習近平的勸告,改變立場支持習欽點的梁振英出任特首;至於近因就是長和集團近幾年來從大陸撤資的態勢越發明顯,而且還頻頻收購歐洲產業,似乎是要把多一些雞蛋放在外國的籃子裡面。

《人民日報》的官方微博早在2015年就對李嘉誠有此評語: 「與其挽留不如目送」。不只如此,今年6月,據《南華早報》報導,李嘉誠斥資超過100億元港幣創立的汕頭大學,已有跡象把他和他指定為繼任人的兒子李澤楷踢走。報導指,校方已經提議將李澤楷踢出管理委員會,而李嘉誠也不會出席今年這屆的畢業典禮,這是18年來首次。

失寵於習近平的香港巨賈,相信不只李嘉誠。事實上,自習近平2012年上台之後,他與前任的江澤民和胡錦濤或甚至鄧小平最大不同之處,就是他從來沒有專門地會見香港的巨賈,至少在公開場合沒有。

習近平是否對香港的資本家心存芥蒂,外界難以臆測。但至少北京過去倚重香港資本家們作為穩定香港經濟和金融基石的這個政策,在習近平的統治下已經逐步失色。

尤其遇上這次可能比1989年「六四」更大的政治風波,北京似乎已將部分責任歸咎於這些地產巨賈,一如《經濟學人》引述那名官員的怨言,也一如路透社引述國企高層所言「香港的商界當中大多數人都不是我們的一員」。

香港租金、樓價全球最高,地產商建造的房子猶如火柴盒子大小,又是全球最小,這些都是地產霸權精心算計的產品。而不少評論指出,香港青年連安居樂業的基本要求也如登天般難,正是這次社會和政治運動的主因之一。

國資委這次向超過100個大型國企高層傳遞中央旨意,要他們加大對香港主要行業的投資,甚至要取得控制權。在上述這個背景下,恐非空穴來風。然而,中央要「買起」香港談何容易,而且還需付出重大政治代價。

首先,儘管北京坐擁全球最大的外匯儲備,但目前大陸內地經濟逐步下行,夠不夠錢買、值不值得買,是個疑問;其次,香港外資難免心中嘀咕,今天北京要買起香港的港資企業,明天難免也會因為其他理由而買起他們,或要求他們將股權降至五成以下,香港還可能享有全球最自由的經濟體系嗎?

作者簡介

鄭漢良從事新聞工作近40年,余紀忠時代曾服務美洲中國時報和台灣中國時報,退休前是中時副總編輯以及駐港特派員。目前是香港電台節目客座主持人。

(資料來源:優傳媒新聞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