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國界醫生投入剛果防治愛滋病20年 為何病毒仍肆虐? | 健康 | 20221201 | match生活網

健康

無國界醫生投入剛果防治愛滋病20年 為何病毒仍肆虐?
NOW健康     2022/12/01 12:18

【NOW健康 游庭語/台北報導】12月1日每年一度的世界愛滋日,旨在鼓勵世界各國透過各種不同管道及方式,訂定愛滋防治政策、醫治照護感染者並研發愛滋病疫苗。2002年,無國界醫生(MSF)團隊在剛果民主共和國首都金夏沙開設了第1家門診治療中心,為愛滋病毒感染者提供免費醫療照護。20年後,即便剛果民主共和國的愛滋病防治工作取得了長足進展,為何每年仍導致數千例本可預防的死亡?

愛滋病毒肆虐剛果 醫療團隊處境艱辛

無國界醫生的治療中心在2002年5月啟用,當時情況十分危急,剛果民主共和國有超過100萬男女、兒童感染了愛滋病毒,但國內的抗反轉錄病毒治療( ART, antiretroviral treatment)稀缺,而且病人也負擔不起。據聯合國愛滋病規劃署(UNAIDS)統計,到2000年代初期,每年有5萬至20萬人死於愛滋病毒。


▲馬沙科醫生在治療中心開啟那年便加入了醫療團隊。(圖/無國界醫生提供)

無國界醫生駐剛果民主共和國的醫療協調員馬沙科醫生(Maria Mashako)說,對於許多人來說,感染愛滋病毒就等於被判了死刑。抗反轉錄病毒療法(ART)的天價治療費讓大多數患者望而卻步。在治療中心運作的最初幾個月裡,就連無國界醫生也拿不出抗反轉錄病毒藥物。我們的團隊只能治療病人出現的症狀和伺機性感染。當時的情況十分艱難。

現年60歲的克拉麗絲(Clarisse Mawika)在1999年檢測出感染愛滋病毒,她對那段黑暗的日子至今記憶猶新。


▲第1批有效的愛滋病毒治療方法是在20世紀90年代研發的。然而,在21世紀初,剛果的治療方法仍然稀缺,其高昂的價格使幾乎所有病患都無法獲得治療。2003年,抗反轉錄療法(ART)的價格在該國降低,但仍維持在每月40美元以上。同年,無國界醫生決定為金夏沙和布卡夫的病人提供免費的抗反轉錄治療。(圖/無國界醫生提供)

克拉麗絲說,我不願意回想過去的那些事。拿到驗血結果的時候,我心想,該準備我自己的葬禮了。幸好親戚們湊錢,從歐洲寄藥給我。不過到了後來,他們也付不起藥費了。我的治療不得不中斷了幾個月,病情也開始惡化。就在那時,有個熟人告訴了我關於無國界醫生的事。

無國界醫生推動愛滋病防治工作 不斷擴展規模

無國界醫生的治療中心是在金夏沙向患者免費提供抗反轉錄病毒藥物的首家醫療機構,需要治療的大批病人紛紛湧來,治療中心沒過多久就應接不暇。

2000年代中期,馬沙科醫生還是醫療中心的1名年輕醫生,她回憶說:「那段日子非常難熬,我們的諮詢從黎明開始,直到入夜才結束,病人實在太多了……」

為增加病人的護理和治療機會,無國界醫生開始支援其他醫療中心和醫院免費提供篩檢、治療和護理服務。在過去20年裡,僅在金夏沙1地就有大約30家醫療機構得到了無國界醫生的支援。

建立新醫療模型 成效佳收進國家計畫

團隊還設立了照護先導模型,允許護士開藥治療,並跟進愛滋病毒感染者的治療進程。當時每個省只有少數幾名醫生才有權這樣做,我們的措施可謂至關重要。20年來,在無國界醫生的支持下有數不勝數的醫療工作者接受了培訓,光是金夏沙就有將近19,000人接受了免費的抗反轉錄病毒治療。

馬沙科醫生說,這種醫療支持當然是必要的,但僅有醫療支持還不夠。我們必須緩解醫療機構的擁擠狀況,同時讓治療進一步走近患者。為此,我們與全國患者協會網路合作,啟動了由患者直接管理的抗反轉錄病毒藥物分發站。

這種建在社區裡的藥物分發站在剛果民主共和國被稱為PODI,克拉麗絲是建立這些網站的推動者之1。她說,2010年我們在金夏沙設立了最早的2個發藥站,當時只有不到20名患者來取藥。如今8個省共有17個發藥站,為超過10,000名患者發放藥物。這種方法大獲成功,後來被納入國家愛滋病防治計畫。

晚期愛滋病毒感染者是1面鏡子 折射出巨大不足

剛果民主共和國這些年來在愛滋病防治方面取得了長足進展,目前的情況與2002年相比已經不可同日而語。獲得治療的機會大幅增加,過去10年間新增感染人數減少了一半。


▲無國界醫生持續愛滋病毒對抗,卻始終無法獲得足夠資源。(圖/無國界醫生提供)

不過,就在無國界醫生在剛果民主共和國繼續開展工作的同時,國內和國際資源始終不足,無法贏得對抗愛滋病毒的這場鬥爭,也不能確保所有人都能獲得治療和護理。

馬沙科醫生表示,2008年設立了專門護理晚期愛滋病患者的住院部,沒想到10年後這裡依然住滿了病人。這些年來,住院部原有的床位數量增加了1倍,但仍要時常搭建帳篷來收治患者。由此可見,剛果民主共和國的愛滋病防治工作仍面臨著巨大挑戰。

位於金夏沙的無國界醫生晚期愛滋病患者護理部自啟用以來,已經收治了21,000多名患者。2021年,聯合國愛滋病規劃署估計剛果民主共和國國內的54萬愛滋病毒感染者當中有5分之1得不到治療,該國當年有14,000人死於愛滋病毒。馬沙科醫生說,作為1名醫生,看到這麼多生命徒然逝去,深感震驚。

愛滋防治 加大力度刻不容緩

剛果民主共和國的愛滋病防治工作幾乎完全依靠國際捐助。但從當前挑戰的規模來看,國際捐助數量不足。馬沙科醫生說,多年來我們一直在譴責這種情況。沒有免費的自願檢測,缺乏對醫護人員的培訓,藥物長期短缺,為愛滋病毒感染者提供相關服務在不同省份之間存在巨大差距,造成這些問題的主要原因都是因為資金不足。


▲2022年,無國界醫生支援衛生部在金夏沙和剛果民主共和國的六個省份——北基伍(North Kivu)省、南基伍(South Kivu)省、馬涅馬(Maniema)省、伊圖里(Ituri)省、東開賽(Kasai Oriental)省和中剛果(Kongo Central)省提供愛滋病護理和相關服務,具體支援形式為直接護理患者、培訓醫護人員,以及提供基本藥物和醫療用品。(圖/無國界醫生提供)

據剛果民主共和國國家愛滋病防控計畫統計,全國只有3個省有足夠的設備可以測量患者的病毒載量——這是評估感染變化情況和治療效果的關鍵資料。愛滋病防治工作近年來遭遇挫折,例如,旨在減少愛滋病毒母子垂直感染的活動(為孕婦提供檢測和治療)呈下降趨勢。在感染愛滋病毒母親所生的子女當中,有4分之1在出生時沒有得到兒科預防性治療,部分原因是由於兒科抗反轉錄病毒藥物短缺。有3分之2感染愛滋病毒的兒童沒有接受抗反轉錄病毒治療。

馬沙科醫生認為,要是各相關方面不能加大工作力度,就無法在剛果民主共和國擊潰愛滋病毒。只能有1個願望,那他希望20年後無國界醫生不會依然在這裡治療這麼多的愛滋病患者。

更多NOW健康報導
▸秋冬首重呼吸道保健! 醫曝居家防過敏原1環節不可少
▸過敏發作立刻服用抗組織胺緩解? 藥師:這些人不建議

就❤NOW健康:社群│ 影音│ 官網│ 醫級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