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新聞

美國黑人解放了?100年前土爾沙種族暴動傷痕至今猶在
優傳媒新聞網 2020/06/16 09:37

不少被殺害的非裔居民,甚至被以無名屍掩埋,無人聞問。(圖/翻攝自Oklahoma Commission, Oklahoma Commission to Study the Tulsa Race Riot of 1921, Final Report (PDF), Tulsa, Oklahoma, February 28, 2001 )

優傳媒國際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林肯解放了黑奴,但美國社會至今還沒有解放黑人?美國的許多白人,依舊充滿白人優先與白人優越的心理,非裔佛洛依德遭白人警察執法過當致死,讓美國種族歧視問題再度表面化。種族衝突在美國延續了兩百年以上的時間,至今未歇,也為所謂美國民主制度及現代文明蒙上最大的污點。

不少白人歧視黑人,不僅止於自我優越感;當黑人靠自己的能力與努力擁有更好的經濟能力與社會地位,也充滿了忌妒與不平之心。1921年5月底,發生在一百年前的奧克拉荷馬州土爾沙種族暴動事件,死傷超過上千人,主要即是白人集體暴力侵襲黑人富裕社區的暴亂事件。


1921年5月底,發生在一百年前的奧克拉荷馬州土爾沙種族暴動事件,死傷超過上千人,主要即是白人集體暴力侵襲黑人富裕社區的暴亂事件。(圖/翻攝自維基百科)

依據2001年奧克拉荷馬州土爾沙(Tulsa)事件委員會所提報告,曾被稱為「黑人華爾街」的土爾沙格林伍德(Greenwood)社區,在1921年5月31日至6月1日發生的白人侵襲暴動事件,共有300人死亡,逾800人受傷,死傷者多數為黑人;且估計有超過6000名非裔居民遭到逮補拘留。這是因為數以千計的白人暴民,動用了槍械、炸藥、甚至是貨用飛機,前往格林伍德大肆侵殺社區中黑人居民、燒毀房舍所致。

土爾沙格林伍德區會被稱黑人華爾街,主要是因社區中聚集的都是富裕的黑人,包括經商致富、專業律師、與高知識黑人等。1901年,土爾沙以南發現石油,奧克拉荷馬州因而逐漸發展成全美最重要的石油出產州之一,至1919年,該州石油產量已占全美五分之一。

在石油產業帶動下,土爾沙躍升為奧克拉荷馬州第二大城市。許多黑人也前來找尋工作、經商機會,並因石油相關產業的迅速成長而致富。但是,依當時的種族隔離政策,即使黑人再有錢,也不能和白人混居、上同一所學校;一些富裕的黑人聚居於格林伍德區,讓此一區域的商業也迅速繁榮起來。

依據資料顯示,在最繁華的時期,這個地區擁有兩個劇院、有社區自己的醫院,有三百多家非裔美國人開設的企業,一些高所得黑人,甚至擁有自己的私人飛機。這就是格林伍德區被稱為黑人華爾街的主因。

一百年前的美國種族歧視意識依舊非常激烈,不少仇視黑人者,會加入3K黨組織;在1920年代初,估計土爾沙附近的3K黨成員達三千人以上,格林伍德區的富裕黑人,常招惹這些人的忌恨與不滿;白人與黑人經常因歧視態度或行為而常有磨擦;最終,在一種憤懣情緒的氣氛與壓力下,終因一起看似偶然的衝突事件,而引發白人對格林伍德區大規模的滅區行動。


估計土爾沙附近的3K黨成員達三千人以上,格林伍德區的富裕黑人,常招惹這些人的忌恨與不滿。(圖/翻攝自Oklahoma Commission, Oklahoma Commission to Study the Tulsa Race Riot of 1921, Final Report (PDF), Tulsa, Oklahoma, February 28, 2001 )

1921年5月30日下午4時左右,一名19歲的非裔擦鞋匠Dick Rowland走進一棟大樓,搭上由Sarah Page擔任操作員的一座電梯,數分鐘後,Page大聲尖叫並跑出電梯,大樓員工以為Page遭到非禮或暴力對待,隨即報警,警方並逮捕了Rowland。

當地媒體在沒有具體證據下,就宣稱黑人在電梯內攻擊白人女孩,5月31日下午4時,數千名白人包圍了警察局,要求交出Rowland;然而,許多黑人擔心Rowland遭到私刑,也持槍械前往警局與白人對峙。到了當晚10時,在磨擦衝突中,突然一聲槍響,當下造成激烈槍戰,並導致10名白人與2名黑人當場身亡。


除已造成當地非裔居民重大傷亡之外,整個格林伍德區有一千二百多間住宅被焚毀、數百家民眾遭搶、三十多個街區被大肆破壞,幾乎成了廢墟。(圖/翻攝自Oklahoma Commission, Oklahoma Commission to Study the Tulsa Race Riot of 1921, Final Report (PDF), Tulsa, Oklahoma, February 28, 2001 )

由此,引發白人形同滅村的行動。以3K黨為核心的白人暴徒,持槍攻擊格林伍德區的非裔民眾,見人就施加暴力打殺;為保護家園,非裔居民也持槍反抗;但這更引發白人的憤怒,除了更激烈的打砸搶之外,一批平時用於運貨的雙翼飛機由白人駕駛,載著松油製成的燃燒瓶、炸藥等,空襲格林伍德區。許多非裔居民的住家不但遭到燒毀,有些人想逃出格林伍德區,卻慘遭白人殺害。

直到6月1日上午11時,美國國民衛隊進駐土爾沙,類似滅村屠殺的行為才歇止。然而,除已造成當地非裔居民重大傷亡之外,整個格林伍德區有一千二百多間住宅被焚毀、數百家民眾遭搶、三十多個街區被大肆破壞,幾乎成了廢墟。不少被殺害的非裔居民,甚至被以無名屍掩埋,無人聞問。

如此重大的死傷暴力事件,卻被遮掩了半個多世紀,直到1990年代,奧克拉荷馬州政府才成立委員會,調查事件真相。直到2001年,委員會才做成最終報告。然而,當初的加害人既未受到法律的制裁與追訴,已逝者、受害人及其後代,卻難以彌平傷痕。


直到6月1日上午11時,美國國民衛隊進駐土爾沙,類似滅村屠殺的行為才歇止。(圖/翻攝自Oklahoma Commission, Oklahoma Commission to Study the Tulsa Race Riot of 1921, Final Report (PDF), Tulsa, Oklahoma, February 28, 2001 )

美國政府不斷對外宣稱,民主自由是普世價值,但很多白人內心,還是充滿白人至上的心態,對其他有色人種充滿歧視的態度或行為。現任總統川普無禮的言行、挑臖的姿態,排擠外來移民的作為,皆是重燃種族歧視仇恨根苗的點火石。

在已製造而成的層層仇恨對立及不信任的壓力氛圍下,一件看似白人警察執勤過當的致死事件,其實是一個白人警察不把弱勢黑人當人看的內在心理之顯現。 當一個人(不論是黑人、黃種人、紅種人或白人)被強力壓制到難以呼吸並哀求呼救之時,身為優勢者的白人警察竟然可以完全無視受制者的痛苦,繼續無情的制壓至死,完全欠缺基本的惻隱之心之人性。

這樣的個人與社會心理狀態,基本上仍是恃強凌弱的白人至上霸凌者心態,卻還自以為是民主自由的引領者,那些有良知的美國人和美國白人,難道不感到差愧嗎?

(資料來源:優傳媒新聞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