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新聞

風評:美國發起的「新托拉斯」─最低企業稅
風傳媒     2021/04/20 07:20

大部份情況下,大家對所謂的「聯合行為」(特別是漲價的),總要口誅筆伐、痛斥反對一番;但對這次美國發起的「全球新托拉斯」─雖然一如既往是為了美國自己的利益,卻絕對值得所有人支持、甚至鼓掌喝采:訂定全球最低企業稅率。

4月上旬20國集團(G 20)透過視訊舉行財長會議,在G20財長會議前2天,美國財長葉倫才提出設定全球最低企業稅稅率,並尋求國際合作的主張,這個議案在會中提出,也順利與各國財長達成協議,希望在今年年中之前就企業利潤的最低稅率達成一致,這是對跨國企業徵稅方式進行更廣泛改革的一部份。

雖然美國政壇傳統上一直有大政府與小政府之爭,但基本趨勢其實是朝向減稅、低稅走,甚至美國有些州還有特別的稅賦優惠,儼然就是「國中國」的避稅天堂。美國政府非常努力到處討錢追稅,堪稱「全球追透透」,幾年前的所謂「肥咖條款」就讓不少拿美國護照的有錢人嚇壞。

但美國過去從未對所謂的全球企業稅率有任何主張,向來也是「遠離社會主義」的國家,因此這次提出的全球最低企業稅率的主張,就顯得相當特別。

葉倫提出這個建議,起因當然是拜登政府的需要。拜登1月就任至今4個月,作了2件花大錢的事,一個是通過1.9兆美元的經濟刺激方案,此方案已由國會通過執行;另一個是要花3兆美元作基礎建設、重塑教育等,現在先提出的是2.3兆美元的基礎建設。

而去年為了因應疫情對經濟的衝擊,川普也已花了數兆美元。算算美國的公共債務與GDP(國內生產毛額)的比,從2019年的108%左右,一路飆升破130%;如再加上拜登要額外支出的4.9兆美元,可能要一舉飆破150%。唯一的辦法就是加稅─葉倫也確實準備加稅,除了對金字塔尖的富人加稅外,另外一個重點當然就是對企業加稅。

美國所謂的企業稅,就是台灣的「營業所得稅」,是針對企業賺錢(利潤)部份課稅;原本美國企業稅是35%,算是正常稅率,但川普的減稅一口氣把企業稅減到21%(原本規劃甚至是要降到15%的免稅天堂水平)。葉倫計劃往上調到28%,同時對大型企業實施15%的最低稅率制,希望在15年內為美國增加2.5兆美元的稅收,如果達成至少對外的說詞是未增加負債。

川普降稅時的理由之一,就是要吸引美國企業停泊海外的鉅額利潤滙回美國投資,但成效幾無;依照葉倫接受採訪時的說法,美國企業未能兌現提高美國資本投資的承諾,促進成長的目標也未實現。不過一旦提高企業稅,肯定會有企業外逃到低稅率國家,因此如果能讓國際間主要國家都達成協議,訂出一個最低企業稅率,就可減少甚至打消企業外逃與避稅的誘因。

例如葉倫計劃中的全球最低企業稅率設定為21%,而美國企業稅計劃提高到28%,但這個數字比較像是用來談判的數字,私下其實沒有官員認為可以提到28%,而拜登帶在記者問到是否會願意接受企業稅低於28%,他明白表示他不排斥作出妥協,「我願意聽取這個意見,我完全不排斥」,接著就傳出與商界可望達成只提高到25%的共識。

企業避稅是需要成本,包括有形與無形成本,如果國際間最低企業稅率21%,美國企業稅率調高為25%,在考量避稅成本後,企業幾乎不會有誘因外逃與避稅,美國可如計劃的收到稅。而G20國家涵蓋全球最主要的20個經濟體,GDP總量已占全球的85%,只要G20達成協議並執行,就接近等於全球都執行,因此葉倫是透過G20集團的財長會議提案。

過去20年,全球飽受企業與富人的避稅之害,依照不同單位的估計,因避稅每年造成的各國政府稅收損失在2500億美元左右;而會有避稅行為,原因就在許多國家以低稅率或稅務優惠吸引企業,結果造成各國競相拉低稅率的惡性競爭。

雖然實際效果尚待觀察,但這次葉倫讓G20達成訂定全球最低企業稅率的共識,算是在全球實施CRS(防止洗錢、逃漏稅的全球資金通報制)後,另一個重要的步驟,未來最後的稅率訂定、甚至是否擴大範圍到其它稅目,是值得企業與富人密切注意,因為與荷包高度關聯。但無論如何,在全球貧富差距都日益拉大之時,各國政府聯手堵住富人與企業逃漏稅管道、提高稅率,都算是好事一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