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新聞

風評:張飛打岳飛,三倍券戰消費券─本是同根生
風傳媒 2020/06/06 07:30

從行政院公布三倍券後,各方「戰聲(不是讚聲)不斷」,批評者主要指其不如消費券,護航者則指消費券是馬政府都承認失敗的政策,間夾著對經濟那個較有幫助,發現金還是實體券、電子支付較好的爭議。其實,這些「戰聲」多是張飛打岳飛、亂戰一氣、而且彼此矛盾,看了讓人搖頭。

三倍券定案公布後,原本預期民眾因政府送錢給你消費,必然讚聲四起,結果卻是「戰聲」四起,原因一個是領取方式較繁複,不如當年消費券的簡單;二來搭配1000元,頗有「被迫消費」之感而不爽,認為不如當年消費券就直接給你3600元來得乾脆。

一般民眾的這種反應是可以理解,但專業上而言,這種規劃是有其道理。要求民眾自付1000元,目的其實就是讓政府以同樣的支出,能達到較多的消費增加與刺激經濟效果,政府想方設法用少一點錢達成同樣效果、替納稅人看緊荷包,不能說不對吧?

至於發放方式,確實讓人「昏頭」,不過,政府提供「多元領取」方式,一部份原因是配合新發展出的支付方式,算是「與時俱進」,就算外界不肯定,也不能視為錯誤、甚至罪大惡極吧?

此外,還有「為何不發現金」的批評聲,也讓人訝異,因為這種批評顯然「落後時勢」甚多。發現金是以紓困為目的時的作法,但紓困階段其實已過,政府早已一萬、三萬的發出數百億元,現在的振興券(三倍券)之目的在增加消費、刺激經濟,這個政策目標非常明確、毫無含糊,因此當然不能發現金。

因為發現金的結果有2個:一個是被儲蓄起來,經濟狀況較佳者不會因多了這筆錢而增加支出;另一個就是用在原本就會使用的消費上(如買柴米油鹽醬醋、衛生紙等日常生活用品),整體而言幾乎不會有任何增加消費效果。

至今藍營仍有一直高喊發現金的聲音,顯然完全未進入狀況,也不了解政策目的,更乏專業判斷,藍營號稱的財經專業沈淪至此是讓人感嘆;這些人難道不知道當年消費券也不是發現金嗎?

至於為了護盤三倍券,拿出消費券「失敗」來痛打者,如果不是蓄意睜眼說瞎話,就真的是無知、缺乏專業,而且絲毫未察覺其中的矛盾之處,這又以行政院長蘇貞昌為代表:他說消費券「對經濟成長沒有幫助」所以這次「不再重蹈覆轍」。

真實的狀況是:當年消費券增加經濟成長率0.3-0.4個百分點左右,低於原先預估0.6-1個百分點的估計。因此,可以說不如預期但不能說「對經濟成長沒有幫助」,至於是不是要定義這是「失敗」政策,就有討論空間。

但一方面引用報告指消費券「失敗」,一方面又要力挺三倍券,就顯示可笑而無知,因為兩者其實「系出同門」,如果消費券真是失敗、對經濟成長毫無幫助,三倍券也不值得作,以「戰消費券」來挺三倍券,顯然亂戰一氣、未搞清楚狀況。

消費券的效果不如預期原因是什麼?因為消費替代率太高,高到6-7成左右,民眾拿到政府發的錢(每人3600元),是用這筆錢去買原本就要買的東西,而不是額外增加購買,因此增加消費的效果就此大大減損。

但這種高消費替代率,三倍券同樣無法避免,雖然政府對使用設限,但實際的設限低,要規避並不難,最後仍難逃高比例的消費替代率。因此那些用「消費券失敗」作為挺三倍券理由者,確實在財經專業上,仍有「相當大的成長空間」。

消費券之後,每次碰到景氣低迷,總有人提議再發消費券,馬政府末期提過,蔡政府初期也提過,但這種拿納稅人錢發給全民,要大家去消費,畢竟非屬常態政策,特別是政府財政不佳、負債餘額破5兆多時,政府借錢搞消費券,當然該慎重。這次蔡政府在經濟尚未進入衰退時,就鐵了心要撒幣花錢,是該責其浪費國庫錢,還是要讚其再次「超前佈署」,就見仁見智了。

不過,三倍券與消費券「本是同根生」,從總體經濟效果觀點看,甚至是一模一樣的東西,領取與支付方式的不同無礙於其相同的本質與效果。如果消費券效果有限、或甚至是「失敗」,那就別寄望消費替代效果同樣存在、金額又更低的三倍券,能有比消費券更好的效果了;因為,經濟部長沈榮津那種被網友譏為「能得諾貝爾經濟學獎」的計算方式,純粹是官員拍馬屁與無知的作為罷了,現實世界中並不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