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新聞

投書:韓國瑜留下 只會錯失高雄在印太戰略上的契機
上報     2020/06/11 00:00

韓國瑜最大的問題,其實不是中途跑去選總統,也不是言行舉止有問題,而是他本身就是錯誤的人。

從他當選高雄市長、中途跑去競選總統到現在被罷免,他面對的不是陳其邁、不是蔡英文,更不是罷韓四君子領頭的罷韓運動,而是印太戰略。

韓國瑜把高雄定位成一個內陸農業城市在經營,這不單單只是不了解高雄市政而已,而是當台灣的新南向政策與印太戰略合作時,嚴重影響到希望將高雄作為支點的印太大國利益。

先說美國,早在2018年10月,美國海軍研究辦公室(Office of Naval Research)排水量3250噸的科學研究船湯瑪斯號停泊在高雄,美國在台協會的官網還刻意將圖片曝光,但實際上這是2018年第8次停泊了。顯見美國海軍對高雄的戰略運用是有計畫的,這也是為什麼美國在台協會台北處長酈英傑出身美國軍方、高雄分處長歐雨修是印太地區的專業外交官。

高雄對印度而言是具有重要戰略意義的城市,高雄的亞洲新灣區和港灣城市計畫,其實是高雄經濟轉型的重要指標,因為高雄原本就是工業港城市,只有轉變成智慧城市才可能改變高雄產業現狀,同時,位於南海中央的太平島也是隸屬高雄,印度東進政策中,科技經濟和軍事延伸是重要的核心,高雄更是台印合作的重要指標。

因此,韓國瑜從當選後,面對的就不是國內的反對勢力,印度隨即在12月通過和臺灣簽署新版的「雙邊投資協定」,也是印度在莫迪執政後第一個新版雙邊投資協定,可以見得印度方面十分注重台灣的合作;2019年5月,印度洋研究學會戰略主任辛格中將參加太平島的「南援4號演習」;同年7月底與臺灣在新德里舉辦資訊安全與IT合作論壇;美國聯合同屬印太大國的澳洲爆炸性丟出王立強案件,三不五時就將美國巡洋艦和軍機開到台灣海峽來做巡邏,上述動作,都是美印兩國對韓國瑜這個人的不信任以及失去高雄這個戰略節點的反擊。

美、印兩個印太戰略強國接連在海事、軍事、資安和情報方面出手,都是韓國瑜一路過來遇到的阻礙一大原因,其次才是反對勢力的攻擊。從史達仁和印度國會議員先後在1月11日和5月20積極道賀就可以看出印度的態度。

以上的競爭同時也寓示,韓國瑜和新南向政策、印太戰略注定是兩條無法相容的平行線。順帶一提,除了美國,印度積極搶進台船的軍事工程,韓國瑜的當選,一定會衝擊印度利益。

東協各國雖然沒有明確將台灣納入「印太構想」,但是韓國瑜當選後,高雄被作為南向灘頭堡的地位丕變,打破了東協各國移工、學生、教育、港灣、資訊網路等領域長期交流的結構,許多籌辦東協語言教學的單位立刻停擺,外加歧視言論,這些也讓東協各國駐台官員和民眾以網路和外交管道抗議,這些抗議絕不僅於歧視。

總歸一句,韓國瑜今天的政治結局不單單只是反對者的攻擊,從他當選高雄市長到選總統,衝擊到就是美、印、澳洲和東協將台灣納入印太戰略的路線衝突,現在後者獲勝,高雄和台灣憤怒的噪音消失了,台灣在南向這條路上將持續任重道遠。

※作者長期研究越南和河內政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