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新聞

台灣人為何要讀懂中國
中時新聞網     2021/10/24 04:10
 編按:前立法委員朱高正不幸於10月22日過世。這篇文章是他去年寫就,交給本報發表,如今已成為遺作。他的原題是「正視中國─從李君如〈如何讀懂中國〉談起」,對於台灣為何要重新認識中國,從政黨政治和兩岸發展的過程,做了詳細的論證。此文堪稱他近年對兩岸政治觀察的代表作。文長約1萬字,本刊予以節摘,全文詳刊中時新聞網。

 很多人對當今中國大陸的評價,就是「一黨專政」。一言以蔽之,以一黨專政來批評中共獨裁、專制,也就成為外界對中共的刻板印象。但是中國大陸經過改革開放40多年來所取得的非凡成就震撼全球。中國大陸現在已經穩穩坐上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寶座,在可預見的5到8年內,中國大陸即將超越美國成為世界第一大經濟體。

 我們回顧一下,從1978年年底中共召開十一屆三中全會,實施改革開放以來,使中國大陸從一窮二白到翻天覆地的變化,這就讓人不得不重新思考,如果是靠一黨專政,只靠共產黨的獨裁、專制,怎麼能夠取得這麼樣輝煌的成就?而改革開放40多年來的成就,顯然離不開中共現有政治體制的支撐。因此李君如這篇《如何讀懂中國》,從國家法學的層面來看,是一篇值得細讀、精讀的佳作,也是對中共政治體制的有理、有節而有說服力的辯護。

 其實,不僅是美國人不懂中國而已,連台灣同胞也不太懂中國大陸。因為在冷戰思維的影響下,自1949年台灣在政治、軍事上依賴美國,在經濟、企業上依賴日本,這是由戰後的格局所定。因此不僅美國有部分人士對中國有很深的誤解,日本的右翼人士以及在台灣長期接受反共教育培養起來的台灣同胞,也都對大陸的政治體制有很深的成見、偏見、誤解與誤讀。筆者早年留學德國,除了專研康德哲學以外,國家法學也是筆者的研究重點之一,其中包括研習「波恩基本法」,即《聯邦德國憲法》,《政黨法》、《選舉法》以及國會議事規則,對於德國戰後的民主化有一定的了解,對德國憲政的理論和實踐也有相當程度的參與。

 因此本文所涉及到的政黨制度、民主制度,剛好跟筆者所學都有密切的關係。再次,筆者當年所寫的博士論文題目就是《康德的人權與公民權學說》,這篇博士論文後來被世界權威哲學雜誌《康德研究》譽為當代研究康德法權哲學四部必備著作之一。而筆者的博士論文,其實就是筆者日後在台灣從事民主改革運動的藍本和理論基礎。爾後親自主導打破國民黨的黨禁政策,創建了民主進步黨。後來由於堅決反對台獨,另行籌組中華社會民主黨,而中華社會民主黨的黨綱,卻也給1990年以後的中共發展,提供了借鑒的藍圖,包括「生態的社會市場經濟體制」,以及「社會主義法治國家」與「重建中國文化主體意識」。

 在這篇宏文裡頭,最後講到中國人的價值觀,其實就涉及到傳統文化在完成中國全方位現代化過程當中的重要角色。因此對於台灣同胞來講,要補修「中共黨史」的課程,由於長期浸淫在反共教育之中,養成很片面解讀中國與中國共產黨的習慣。今天我們要實事求是,如何為兩岸謀求和平統一,以及在振興中華民族的道路上兩岸如何偕手共進,這個問題非常值得大家深思。所以今天不僅希望美國人讀懂中國,台灣同胞更是有迫切的需要,了解在祖國大陸所發生的一切。

 當年筆者以無比的勇氣打破國民黨的黨禁政策,創建華人地區的第一個反對黨「民主進步黨」。它的初衷是要打破國民黨一黨專政,希望能夠廢止《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解除戒嚴令,恢復人民在現代正常國家所應該享有的基本人權,實施民主憲政。但事與願違,在民進黨成立之後,由於本土意識被操弄,成為獨台、反中,以至於民主化走上歧途。實質上,就變成新進掌權的民進黨濫用國家權力,清算過去的執政黨,其實兩者都是一丘之貉,這對於族群的和諧、國家社會的進步,非但沒有幫助,而且造成了毀滅性的後果。這也就是現在台灣一般民眾,對於現有的政黨體制和代議民主體制的不滿,至於各式各樣的新興政治黨派此起彼落,也代表著對現有政局的擔憂。(作者為前立法委員,全文請參閱中時新聞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