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新聞

社評:連珍羚的故事與郭婞淳一樣激勵人心
上報     2021/07/28 08:50

連珍羚是代表台灣參加東奧柔道女子57公斤級的選手,她國小三年級時,因為不想參加學校早自習,所以加入小學社團活動,開始她的柔道生涯。她本來一直覺得自己對柔道有天份,直到當選亞青國手到日本集訓時,才發現原來柔道有更高的殿堂。她立下志願,一定要到柔道的發源地日本修習。

大二那一年,連珍羚收到日本山梨學院的就讀並接受完整訓練的邀請,她顧不得自己不會半句日文就立即答應,不斷的苦練下,連珍羚在大四時成為山梨學院柔道隊的隊長,也是該校史上第一位柔道隊外籍隊長,畢業前獲小松柔道隊簽約,成為台灣柔壇第一位旅日職業選手。

這幾年來,連珍羚征戰國際柔道賽場,她在2014年仁川亞運摔到右手脫臼,2015年杜塞道夫大獎賽被摔到頭部腦震盪,後來在2015年布達佩斯柔道大獎賽中以四連勝摘下臺灣柔道史上的第一面大獎賽金牌。2016年倫敦奧運拼到第五名,卻始終未能為臺灣拿下第一面柔道奧運獎牌。2017年,她進軍巴庫柔道大滿貫賽,成為台灣第一位在大滿貫系列賽事中獲得金牌的選手。連珍羚一生懸命,可說都是在為奧運備戰,她說:「當你比過一次奧運,是完成自己的夢想,第二次站上這個舞台,就會想為台灣留下一塊獎牌。」

在這次東奧柔道賽場上失利,連珍羚錯愕、掩面、不敢置信,一度哭倒在賽場,她表示,在此次參賽之前,已經把自己準備得很完美,能做的都做了,但這就是她現在的實力,所以只能接受這個事實,因為勝負的世界就是這樣。她感謝外界一路以來的支持,很想要回應大家的期待,「但真的很抱歉,用這樣的結果,結束這樣的奧運。」

在這次東奧賽場上,幾乎每個奮戰失利的台灣選手都向國人道歉,世界第一的女子拳擊選手林郁婷首戰失利後花了很久的時間平復心情,她勉力地接受媒體訪問時說,「在哪裡跌倒,就會想辦法要在哪裡站起來。今天就是結果比較沒有受到眷顧,回去會再努力地站回來。」她的教練曾自強在受訪時更是用顫抖近乎哽咽地說:「(對國人)很抱歉,我們本來是有很高的期望及信心……。」觀者幾乎可以從教練的眼神與聲調裡,感受到他對於國人發自內心深切的歉意。

無論是連珍羚說的:「這就是我現在的實力,就只能接受這個事實。」或是林郁婷說的:「今天就是結果比較沒有受到眷顧,回去會再努力地站回來。」都展現了極佳的運動精神。不過,看到運動選手們為自己的表現與成績哽咽地向國人道歉,既令人不捨,更讓人感到不安。

運動不只是比賽,比賽不只是拿金牌。能夠來到奧運這種最高的運動殿堂,選手的技術、體能多已達到最高境界,能夠決定最後勝負的,往往決定於選手的心態與臨場表現。選手既無法完全決定比賽的勝負,但至少決定面對這些競技的心態;這心態取決於運動員的自我實踐與自我超越,以及這過程中所彰顯的人性共同價值。

郭婞淳克服傷痛,逆轉困境,終在奧運會奪得金牌的故事非常扣人心弦;但連珍羚一生懸命,希望在柔道場上實踐自我,但在最後一刻功敗垂成的情節,卻也一樣地激勵人心。這種奮力拼搏的運動故事之所以動人,未必取決於運動員在賽場上的勝敗,也與國家強盛民族榮耀無涉,而是賽局如人生,許多人從運動員身上看到自己。

疫情困頓,是這群運動員用她們的表現讓台灣人走出煩憂,跟著她們一起屏氣凝神,一塊同喜同悲;所以,千萬別再說抱歉了。能夠拿出所學,盡力地釋放自己,追求自我突破,就是真正的運動家的精神,也是對自己與這片土地最好的回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