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新聞

林鄭投書《紐時》:香港仍有未來
中時電子報 2019/09/26 14:47
香港因為反對修定《逃犯條例》引發社會動亂已逾三個月,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林鄭月娥今天晚間將在灣仔伊利沙伯體育館舉行首場的社區對話。在對話會登場之前,林鄭今天在紐約時報刊出一篇投書,強調「關於香港未來的所有討論,都需要考慮目前的『一國兩制』原則。」

已下為林鄭投書的全文內容:

林鄭月娥:香港仍有未來

香港——香港有未來嗎?這不是頭一次有人問這樣的問題。但隨著香港社會面臨第17周的動盪,這個問題正被越來越多地提起。

未來自然在過去四個月走上街頭的數十萬抗議者的心目中。未來也是佔用我很多時間的問題。在週四晚公開表達公眾不滿並找出社會所面臨問題的首次社區對話中,它也將是我們要一起探討的問題,今後還會有很多次這樣的對話。我們將對這些對話反映的問題進行研究,並轉化為具體行動——共同建設未來。

一些解決方案將出現在我即將公佈的年度施政報告中,其中將提出大膽的措施應對深層次問題,比如可負擔居所計畫。

自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以來的每個十年,香港都曾面臨——也克服了——重大挑戰。這應該能給予我們對香港人民的一些認識:他們堅韌不拔、足智多謀。這也應該能反映出香港人民共同的價值觀和我們對美好未來的共同憧憬。

今年夏天的動盪是又一個變革過程——雖然痛苦,有時壓抑和暴力。我反對通過使用暴力來實現任何政治、經濟或社會結果。暴力不屬於大多數人會跟香港聯繫到一起的行為或價值觀,香港作為一個安全而好客的城市享有盛譽。一些鬧事者的激進行為不可能左右如何帶領香港度過當前的困難時期。

社區對話和我的施政報告都是必要的和解進程的一部分。我們的社會已經出現了深深的創傷。它們需要時間來癒合。但本屆政府依然希望,對話能戰勝對抗;我們也希望,通過政府的行動措施,能讓社會恢復平靜並重建信任。為了給社區對話創造必要的氛圍,我於本月早些時候宣佈正式撤回修訂《逃犯條例》的法案,即所謂的引渡法案。這個旨在解決現有逃犯移交機制不足的修正案,引發了抗議活動。

數月來,全世界目睹了香港人民踐行他們言論自由和抗議自由。和平抗議一直是香港社會幾十年來的標誌,未來也將如此。警方長期以來一直為此類集會提供便利,如今抗議的頻繁程度是1997年的10倍。今年夏天,警方同樣在這麼做:從6月至9月中旬,80%以上的遊行和集會請求得到了批准。但近來出現了一種令人擔憂的模式,一些組織者安排了大規模遊行活動,不可避免地以暴力衝突、破壞行為和縱火告終。警方必須在人們的抗議權利和阻止暴力擾亂公共秩序的風險之間仔細權衡。(還應當指出的是,如果警方駁回某項抗議請求,組織者可以向獨立機構提出申訴。)

我相信,由獨立的司法機構所維護的法治,是香港生活的基石;這一點永遠不能妥協。但恰恰因為法治是一項根本原則,暴力抗議和肆意破壞行為必須停止。基於這一原因,本屆政府無法同意一些抗議者關於撤銷對被捕者所有指控的要求。這樣有悖於法治。這也將與《基本法》抵觸,它規定檢控必須在不受干涉的情況下由律政司提出。

新聞自由和資訊自由近來也成為人們關注的焦點,部分是由於媒體對抗議活動鋪天蓋地的報導,以及其他與香港有關的社會、經濟和政治議題。香港是一個自由開放的經濟體,也是全球金融中心,政府理解不受限制地獲取資訊是市場健全與活力的先決條件——雖然媒體並不總是以正面甚或公正的眼光描繪香港。

還有,關於香港未來的所有討論,都需要考慮目前的「一國兩制」原則。法治、言論自由和新聞自由——所有這些都是該原則在實踐中發揮作用的必要元素,它們有助於在不確定的時期提供確定性。香港的商界已經明確表示,「一國兩制」的成功施行,是這座城市作為全球貿易、金融、商業、物流中心,以及我們的藝術和文化持續繁榮的決定性條件。

令香港在中國具有特殊地位的權利和自由,受到香港《基本法》的的保護:它的高度自治、它對普通法的使用、擁有自己的移民和海關制度、獨立的貨幣、空服協議和船舶註冊,甚至有自己的奧運代表隊。

換言之,香港未來發展的體制框架已經存在,並且經受了考驗。然而,它需要在「一國」框架下進一步實現對「兩制」的充分利用,提升香港作為國際城市的形象。今年早些時候公佈的大灣區發展計畫——將嚴格按照“一國兩制”執行——有望提供這樣的機會。

毫無疑問,今夏的抗議活動對香港經濟的近期前景產生了影響,尤其是旅遊業、酒店業、零售業和餐飲業。各行各業的人都受到影響。政府目前正與這些企業合作,提供有針對的措施,幫助紓解它們的困難。而且,作為一個高度開放的小經濟體,香港也難逃中美貿易局勢持續緊張的影響。明年或多或少有出現經濟衰退的可能。

但是,我們有大量的財政儲備來實施刺激措施——如果有必要的話。此外,政府還預留了數百億港元投入基礎設施項目,這些項目將在未來數年改變香港的面貌:機場的第三條跑道、東九龍的新商業區、西九龍的大型文化區、啟德機場舊址的一座世界級體育園,在我們標誌性的維多利亞港兩側,都會有新的重要公共空間出現。

我們的金融市場繼續企穩,聯繫匯率制度一如既往地穩健。我們擁有穩定的貨幣;我們繼續吸引投資和IPO;大家對我們的創新技術發展,以及藝術和文化的興趣,都越來越濃厚。基本面是十分健康的,還有許多大型項目和計畫正在進行中,它們將在未來幾年為年輕人提供成千上萬的就業機會。

不過,在我的第一次社區對話中,我將暫時選擇作一名聆聽者。毫無疑問,我會受到一些嚴厲批評。但我也希望得到具有建設性的建議,幫助這屆政府滿足公眾的期待,去建設一個更包容、更公平的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