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新聞

一場罷免 台灣民主輸光
中時電子報     2020/06/11 04:10
 罷韓過關,藍營祭出報復式罷免,準備展演一齣復仇記,從理性的角度分析,無疑是會對台灣民主的發展造成極大的傷害。

 罷免耗損的人力物力財力相當可觀,所造成的撕裂、對立與仇怨,也將惡性擴大,且衍生成無止盡的循環之局,此後台灣的選舉、罷免,兩年之內,輪番上陣,必將成為常態,任何在檯面上的政治人物,甫當選就必須戰戰兢兢地面臨下一波的罷免挑戰,豈可能有心思去為民服務?而地方政府,也必焦頭爛額,將心力虛耗在龐雜的選務工作中,而延緩或推遲了應有的建設。「民主」走到這樣的地步,相信絕不是大家所樂見的。

 但是,從感性的角度出發,讓人很難對這波「報復式罷免」有所苛責,因為民進黨在罷韓過程中所顯現出的霸道、專制且不擇手段,實在很難讓人認同,且在成功之後,那種得意忘形、勝者為王的姿態,更讓人極度反感。

 民進黨傾全黨之力、假國家機器之便、挾媒體之威、竭綠化校園之能、集名嘴附翼團體之助,再加上民間企業之誘,洶洶呶呶,鋪天蓋地,無孔不入地欲將民選市長韓國瑜拉下馬,姑不論其用心如何的「不可告人」,整個進程就不符合「民主」精神;更何況其所標舉的罷免理由,根本就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詞」。

 在民進黨鼓動民粹的成功操作下,韓國瑜儼然成為「國人皆曰可殺」的對象,綠民更以高達93萬多的同意票,敲鑼擊鼓的宣稱這就是「民主」,蔡英文更得意洋洋的宣稱「台灣的民主又再往前邁出了一大步」,完全忘了蘇格拉底、吳爾芙夫人,是如何喪命在「民主」的口號之下的。

 將近97%的同意票,是只有專制政體下才可能出現的畸型民主,有識者理當為之凜惕,殊未料綠民猶嫌未足,竟於「大勝」之後,對敗者冷言酸語、譏嘲諷刺,尤有甚者,對不幸墜樓身亡的挺韓議長許崑源,極盡其惡毒、冷血的貶損,所用詞語,殘忍刻薄到令人不忍卒睹的地步。是以群情激憤,乃化成一股報復性罷免風潮,始作俑者,究竟應該承擔起怎樣的責任?

 罷韓之所以成功,顯然是因《選罷法》下修門檻所致,綠營巧妙的鑽此縫隙,形成少數可罷免多數的民主危局,連柯文哲都直言難以倖免,未來肯定會重新立法修訂,而以目前民進黨已一黨專政的龐大勢力,恐怕「罷韓」將會成為台灣民主史上唯一的例子。民進黨能夠鑽縫蹈隙,在野黨又豈不能如法炮製?

 民進黨以仇怨鼓動罷韓,在野黨以仇怨報復,冤冤相報,惡性循環下,台灣就只能一步步走向暗黑的所在。如今對立勢態已經尖銳,最怕的是民進黨贏了罷韓,台灣卻把整個民主輸了了,一黨作孽,全民共業。(作者為國立台灣師範大學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