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新聞

洪哲勝證明我完全錯看馬英九
上報     2021/01/17 09:06

難以忘卻的紀念――憶洪哲勝先生和《民主論壇》的一些事

雖然人世更迭、古今代謝,是不可抗拒的自然規律。但是近年來不斷看著我們這些民主戰士老一輩的友人中先後不少人離世而去的背影,傷痛之感不能不油然而生。我個人不但很難有任他「花開花落兩由之」的瀟灑胸懷,反而是頻添了更多無盡的惆悵。

當2021年新年鐘聲臨近之際,突然又從網上傳來:長期投身於台灣民主獨立運動的原民主亞洲基金會會長、紐約《民主論壇》網刊主編洪哲勝先生於2020年12月19日在美病逝(享年81歲)的惡耗,更使我傷感不已。因為筆者與洪先生雖各處自由與專制兩個世界,因此平生憾未能一晤,但卻是多年「神交」、且有頻繁文字往來的友人。而且可以說洪君不但是我的朋友,更是我筆耕投稿最早的引路人與指導者。十多年中幾乎魚雁往還從未間斷。

推開記憶的視窗,拂去歲月的風塵,我又回到將近十五年前,那時中國1957年在所謂「反右」運動中遭受各種政治迫害的人為代表,發起了一場要求當局徹底為他們平反恢復名譽的政治訴求。這可以說是當時中國民主運動中的一大主要力量。筆者也積極地投身到這一訴求之中。然而當時我們要在國內發聲,卻苦於沒有發聲的平臺。媒體全掌控在官方手中。那時還沒有微信、抖音這樣的自媒體。不過此時在美國以及在香港卻如雨後春筍般地出現了一大批,批判獨裁專制暴政,為民主自由發聲的刊物。於是中國大陸敢為民主自由發聲的人們都先後紛紛向這些刊物寄去自己的作品,一時蔚為大觀。筆者也當仁不讓地加入到這個向海外自由媒體投書的行列之中。

這時我的朋友、山東大學李昌玉老師(數年前已不幸辭世)便向我介紹了洪哲勝主編和他的<民主論壇>。我於是便不揣淺陋向他寄去了我對民國時代回憶的一篇作品。那時我根本不知道洪哲勝先生曾是民進黨高層人物。因此我在文章中對中華民國一些讚美之詞肯定不為洪主編所認同。雖然如此,但他仍將我之稿稍作了點修改便完整刊出。但卻在文前加了幾句《編者按語》。大意是:國民黨政府並不是一個民主政府,對人民是實行威權統治乃至殘酷鎮壓的。只不過比之中共的共產極權專制是要寬鬆一些,尤其在新聞與言論自由方面給了民眾一定的發揮空間….講得非常客觀,有理、有據,使我深受啟發。這不僅體現了洪公的認知水準,也體現了他公正對待事物的氣度。

洪先生平日非常熱情地與作者交流,對作者一片誠摯待人,但在堅持原則上則是一絲不苟。對我印象最深刻的一件事,便是2008年前馬英九代表國民黨競選中華民國總統。事前馬英九在談及兩岸問題時,曾公開表示「六四不平反,統一不能談」。馬的這一表態,立即在廣大民眾、尤其是民主知識人中招來廣泛的好評。

因此,我對馬英九先生的這一表態也十分讚賞推崇。於是專門撰寫了一文題為《馬英九也不是一盞省油的燈》,認為中共恨民進黨,但國民黨的馬英九也不是那麼好對付的。並認為馬英九如果當選總統在台執政,利用「六四」這張「民主牌」會使中共陷入尷尬的境地。它既不能同意為「六四」平反道歉,又無法像批陳水扁的所謂「台獨」那樣去與馬英九公開論戰,因為這「六四」是中共自知理虧的「家醜」,只能千方百計加以淡化,而無膽與人公開論戰。

因而我認為這才真正打到了中共的「痛處」。但我將此文投寄《民主論壇》後,洪主編對此文卻頗不以為然,不僅拒絕刊登。並回信告訴我說,國民黨為了執政的一黨之私,已派連戰去北京交上了「投名狀」。因而馬其九此言絕對是選舉前的一張空頭支票,絕對不可信。同時更指出,國民黨馬英九之流從來就是尊崇威權不講民主,現在更墮落到聯共賣台以求榮的地步,怎麼可能用民主為武器與中共抗衡?

在我記憶中,這是我投《民主論壇》稿件中,唯一的一篇被他拒用的。我當時心中頗有些不服氣將此稿投寄了他處發表。但後來事實證明是我錯了。馬英九上臺後第一年的「六四」不但半句譴責中共的話也不敢說,反而說今天中國(實則就是指北京當局)的人權狀況已有了很大的改善。令人聽了啼笑皆非。後來,他當完八年總統也從不敢再提一句「六四不平反統一不能談」,反而亦步亦趨配合中共高唱去掉「一中各表」的所謂「九二共識」,實則就是要讓台灣變香港,按受所謂「一國兩制」。至此我才不得不佩服洪先生對台灣問題的洞察判斷能力,自愧弗如矣。

洪先生不僅對來稿的品質要求嚴格,有時為了稿中某一段落,某一句話,他都要不勝其煩地反復來信與我進行推敲,斟酌,這種嚴謹的精神使我深受感動。但另一方面他對作者有某些具體困難時,又十分熱情地予以幫助。眾所周知,大陸寄往國外的電子郵件是受到有關當局嚴密監控和多方干擾的。而大陸的網易、新浪、騰訊這些網路巨頭都是秉承「聖意」共同參與作惡。因而許多時候你的郵件,它給你顯示的是「發送成功」,但對方根本就未收到;或者對方回方回信,作者又收不到。這類情況可謂屢見不鮮。有時它更把你的信件轉給了當局「X安部門」,接著便會引來請去「喝茶」,甚至引來查扣電腦之類的騷擾。

我開始投稿用的是當時的「中國雅虎」郵箱,同樣如此。我向洪先生講述了上述這些情況,他便慨然允諾為我提供幫助。僅僅過了一天,他便發來相關連結與提示,説明我申請成功了一個谷哥(Gmail)郵箱。從此麻煩少了很多,雖不能說完全安全,但比之國內那些郵箱在保密與收、發信件的成功率方面都大為改觀.這個郵箱十多年了一直用到現在,一直陪伴著我為民主自由發聲,也成了故友留給我的珍貴的紀念!

因此我與洪哲勝先生在多年相處中不僅是主編與作者的關係,更有一份師友般的情誼。2007年後,<民主論壇>遭遇經濟困難無力支付稿酬,當時許多作者自願將稿酬中的一部份捐出支持該刊,個人也是捐贈者之一,而與此同時,洪主編則在<民主論壇>上公開刊出告示稱:本刊現無力支付稿酬,而有的作者,特別是中國大陸作者經濟困難需要稿費的,本刊建議你們向有稿酬的刊物寄去你們的首發稿,接著就在下面公佈出有稿酬的刊物名稱。

記得當時有<觀察>、<北京之春>、<民主中國>、<議報>…等等,並同時公佈出這些刊物的投稿郵箱位址,如此不是以自己本刊得失為重,而是以民主事業為先的胸襟與氣量,不能不令人感佩至深。所以我們很多作者在他無力支付稿酬後仍繼續向其刊物投寄稿件,我還專門寄去了一首小詩,題為:贈寄《民主論壇》洪哲勝主編。(三首)現錄於此,也算是點小小的紀念吧

(一)

洪公有道喚民主,奉獻無私不慕酬。

留取豪情青史載,功存華夏耀寰球。

(二)

萬里神交話短長,文章談罷談詞章。

互聯網上逢知己,海角天涯繾綣長。

(三)

意氣相通勝故舊,殷勤指點似吾師。

還君千滴知音淚,盼見春光倒計時!

詩雖談不上好,感情卻是真摯的。尤其是末句「盼見春光倒計時」直到十多年後的今天,中國民主自由的春光不但未呈現「倒計時」的景象,反而在某些大開歷史倒車的強人操弄下,更給人寒夜難明的悲哀,實在今人不勝感慨!

因為洪先生曾是民進黨高層人士,而在他的《民主論壇》上涉台灣問題之文章又占了不少篇幅。因而大陸當局自然對洪先生及其刊物持敵視態度,這不足為怪。而有些自詡為民主知識份子者,也對洪以「台獨份子」、「敵對勢力」視之,這就很難令人認同了。

而在《民主論壇》上洪先生則引用聯合國憲章中關於世界各族人民享有獨立自主權利的條文,旗幟鮮明理直氣壯地宣示台灣人民享有不可駁奪的自決權利,痛斥所謂「大一統」高於一切的謬論,並明確指出:當年中共在其江西的所謂中華蘇維埃共和國政府的文告中,以及延安時代中共黨中央的決議中,都明確宣告過支持台灣人民獨立自主的權利.並質問中共對此當作何解釋?這些有理、有據的論述,在國際輿論領域都產生了不小的影響。也是對某些所謂「愛國」人士,「民族主義」者極好的教育。所以洪先生的這個刊物,在這方面應該是獨具特色並有相當大的影響。

所以該刊不但受到許多人關注,也受到許多人支持。我在向其投稿的過程中,也就有幸認識到一些在該刊打義工的青年朋友。例如其中一位Z小姐(未經對方同意不能公開其名)據她講是在留學期間來該刊作義工的。她本身是攻讀文史專業,我們通過投稿中編者與作者的信函往來交流,話語十分投機。Z小姐不僅才華橫溢,且見識過人。與我在民主,人權諸多價值觀上均有廣泛共識。後來周小姐要離開該刊了,別前遂在電郵中贈我短詩二首.其一云:「霜滿庭除夜已分,才熄青燈下薄幃。羞置杏壇窮碧宇,不知人世有風霜」。另一首云:「歷來瀟灑出塵者,定有芳華絕世姿。誓留玉器冰心在,總與嫣紅姹紫殊」。余感其盛情,亦回贈一律云:

「早春時節半晴陰,語伴電波贈友人。敢向尊前獻薄賦?還從文苑覓知音。揮毫呐喊喚民主,上網直言析國情。惜別衷懷難自已,詩呈水部任圈評!」這裡所謂「詩呈水部」,當然是指唐代著名詩人、水部郎中張籍在有一年擔任主考官時,一位學子名叫朱慶餘的便向張籍呈《近試上張水部》一詩云:「洞房昨夜停紅燭,待曉堂前拜舅姑,妝罷輕聲問夫婿,畫眉深淺入時無?」.唐代科舉是以詩取士。

於是張籍讀後回贈一絕云:「越女新妝出鏡心,自知明豔更沉吟,齊紈未足時人貴,一曲菱歌敵萬金。」朱之詩名由是流於海內,此事亦傳為詩壇佳話。余用此典,以示對Z小姐敬重之意。這些事,雖然與洪哲勝先生無關,但卻是在他的<民主論壇>裡發生的一段小小插曲.也權可作<民主論壇>中的一段文字佳話吧!

現在洪先生雖然已離開了我們,但他那不畏極權專橫,敢為台灣人民的主權和中國大陸民眾的人權勇敢發聲,逆流而上的精神,卻永遠活在海峽兩岸及全世界華人的心中。這樣不畏強暴,敢於堅持真理的戰士才是廣大草根民眾的良師益友!

※作者為自由撰稿人 【影片】淡水買什麼方位?怎麼談價錢?林口很宜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