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日地震同災年2】天災飢荒巨大苦難 磨練出新靈魂高度 | 焦點新聞 | 20240508 | match生活網

焦點新聞

【台日地震同災年2】天災飢荒巨大苦難 磨練出新靈魂高度
鏡週刊     2024/05/08 16:52
陳冠華利用花東特有的山、海、光線,建構出來的特色小宅,景色美麗。(陳冠華提供)

日本神戶大地震30年前死了6千多人,房屋倒了20多萬戶,無家可歸者有40多萬人,對神戶人而言,雖然已過30年,但還是記憶猶新的傷痛;台灣921也是,讓台灣人對地震的恐懼仍深藏內心深處。

台灣建築師陳冠華說,這次0403花蓮地震,有人說像921,甚至更搖、更嚴重,921是台灣人內心的集體創傷,因為神戶大地震結束後,日本著名作家村上春樹挨家挨戶做了現場訪談與調查。

他用自己的身體、眼睛去感受災害,訪談後寫了1本名叫《神的孩子都在跳舞》的書,在那本書裡,完全沒有寫到關於震災、恐怖之類文字,反而用另外一種小說創作的方式,描寫一些如藝術家宮崎駿《龍貓》的故事一樣,用溫情文字來疏解人群中無法排解的傷痛,避免造成民眾性格上的陰影與壓力。

陳冠華舉天團五月天的阿信為例,他曾創作一個名叫《神的孩子都在跳舞》的專輯,完全呼應村上春樹對神戶大地震的關懷與保容。神戶居民經歷過規模7.3的災難,台灣因為921感同身受,日本因311大地震,福島因地震、海嘯,變成大家畏懼的地方,曾有位花藝家用垃圾袋裝著福島的土,在裡面種花,結果開出美麗的花朵。

陳冠華告訴本刊,面對大自然的災害,我們都很無力無助,面對死亡災害,最終還是能開出美麗的花。如同座談會舉辦的那幾天,花蓮仍不時傳出餘震,神戶、福島居民都能深刻地感受到這種餘震的心情,因為同是災民,才能有同理心相互連結,共同面對自然跟生命。

西村組成立3年,找來一些年輕人動手改造空屋,創作獨特。(西村組提供)

西村組成立3年,找來一些年輕人動手改造空屋,創作獨特。(西村組提供)

台日建築家聚集神戶,討論震後建築新思維,圖為總監三宅陽子(左)、建築家西村周治(中)、台灣建築師陳冠華(右)。(讀者提供)

台日建築家聚集神戶,討論震後建築新思維,圖為總監三宅陽子(左)、建築家西村周治(中)、台灣建築師陳冠華(右)。(讀者提供)
談到花東海岸設計的特色小宅,陳冠華自豪地解釋,這是利用花東的山、海、光線建構出來的美景,十多年前有幸「緩慢」承接石梯灣118民宿經營,當時業者曾邀他去做一個建築展,希望展覽內容是這些小住宅,但陳冠華覺得展覽可用另一個角度和方向,來面對、思考建築與海和山的關係,於是和Lafin合作了以漂流木為素材的裝置作品「建築漂流」,也才寫了一篇類散文的「建築漂流」做為創作解說。

陳冠華解釋,我們人常覺得建築是永恆的,牆壁設計厚60公分,搭配赤裸的混凝土,面對太平洋的強雨大風,似乎都很堅強,但事實上它還是會倒,沒有永恒這種事。【建築漂流】類散文就是描寫這樣一段情感記事,建築會倒、島會沉沒,物質外在終究會消失,精神才是永存永續。

西村組的廢棄老屋,經巧手創作後,增添許多亮點。(西村組提供)

西村組的廢棄老屋,經巧手創作後,增添許多亮點。(西村組提供)

日本神戶日前舉辦以花蓮小住宅為主題的台日講座,頗受好評歡迎。(讀者提供)

日本神戶日前舉辦以花蓮小住宅為主題的台日講座,頗受好評歡迎。(讀者提供)
花東是台灣的最後一塊淨土,擁有原始的美,陳冠華卻認為大家對花東有著落後的刻板印象,如香港人或新加坡人基本上來台灣玩都只到台北,連台中、高雄都不會去,相當可惜。

陳冠華解釋,歐美旅客想衝浪,會到花東去;近2年有些日本建築師、藝術家會到東海岸他設計的特色小宅居住,體會台灣原始美。

他們當時都不知道台灣有這麼美的地方,尤其東部很逼近深不見底的太平洋,一旁卻搭配高聳如天的中央山脈,畫面很具戲劇性,因為地理位置比較邊緣,開發比較晚,還能保有一些純樸樣貌,許多外國人根本不知道台灣竟還有這麼美的地方。

西村組擅長將廢棄老屋重新設計,賦予新生命。(西村組提供)

西村組擅長將廢棄老屋重新設計,賦予新生命。(西村組提供)

花東小宅結合山、海、光線,設計獨具特色。(陳冠華提供)

花東小宅結合山、海、光線,設計獨具特色。(陳冠華提供)
座談會中,陳冠華跟神戶的朋友開玩笑說,吃神戶牛排沒辦法創造甚麼偉大的生活,人類每次生活歷史的創造,都是因為巨大的苦難才可創造出新的生活累積,尤其每次天災飢荒地震,因為我們經歷過那種痛苦,所以我們靈魂需要更用力奮鬥,才可掙扎出新的靈魂高度,重新理解與紀錄我們生命方法。

陳冠華認為,我們不需要刻意裝作沒有這種痛苦,誠實面對它就可以活得更好。但值得我們省思的是,在每次災難過後,我們學到、體悟到什麼?

西村組創作風格簡約、純樸。(西村組提供)

西村組創作風格簡約、純樸。(西村組提供)
陳冠華分析,台灣過去在觀光資源的調配推廣,問題始終存在「一窩蜂盲從」,總以為有五星級飯店就會有觀光客,或是把日本藝術季完整複製到台灣,所以我們台灣每個縣市、從北到南,1年有十幾個藝術季,這種做法根本沒有真正找到屬於台灣最深刻的東西,反而用最便宜的方式,套入某種刻板印象,這樣的東西當然不會吸引人。

「台灣習慣速食操作」,陳冠華如此認為。我們不應該用國外的成功模式,拿來在台灣套用一下,若KPI很好,就「每年套用」,像近年著名的黃色小鴨,政府花了幾千萬元在全台各地舉辦類似活動,卻忽略了「黃色小鴨跟台灣到底有什麼關係」,就算舉辦10次,都不會出現與台灣有關的美。

政府、主辦單位早已習慣砸錢辦活動,強調有多少經濟效益,卻沒找出讓外國人驚艷的台灣特色,「外國人怎麼會來台灣看黃色小鴨?」值得政府、民間單位重新省思。

更多鏡週刊報導
【台日地震同災年】遇芮氏規模7強震 2國災民重建家園浴火重生
【台日地震同災年1】廢墟VS廢屋 台日交流震後建築新思維
地震頻繁建物安全引熱議 知名大廠宣布將「電梯界避難神器」列標配

更多鏡週刊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