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在尼泊爾最大挑戰 不是印度而是美國 | 焦點新聞 | 20240521 | match生活網

焦點新聞

北京在尼泊爾最大挑戰 不是印度而是美國
中時新聞網     2024/05/21 04:10
 近年來北京在尼泊爾最大的挑戰,並非來自印度,而是幾千英里外的美國國會山莊。

 儘管現在全世界都感受得到美中的地緣政治競賽,但在尼泊爾這邊,這種競賽早就公然在進行了,遠比新冠肺炎疫情期間的口水戰還要更早開打。雙方在尼泊爾的爭執根源可追溯至二○一八年,當時美國國務卿麥克.龐培歐(Mike Pompeo)說尼泊爾是印度─太平洋戰略(Indo-Pacific Strategy,IPS)的一環,而把尼泊爾外交大臣普拉迪普.加瓦利(Pradeep Gyawali)推上了火線;印太戰略是美國在這個地區的外交政策目標,而據「國家安全戰略」(National Security Strategy)二○一七年檔案所言,「世界秩序的自由展望與壓制展望,正展開地緣政治競爭」。印太戰略源自於唐納.川普二○一七年十一月的亞洲訪問。尼泊爾會被說有參與印太戰略,是因為它同意加入美國政府「提供給經過競爭選出的低收入和中低收入國家」的外援機構─千年挑戰計劃(Millennium Challenge Corporation,MCC)。它於二○一四年簽下千年挑戰計劃的合約,美國會藉此給予尼泊爾五億美元投入基礎設施計畫──特別是電力傳輸線和公路維修──而尼泊爾自己則會投入一.三億美元。千年挑戰計劃本來沒起任何爭議,直到龐培歐說了那番話為止。接著,儘管加瓦利否認尼泊爾為印太戰略一部分,但參訪的美國國務院南亞副助理國務卿大衛.J.蘭茲(David J. Ranz),還是於二○一九年五月表示,千年挑戰計劃是印太戰略的一個關鍵部分。一份美國政府的報告也證實了千年挑戰計劃是印太戰略的一部分。

 爭執如今於尼泊爾國內政治圈上演。總理責怪議長──不是別人,就是與中國走得最近的毛主義者政治人物馬哈拉──透過國會來延遲批准條約。二○一九年二月,美國東亞暨東南亞國防副助卿喬.費爾特(Joe Felter)把千年挑戰計劃和一帶一路相提並論,並說中國在尼泊爾的投資應該要符合尼泊爾利益,而不是中國利益,並提出了如今惡名昭彰的斯里蘭卡漢班托塔港(Hambantota Port)的協議,做為後者的證據。過了一天,中國大使侯艷琪回擊,說費爾特的評論「不負責任」。普拉昌達在二○二○年六月與中國共產黨的視訊會議中表示,尼泊爾不會接受任何附帶著國家安全結盟條件的支援。也有人說,二○二○年十二月中國中央對外聯絡部副部長郭業洲接連與尼泊爾政治人物會面,是要打聽尼泊爾在國會解散後對千年挑戰計劃抱持何種態度。

 千年挑戰計劃的條約附帶著它自己的一套規則,使得加德滿都深深懷疑其居心何在──舉例來說,要求尼泊爾不可以使用任何千年挑戰計劃資金「來支付作為家庭計劃的方法而進行的人工流產行為」或者「來支付作為家庭計劃的方法而進行的非自願節育行為」這類美國共和黨的要求事項。中國開始把這當作又一個美國阻撓北京崛起的因子。「如今中國人對尼泊爾這邊的懷疑是,加德滿都是否透過印太戰略而倒向美國那邊。他們覺得,相信往那邊倒比較好的人,正在政府中位居主宰要職,」蘇迪爾.夏馬表示。(三之一;摘自《尼泊爾 不平衡的邊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