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新聞

中美博奕從鬥力到鬥智
中時電子報     2020/12/03 04:10
 拜登將與同為政治老手的習近平展開新一回合博奕。

 由於美國絕對實力仍遠優於中國,中國在地緣政治和科技產業上仍存有若干戰略上的困境,非短期內可以克服,所以拜登改弦易轍之後,應會調整對中博奕策略。

 美國的最大優勢在於價值同盟與軍事威懾力量。川普拙於結盟,這恰為拜登所長,中國勢必面對一個強大的制中聯軍。美國制中的前排尖兵是東南亞國家,由於美國公開或是暗自插手,中國近年與周邊國家的海權與領土爭議不得善解;其次,歐盟、五眼聯盟及日本、印度等與中國存有嫌隙的國家,在川普不再攪局之後,勢必緊跟著美國的戰略節奏前進。

 中國積極尋求突圍,在成功主導完成RCEP之後,習近平更主動表示加入CPTPP的意願,逼迫拜登新政府表態。如果拜登要聯合一眾盟友抗中,奈何中國不只在RCEP中,也將置身CPTPP中,盟友如何能依美國意願與中國脫勾?如果美國不重返,則亞太地區的兩大自貿協議都沒有美國身影,則中國亞太地區經濟影響力將遠超過美國,最後被脫勾的就是美國而不是中國了。中美兩強在亞太地區的博奕日益激烈,以往都是美國出招,中國被動接招,現在中國出招要美國傷腦筋了。

 不過,中國在國際上面臨的戰略困境超過美國。歷來有許多國家就是因為無法擺脫戰略困境而輸給美國的,俄羅斯面對軍力強大的北約東拓無力反擊,日本受制於美日同盟而在貨幣金融戰中被美國壓著打,華為等中國科技公司因技術落後與依賴而被美國卡住脖子。美國挾其軍事、科技與意識形態優勢,幾乎是全面性超級大國,故而戰略選擇自由度超過他國,大可針對敵手的戰略困境打擊,受制於戰略困境的國家只能挨打而反擊無力。

 貨幣金融戰是美國另一優勢,沒有一國能夠力擋,一直是美國代價小、收益大的博奕選擇。中國在社會主義體制下,國家對於資本有相當的控制力,美國恐難照搬對日本發動貨幣金融戰模式,運用獨有的「金融大規模殺傷性武器」制中。

 不過,美元霸權無可搖撼的地位,提供美國擷取他國貿易成果的便捷工具,讓包括中國在內的國家向美國繳交大筆鑄幣稅,卻也無可奈何,除非有本事能把人民幣變成油元。人民幣國際化進展緩慢,無疑成為中國的一大戰略困境,還要提防富於創新能力的美國搞花樣,打造全新的高性能金融戰武器。

 創新能力是美國吃定中國的利器。「創新性自力更生」雖是中國現階段最優先的國家目標,在許多應用領域創新能力確實也獨霸全球,但自主創新與產業升級的能力仍有不足,特別是在半導體產業上,畢竟建成中低端的世界工廠容易,建成高端的優異產製體系就難多了,所以慘遭美國卡脖子而無力掙脫。

 一般估計,未來10至15年是中國進行自主創新產業升級的攻堅關鍵時刻,不過,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必定不擇手段力求封殺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