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新聞

中共外交從「與狼共舞」步向「多邊舞台」
中時新聞網     2020/12/03 04:10
 美國總統當選人拜登上任後的對中政策引發關注。被視為習近平智囊的新加坡國立大學東亞所前所長、現任香港中文大學教授鄭永年日前指出,中共不應對拜登抱有任何幻想,在某些領域,他可能比川普更強硬。鄭永年還表示,即使美國與西方對中共進行封鎖,中共也要單邊開放,而中共未來開放應側重「參與並影響國際標準的制定,建立國際話語權。」

 鄭永年的說法對照中共外交部前副部長傅瑩11月24日投書《紐約時報》的文章〈中美構建合作—競爭關係是可能的〉,可看出中共對於拜登新政府已做好因應準備。具體而言,中共將擺脫川普時期與美國「剪不斷、理還亂」的糾纏,不想再「與狼共舞」了!

 習近平上台後的強硬外交作風,被外界形容為「戰狼外交」;有中共人士稱,是因為受到「狼」的攻擊,才需要「戰狼」來自我防衛。事實上,從美國國務卿蓬佩奧7月23日發表充滿反中色彩的「新冷戰宣言」演講後,中共就打算「冷處理」對美關係。中共官方遲至兩星期後,才透過《新華社》對外交部長王毅的專訪,作出正式回應。王毅在訪談中強調要:「避免對抗,暢通渠道,坦誠對話,拒絕脫勾,保持合作。」外界研判中共似乎在調整「戰狼外交」,不願在美大選年與川普政府對抗。

 但中共在對外工作方面沒有閒著,而是把腳步移向多邊舞台。中共對外工作一直強調「四個布局」,即「大國是關鍵,周邊是首要,發展中國家是基礎,多邊是舞台。」中國大陸學者俞新天教授認為,多邊外交對中共發揮的一個積極作用是「在國際多邊機制中,不斷增進自身在議程和規則制定上的『話語權』能力建設,加強『中國聲音』在國際多邊機制中的認知度和接受度。」

 中共運用其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的角色,積極參與改革和強化聯合國組織功能的工作。中共目前是聯合國的第二大出資國,領導15個專門組織中的5個,並且在區域多邊經濟和安全機制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例如,就在美國新舊政府交接的過渡時期,包括東協10國加上中、日、韓、澳、紐在內的15個成員國,於11月15日在越南河內簽署了《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

 這個協定原本是東協倡議,最後卻由中共主導。一般認為,透過這個多邊外交平台,中共可爭取制定貿易規則的主動權;RCEP亦有助於中共重新構建全球貿易體系,實現其「一帶一路」倡議。

 此外,中共把美國大選的11月視為習近平的「多邊外交月」。從11月10日至22日,不到兩周時間,習近平就以視訊方式出席了4場多邊會議、1場國際論壇,並發表8篇重要講話、主旨演講和致辭,外交日程異常密集。中共能在多邊外交舞台大展身手,應得力於川普的單邊主義。

 川普對全球化和區域整合不屑一顧,上任後接二連三的「退群」行動,不但使盟國喪失對美國的領導信心,也提供中共趁虛而入的機會。

 拜登強調多邊主義和同盟關係,他的勝選普遍受到美國在歐亞兩地盟國領袖的歡迎,並皆期待與拜登早日會面。

 然而,目前拜登面臨的內外處境,已使他被外界視為一名弱勢總統,短期內難以發揮美國在國際社會的領導能力。但美國目前在尖端科技、貨幣和軍事方面擁有的軟、硬實力仍不容低估。

 尤其重要的是,拜登能否落實他一貫主張的民主和人權,這是美國長期以來與盟國共同享有的價值和制度利益,也是美國重建世界領導地位的重要途徑。

 鄭永年教授的說法顯示,中共對於拜登的勝選應該感到憂喜參半。雖然川普的行事風格一向讓人難以捉摸,但在中共眼中,「與狼共舞」久了也就習慣成自然。但往後面對美國重返國際多邊外交舞台時,中共可能必須思考如何應付拜登的「群狼戰術」。

 無論如何,未來中美之間將會是一場「圍堵和反圍堵的鬥爭」。拜登會結合盟國的力量共同對抗中共,而中共則將採「聯左、拉中、打右」的策略加以反制,即聯合俄羅斯,拉攏歐日,並將目標直接指向美國。

 (作者為淡江大學中國大陸研究所榮譽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