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新聞

《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美學者這樣看
中時電子報 2019/09/17 15:28
在香港反對《逃犯條例》修例的示威抗議期間,美國民主、共和兩黨多位國會議員提出《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賦予美國相關部門制裁打壓香港基本自由和人權等行為的法律基礎,被香港示威者寄予厚望。但華盛頓的中國觀察家就《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對解決香港問題的幫助持謹慎態度。

BBC引述美國智庫戰略暨國際研究中心(CSIS)中國研究主任裘德·布蘭切特(Jude Blanchette)分析:「從現實角度看,《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扮演關鍵性角色的可能性是有限的。」

布蘭切特認為, 北京在如何處理香港問題上會考慮多種因素,「而美國的立場可能是最不重要的因素之一。」來自國際社會的壓力定會提高北京直接干預香港事務的代價,但無法對北京的決策發揮決定性作用。

布蘭切特說,從目前的情況分析,《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在國會通過的可能性較大。背後除了美國對香港示威的關注,也存在國內政治因素。美國政府對香港示威的表態反覆,但國會支持示威者的呼聲持續高漲。

「每個國會議員都對香港示威感興趣,沒有議員希望之後被指責沒有對此作出反應,」布蘭切特表示。而且,對華強硬的方針已在國會成為跨黨派共識,議員都不希望被看作對中國示弱。

該法案是華盛頓為數不多的政治成本較低的政策選項。「我們需要做些什麼,這(法案)就是那個『什麼』,所以我們就選它來執行吧,」布蘭切特說,《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表達國會對香港的關注,主要發揮象徵性作用。

智庫布魯金斯學會中國問題專家的何瑞恩(Ryan Hass)也對該法案持保留態度。「法案的風險和成本很明顯,但好處並不清晰,」他對BBC說。「在最壞的情況下,通過該法案會縮小和解與妥協的空間。」 2013至2017年,何瑞恩擔任白宮國家安全委員會中國、台灣與蒙古政策主任,處於美國對華、對港政策制定的核心圈。

布蘭切特與何瑞恩2位專家皆認為,華盛頓無法解決香港的問題。何瑞恩表示,美國應該持續發出燈塔式的亮光,敦促各方克制並謀求解決方案。「但並不是世界上每個問題,都有美國方案,」何瑞恩坦言,對於這次香港示威, 「找到解決辦法的會是香港人,而不是身在華盛頓的人。」

他認為,美國的介入無助解決示威背後深層次的社會問題,一旦取消香港特殊待遇,亦無利於協助各方找到共識,對香港造成巨大打擊之餘,對北京的戰略制約有限。

布蘭切特也同意,《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本身無法解決問題,香港的出路需要由北京、香港示威者與社會精英共同找出。

香港示威若結束,將是由於北京、香港示威者和精英得出解決方案,而不是因為美國通過了《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

保障美國在香港的利益,是美國對香港政策的根本出發點。目前有超過8萬5000名美國公民在香港生活,近1400間美國公司在香港運營。曾擔任商業戰略諮詢公司中國主管的布蘭切特認為,這些美國公司會謹言慎行,不會輕易發聲支持香港示威。

他分析,美國商界面臨兩難局面,短期內希望有穩定的社會環境,也需要規避在中國大陸被封殺、抵制的政治風險;但長期來說,外商擔憂北京將破壞香港的司法獨立,損害香港的根本優勢。

香港2014年發生「雨傘運動」時,何瑞恩任職於白宮國安會,香港是他負責的區域之一。2014年10月,「雨傘運動」正如火如荼,正值時任美國總統歐巴馬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APEC北京峰會會面前夕,中國外交部長王毅赴白宮商談峰會計畫。

何瑞恩透露,歐巴馬在會議上短暫露面5分鐘,特地來傳達美方對雨傘革命的立場:如果北京與示威者間的緊張氣氛持續升溫,「習奧會」將轉而聚焦香港。

何瑞恩表示,雖然兩場運動並不盡相同,但美國此前的經驗可供參考。「華盛頓和北京當時有很多私下的閉門交流,」他說,而且美國政府在公開與私下場合表達的立場始終一致。

近日,何瑞恩與前助理國務卿董雲裳(Susan Thornton)合寫文章,認為美國應譴責在香港出現的暴力,包括來自示威者的暴力。同時,美國要支持香港人和平示威的權利,強調自由法治與高程度的民主政治參與,有利於香港維持穩定繁榮。

與「雨傘運動」時相似,北京一直指責美國「對香港事務說三道四」、「粗暴干涉中國內政」。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多次要求美方政客停止推動涉港議案。中國官媒環球網的社論稱,華盛頓是「站著說話不腰疼」,只會從己方利益決定對港政策,把香港當做向北京施壓的一張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