爭奪科技主導權 激烈程度前所未有 | 焦點新聞 | 20240416 | match生活網

焦點新聞

爭奪科技主導權 激烈程度前所未有
中時新聞網     2024/04/16 04:10
 每當中國與其他國家建立商業關係時,就會增加中共在這些區域的影響力,讓他們得以為所欲為。許多中國企業——其中有許多是由中國政府出資——在世界各地尋找參與基礎建設的機會,並且提供各國其他好處。這當中的個中翹楚可說是華為。這家龐大的電信公司正在大幅推動5G技術。若是讓華為主導了5G技術,中共便可接觸到大量個人、商業和國家的安全數據。北京恐怕會利用這些數據來進行威迫、勒索、欺詐和宣傳。我知道我得加把勁,讓美國人嚴肅看待這場與中國在全球科技競爭中的角力。早在美國尚未完全意識到這其中的風險前,中國人已經明白這當中的厲害關係。習近平曾說:「科技創新已經成為全球競爭的主戰場,科技主導權的爭奪將變得前所未有的激烈。」在我看來,他這番話不僅是預測,更是表態。

 所幸,我在國務院有位出色的盟友——基思.克拉奇(Keith Krach),協助我們對抗中共對科技的掌控。克拉奇他與那批謹慎、沉穩的典型外交官截然不同。他的遠見卓識和說服能力,幫助他領導Ariba和DocuSign等重量級科技公司。基思的國務次卿任命案在二○一九年六月獲得參議院通過後,我便找他來談話,交付一個重要任務:阻止中國接管數位世界。他對承接這項任務表示榮幸,並且網羅商界和科技領域的傑出人才,組成了一支團隊,這支團隊的陣容強大,在國務院也是前所未見的。和他們一起用餐時,我才發現當中至少有兩位是億萬富翁,另外七位可能也不遑多讓。這團隊中的成員都是美國夢的實現者,而且也是冒著損及個人資產的風險在進行這項任務,他們渴望為美國打一場勝仗。團隊中特別令人印象深刻的是現任普度大學(Purdue University)校長蔣濛,他是電子工程方面的奇才,能夠跟我們的合作夥伴解釋技術層面的風險。基思、蔣濛和他們的團隊推出了「乾淨網絡」(Clean Network)倡議,說服各國和民間企業不要與華為這類危險的科技公司合作。

 到二○二一年,基思和他的團隊已經成功說服六十個國家和數十家電信公司,將華為從它們的網絡排除。這項任務非常成功,因為基思說出了很多人不願意聽到的殘忍真相:中共和他們的企業根本不值得信任。商務部也禁止美國公司向華為出售某些敏感技術。川普政府成功打擊了華為在全球的電信業務。這間公司的總收入從二○二○年到二○二一年減少了百分之二十九,二○二一年華為手機的出貨量比二○二○年減少了百分之八十一。這就是美國經濟的強大力量,可以迫使有利的結果發生——這一直是在外交談判中我背後的一股助力。

 基思在矽谷的人脈也是一大資產。他們是另一群需要得知中國真相的關鍵聽眾,因為在美國的產業中,就屬這些高科技公司對於強化中國的軍事和警察國家能力發揮最大的作用。

 多年來,在中國營運的美國公司和研究機構陸續被迫成立合資企業,還必須透露他們的敏感技術當作進入中國市場的門票,而現在這些知識已經被改造成武器,用來對抗美國人民。更不用說中國駭客竊取美國公司智慧財產的行為了。聯邦調查局局長克里斯多福.瑞伊曾表示:「他們的駭客計畫規模非常龐大,這些駭客竊取的個人和公司的數據量,超過所有其他國家(所竊取)的總和。」

 各家企業的執行長經常警告我中共對其業務和美國國家安全的破壞,他們對此感到擔憂,但賺取利潤的動機讓他們噤聲不語。在中國巧妙布局的策略下,幾乎每間公司都有這樣的經歷,他們也只能半推半就地接受。然而,那些對中共濫權保持沉默的科技公司,在美國本土卻擺出社會正義戰士的姿態,大力支持「黑人的命也是命」、LGBTQ權利和其他喚醒大眾意識的種種運動。

 休斯頓火箭隊(Houston Rockets)前總經理達里爾.莫雷(Daryl Morey)就是這樣一個例子。二○一九年,莫雷在推特上發布了一張圖片,上面寫著「為自由而戰。與香港站在一起。」看來沒什麼大不了吧?但在中共眼中並非如此。他們放話威脅,表示要在中國電視頻道全面禁播火箭隊的比賽,不到幾個小時,NBA——自封為「黑人的命也是命」的領頭羊——就屈服了,他們卑躬屈膝地表達歉意,僅僅因為一位高階主管在人權議題上說了一句實話。從火箭隊的大老闆到頂尖球員詹皇(LeBron James),所有人都和莫雷撇清關係。買下布魯克林籃網(Brooklyn Nets)的中國電子商務巨頭阿里巴巴的第二把交椅蔡崇信也要求解僱莫雷(他的這項舉動對並不令人意外,畢竟他在中國賺了數十億美元、要是中共決定對他採取行動,勢必會造成重大損失)。看到莫雷在社交媒體的發文被刪除,以及盛重其事的卑微道歉,中國無疑認為這是他們採取強硬手段的成果。每個依賴中國進入市場或賺取獲利的美國商業領袖看到這種場面後也都心知肚明。(三之二,摘自《絕不讓步》龐培歐回憶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