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天當女工、晚上讀夜校⋯竟成公司總裁?她揭「1關鍵」逆境也能成功 | 健康 | 20231208 | match生活網

健康

白天當女工、晚上讀夜校⋯竟成公司總裁?她揭「1關鍵」逆境也能成功
優活健康網     2023/12/08 10:00


國際連鎖壽司企業總裁崔凱莉(Kelly Choi),出生在地方貧困農家,16歲白天當女工,晚上讀夜校,經歷無法正常閱讀的生活以及朋友死去,很長一段時間她一度覺得自己還不如死了好。但幾年後,她成為全球企業總裁⋯崔凱莉於《召喚財富的思維Wealthinking》一書中,分享自己的人生故事,幫助讀者尋找屬於自己財富種子。以下為原書摘文:


被關在雞窩裡的生活
漢城實業,我的第一份工作,也是我16歲時的工作場所和家。當時我從全北井邑坐公車,傍晚抵達首爾踏十里。那是我生平第一次坐公車,所以因為暈車而精神恍惚。抵達目的地後,我們一群國中剛畢業的少女們一窩蜂地下公車,從明天開始就會成為女工的這群少女在某人的引導下走向陌生的建築物。

整棟都是宿舍的單層建築物內,隔著狹窄的走廊有十多個房間,少女們四處尋找各自居住的房間,眼神中夾雜著不安和期待。我走進房間,看見數個三層鐵製床鋪,說得好聽點是床,但也只是塊支撐背部的木板,跟躺在堅硬的地板上沒有兩樣。

床寬1.1公尺,長1.8公尺左右,上下舖的高度只有80公分,坐在床上頭就快要碰到上鋪了。我們每個人的空間就只有這麼大。每間房間有12張鐵製床,36名少女全部進入房間後將如膠囊般的小房間擠得水洩不通。無論喜不喜歡,小女工們都要過著像被關在雞窩裡的生活。這對當時的我來說是陌生的風景。

我把帶來的衣服放在床上,理所當然地認為工廠已經幫我們備好了基本的生活必需品,但是不僅沒有被子,連毛巾、臉盆、香皂、牙刷牙膏等盥洗用品也都要自己準備。最大的問題還是棉被,雖然整個房間都有暖氣,但是我們仍然很難在沒有被子的情況下戰勝12月的嚴寒。床上連枕頭都沒有,我只好把幾件衣服疊在一起,才勉強支撐著頭。

獨自離開故鄉的第一天晚上,我好害怕,一直睡不著,也非常想念媽媽。我從小就愛哭,如果起床後沒看到媽媽,我就會到田裡,確認她在工作後我才停止哭泣。沒有媽媽的夜晚是如此可怕,即便如此,我也不可能再回故鄉了。

也許是因為大家都累壞了,房間四處傳來了磨牙和打鼾聲。夜深人靜,寒氣逼人,我像剛出生的孩子般蜷縮著身體度過漫長的夜晚。當時我幼小的心裡懷著對父母的恨意:「為什麼要生下我?」冷得睡不著的我覺得自己是世界上最不幸的人。



棉被成了堅實的後盾
第二天,我急忙買了牙膏、牙刷和肥皂。我身上只有7000韓圜,別說被子和枕頭了,我連臉盆都買不起。

拿第一份工資的前幾天,有人來工廠找我。是我的姊姊和哥哥。在比當時的我還要更小的年紀就被送來首爾受苦的哥哥姊姊一看到我就抱住我。哥哥姊姊聽說我被送到踏十里玫瑰劇場附近的襯衫工廠,所以每天休息時都到這附近找我,直到現在才找到我。他們說了聲對不起,並流下了眼淚。看到在鄉下很難見到的哥哥姊姊,我也喜極而泣。

過去即使整天在一起也只會說幾句話的冷漠哥哥也紅了眼睛,淚水在他的眼眶打轉。直到那時,我才明白有兄弟姊妹是這麼好的事,那天的我真的很幸福、很感激,也很開心。比我先獨立的哥哥姊姊看起來是世界上最帥的。

第一次到工廠工作的我真的很害怕。來到首爾前,我真心相信農村大人們流傳的一句話:「在首爾,一閉上眼睛東西就會被偷走」。所以我總是緊張地張大眼睛。這是一種生存意志,也是「任何東西都絕對不能被搶走」的執著。不只是我,這裡的其他小女工們心情也都和我一樣。我在如此不安的狀態下和哥哥姊姊見面,那時的心情是言語難以形容的。

「你需要什麼東西嗎?」「姊姊,買被子、枕頭和臉盆給我吧!」

聽到這句話,姊姊流著淚看著我說:「真的很抱歉沒能早點找到你。」看到姊姊的眼淚,我再次流下了淚水。姊姊覺得連棉被都沒有,必須忍受寒冷的我實在太可憐了,所以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那天晚上,來到首爾近一個月後,我終於可以蓋上被子好好睡覺。

我每天凌晨就必須起床工作一整天,上完夜校的課,直到晚上12點多才能睡覺,所以長期睡眠不足。來到工廠後,那是我第一次能好好睡覺,不再被打呼、磨牙聲,或任何聲音干擾。哥哥姊姊買給我的棉被成了我堅實的後盾。

雖然剛開始在工廠工作很累,但我和其他女工不同,我的哥哥姊姊離我很近,所以我很快就適應了工廠的生活。在工廠裡的生活其實還算不錯,雖然當時我的薪資只有6到7萬韓圜左右,但是我並不是為了賺錢而選擇漢城實業,而是看上公司會把像我一樣貧窮但想繼續讀書的女孩們送到夜間部,所以沒有加班這一點。雖然工廠的工作並不容易,但是我並沒有累到要死,也因為有這份工作,我才能在宿舍吃住並上學。能去學校學習對我來說是最重要的。

工廠的工作從早上8點開始,下午5點結束。如果想在8點準時上工,最晚也要在1小時前起床洗漱並吃早餐。無論是早晨還是晚上,盥洗室都像戰場一樣。為數不多的水龍頭前總有200、300人等著盥洗,所以大家都必須快速完成。如果勤勞一點,其實可以更早起床,這樣就能悠哉地洗臉刷牙並吃早餐,但是大家都睡眠不足,所以多半都睡到最後一刻,因此盥洗室總是一片混亂。

學校是下午6點開始上課。下午5點結束工作後,雖然看起來有1個小時的空檔,但是從工廠到學校要花30多分鐘。工作結束後我們的頭髮和衣服總是充滿灰塵,所以我們必須在20分鐘內換衣服、洗澡、收拾書包,並吃晚飯。因此,1到5點,所有的女孩子就會爭先恐後奔向盥洗室、餐廳和宿舍。現在回想起來,這是令人心酸的事,但是當時我連這個都覺得開心。



從她的死開始
第二年的晚冬,5點30分,我像往常一樣在工廠前排隊等待接送我們到學校的公車。那天我早早上了公車後,看到有人提著笨重的裙襬跑向公車,我用衣袖擦拭車窗上的霧氣,仔細看了看,是我最要好的朋友英淑(化名)手裡拿著白米蒸糕和牛奶慌慌張張地跑過來。

英淑最喜歡像白雪般的白米蒸糕,那天不知是因為工作結束得晚,還是排隊洗漱的隊伍太長,所以她沒能吃晚飯。但是比起吃飯,她更喜歡上學。聚集在這裡的我們,無論成績好還是不好,都真正熱愛學習。英淑氣喘吁吁地跑上公車,向坐在前排的我打招呼後,迅速向後走。

那天,小女工英淑沒能下公車。公車抵達學校時,她已經死了。原因是她吃白米蒸糕時吃得太急,所以噎住了。如果是在現代,多數人都知道有人噎住時,應該從後面抱住他,刺激橫膈膜,讓噎住的人吐出異物,但是當時沒有人知道這種知識。公車後面傳來了朋友們的哭聲,在沒有得到急救的情況下,我的朋友英淑變成了冰冷的屍體。

英淑和我,以及其他幾個同學就和家人沒什麼兩樣。我們懷著要活下去的信念離開故鄉,像家人般彼此照顧。我們的家境都差不多,但英淑的家境尤其困難。儘管如此,英淑沒有自怨自艾,非常開朗,是我們當中最努力學習的人。

連吃飯的時間都不夠,好不容易擠進公車的她,因為白米蒸糕失去了生命,還有許多夢想的她該有多想活下去,如果她知道自己死了該有多委屈。那天,學校裡一片哭聲,老師們也哭得很傷心,連拿書上課的力氣都沒有。

40多歲的中年班導師和我們的爸爸差不多大,他有著年紀和我們相仿的孩子,看著從早晨工作到晚,深夜還要來學校上課的我們,他總是心痛不已。因此,有時我們上課打瞌睡他也不生氣,反而猶豫要不要叫醒我們。叫醒睡著的同學時,他也擔心傷到學生們敏感的自尊心,總是輕聲提醒同學們安靜地洗把臉再回來上課。那樣為我們著想的老師在英淑離開的那天哭個不停,看到老師這個樣子,我們更加心痛得無法停止哭泣。

英淑走了之後,我一直提不起精神,我無法在最好的朋友死後還能在工廠裡若無其事地工作。但是在產線上,如果我鬆懈了,其他女工就會受害,所以我無論如何都必須打起精神。如果我跟上產線的速度,我就能暫時遠離我連作夢都會夢到的英淑。小女工們連悲傷的時間都沒有,這讓我感到悲哀。

然而,每天下午5點工作結束後,我對英淑的思念總會不斷襲來,無論是坐在前往學校的公車上,還是在上課的教室裡,我的眼淚都停不下來。我在心裡哭喊:「與其這樣活著,並且不明不白地死去,還不如不要出生。」我想起和英淑一起度過的某個午餐時間。

那天午餐時間一到,我們一如往常急忙奔向餐廳,因為這樣才有辦法吃到自己想吃的菜,並佔到好位置。我和英淑手牽著手站在餐檯前,氣喘吁吁地拿出凹凸不平的不銹鋼餐盤,請阿姨們盛飯、湯和小菜。

「哇,是黑輪,有黑輪耶!」英淑興奮地拍打我的背。「阿姨,請多給我一點黑輪吧!」

她和我拿著盛滿黑輪的餐盤,坐在離出入口最近的桌子。只是得到了更多自己喜歡的黑輪而已,我們就興奮得像要飛起來一樣。坐在出入口旁的我們快速吃完午餐,只為了能有多一點的休息時間。這是運氣很好的一天,我們僅僅因為一塊黑輪,和多幾分鐘的休息就感到幸福。我們不知道有比這更美味的食物以及更好的生活。我更沒想到,這是我們最後一次像這樣一起吃飯。

她死後,我每天都無法入眠,儘管像過去一樣躺在床上,但是我總是翻來覆去,直到宿舍旁邊教會的鐘聲響起。我失了魂般跟著大家一起去教會,含糊地唱著讚美歌,眼淚不斷滴落,直到禮拜結束,我的哭聲都沒有停過。上帝為什麼給我們這種試煉,為什麼讓可憐的女孩們受苦。我在心中不斷哭喊著。哭到疲憊後,我的心逐漸平靜下來,在那瞬間,我的心中湧出了「我要離開這裡」的聲音。當時的我下定決心要馬上離開工廠。

雖然我還不知道離開後該如何生活,但是我決心離開的理由不言而喻,我不是為了這樣活著才出生的,我想讓留下遺憾,早一步離開的朋友英淑看到更好的世界。離開工廠的那天,我把英淑埋在心裡,決心連她的份一起努力生活。

幾十年後的今天,我偶爾還會想起英淑,或是名字已經模糊的漢城實業朋友們。即使已經累了,只要想到那些朋友,我就能再次湧出能量,因為我想連她們的份一起活著。雖然沒有人推派我,但是我告訴自己,我要代表在漢城實業上班上學的朋友們,努力過好生活。在我處在人生最底層的時候,因為最珍貴的朋友之死所得到的領悟成了我人生中最寶貴的種子!

「儘管我們都撕心裂肺,儘管我很窮,但是我一定會做到,我一定會讓世人知道,我們可以做到任何事,可以成為自己想成為的人。」

(本文摘自/召喚財富的思維Wealthinking:從韓國的貧窮女工到跨國企業總裁,從負債10億到創收6,000億韓幣年銷售額,崔凱莉 Kelly Choi 財富秘法大公開!/大塊文化)


歡迎加入《優活健康網》line好友,更多醫療新知搶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