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新聞

【港版國安法】中國強勢治理 香港一夜間竟成東柏林
上報     2020/08/04 07:01

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6月30日通過並對香港實施《國安法》後,讓這個開埠近180年的港口城市在短短1個月內,已出現根本性的質變。

中國政府在「國安」刀口上並未讓港人有喘息空間,自7月1日生效首日利用條文拘捕示威者,「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口號絕跡街頭,繼而在7月下旬拘捕4位提倡「香港獨立」的中學生,更向6名流亡或身處海外的港人發出通緝令,指他們涉及「分裂國家」,並大舉撤銷民主派立法會候選人資格,更借疫情為理推遲選舉1年。

中國政府短時間內收緊香港自由,不留一絲空間的動作,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也直言,中國正部署一場沒有真正反對派的選舉,面對香港一夜間竟成為冷戰時代的東柏林,有人選擇流亡海外,或從此一輩子道別故鄉,有人則仍留港繼續在剩餘的空間中抗爭,面對這個風雨飄搖,前景堪虞的大時代,支持自由民主的港人該如何走下去?

只因「太愛香港」

在《國安法》實施前已前往英國繼續進行外國遊說,前立法會議員、前香港眾志主席羅冠聰知悉遭到港府通緝後在臉書上發表感言,表示自己若有罪名則可能只是「太愛香港」,又指自己離港後已沒有聯絡親人,並在此正式宣布與親人斷絕關係不再來往。

這種斷絕關係以防親人遭秘密警察及他人騷擾,也發生在英國駐港領事館前職員的鄭文傑身上,2019年他於高鐵西九龍站遭中國境管人員拘捕,指他「嫖妓」後釋放,1月離港前往英國後,同樣宣布與在港親人斷絕關係,「我衷心希望他們(家人)可以不被騷擾,過上平靜的生活。相濡以沫,不如相忘於江湖;對不起,願來生再續前緣」。

當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出席聯合國會議聲稱《國安法》只針對極少數人,港澳辦副主任張曉明更指「國安底線愈牢、一國兩制空間更大」,然而條文實施後,港人心中恍如多了一道尺,每每在估算會否超過紅線而「出事」,從立法會議員邵家臻與「占領中環」發起人,2020年舉行民主派初選的戴耀廷,兩人的大學教席相繼遭取消外,《國安法》對社會的影響也逐漸浮現。

除了不少民眾紛紛刪除從前在社交網站批評政府的言論外,有青年機構的雜誌內容因提及《國安法》需煞停出版,更有支持民主運動的餅店,因月餅盒上印有「香港加油」4字,遭到中國海關全批扣查銷毀,《國安法》正一步一步影響港人生活。

前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陳家洛接受《衛報》(The Guardian)訪問時直言,自《國安法》生效後這座城市已倒退至59年前蘇聯共產黨封鎖東柏林時一刻。

「國安法就像一夜建成的柏林圍牆,每個人也變成人質,擁有自由思想的港人,今後在面對政治、公民社會以至一般的生活上需要有不同方法」。

他的所屬公民黨為立法會民主派第二大黨,然而選舉主任在林鄭宣布延後選舉的前一天,大舉撤銷(DQ)12名民主派人士參選立法會資格,當中4人便屬公民黨。同樣遭到DQ,原競逐連任的黨魁楊岳橋直言,這是一個艱難的時刻但只能站起來奮鬥。「我們常開玩笑說『歡迎來到2047年』,即中英聯合聲明中將香港完全過渡至中國的那一年。這是一個很漫長、很殘酷的冬天,但我們必須團結一致才能生存」。

香港防暴警員在抗爭現場維序。(湯森路透) 期待「天鵝絨革命」?

身為民主黨元老,歷任多屆在港英年代立法局及主權移交後立法會議員的劉慧卿則直言,現在面對的是殘酷政權,需要有長期抗爭的準備,並非像蠻牛般向前衝,「如果你不機靈,可能你持續那樣數月後便會遭拘捕甚至消失,堅持戰鬥的人需要從海外及中國民運人士中汲取經驗,要作智慧抗爭從而再得到民眾支持」。

陳家洛坦言港人未來或會參考上年紀在蘇聯鐵幕下,活在共產主義的異見人士是如何對抗專制。「我們要向哈維爾(Václav Havel)及其他異見人士學習,尋找說真話的新方法」。哈維爾為著名捷克作家,因撰寫異見文章遭到當權者拘捕入獄,並成為多年監視對象。

1989年蘇聯解體後,被民眾擁戴成為首任捷克斯洛伐克聯邦共和國總統,促成「天鵝絨革命」讓捷克與斯洛伐克和平分離,在捷克人民中享有崇高地位,2011年哈維爾逝世。

1994年從澳洲來港擔任律師爾後長居香港,最後在2014年後寫成香港抗爭史《抗爭之城:香港當代異議歷史》(City of Protest: A Recent History of Dissent in Hong Kong) 的戴安通(Anthony Dapiran)表示,觀乎港人抗爭時的街頭藝術可是創意大爆發,故對港人仍存有希望,「即使限制了傳統的政治模式,仍可在藝術上作出挑戰,就像當時處身於東方集團內,異見人士在壓制下仍能創作詩句、電影、藝術,表達自己聲音,其他人難道不能這樣做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