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新聞

瞄準台灣與美軍航母的東風飛彈,研發過程得力台積電?《華郵》獨家:解放軍利用台美技術生產尖端武器
風傳媒     2021/04/09 10:32

雖然中國從來不曾對台灣執行跨海作戰,但中國的火箭軍(前身即解放軍的第二炮兵)在台海情勢卻一直扮演重要角色。除了能在開戰第一時間狙擊重要軍事目標之外,阻止美日等外援的「反介入/區域拒止」能力的核心,也是由具有「航母殺手」之稱的東風-21、東風-26飛彈擔綱重任。不過《華盛頓郵報》8日獨家揭露,解放軍自行研發的這些超音速飛彈,其實包含美國的軟體、以及台灣所設計與製造的晶片都曾作出貢獻。

美國商務部8日將7家中國超級電腦公司或相關單位加入出口管制黑名單,包括天津飛騰信息技術有限公司(Tianjin Phytium Information Technology)、上海集成電路技術與產業促進中心(Shanghai High-Performance Integrated Circuit Design Center)、深圳市信維微電子有限公司(Sunway Microelectronics)、深圳市國家超級計算中心(The National Supercomputing Center Shenzhen)、濟南國家超級計算中心(The National Supercomputing Center Jinan)、無錫國家超級計算中心(The National Supercomputing Center Wuxi)、鄭州國家超級計算中心(The National Supercomputing Center Zhengzhou)。

根據美國商務部的說法,頒布這次禁令是因為上述單位的活動已經對美國的國家安全造成威脅,他們參與了建造中國軍方所使用的超級電腦、協助中國的軍事現代化、以及大規模毀滅性武器的發展。在被美國政府列入黑名單後,美國企業此後不得與上述公司進行商務往來,除非獲得美國政府核發例外許可。美國商務部長雷蒙多(Gina M. Raimondo)表示:「超級電腦對於核武以及超音速武器的研發至關重要,商務部將會竭力阻止中國利用美國技術推動破壞穩定的軍事現代化行為。」

雖然雷蒙多點出了核武與超音速武器跟超級電腦的關聯,一般人對於她的說法肯定還是懞懞懂懂。不過《華盛頓郵報》則在9日刊出的獨家報導裡,詳細解釋了美方的制裁究竟為何而來—因為那些可能用來瞄準台灣與美軍航母的超音速飛彈,就是藉由台灣與美國的軟硬體技術進行研發。因為其中名列這次黑名單的飛騰公司(Phytium),就是向美國公司新思科技(Synopsys)、益華電腦(Cadence) 獲取軟體技術;再從台灣科技大廠台積電、世芯電子取得晶片,最後用來協助解放軍製造超音速飛彈。

被譽為「航母殺手」的東風-21D飛彈射程約1500公里。

《華郵》指出,目前正在中國西南部一處秘密基地研發的超音速飛彈,飛騰公司便參與其中。這個秘密研發工作除了運用超級電腦模擬高超音速飛行體在大氣層中飛行時的熱度和阻力,甚至使用美國軟體設計、台灣代工生產的晶片所驅動。解放軍之所以能「獲得台美技術支援」,當然不是這兩個共軍的假想敵自願為之,而是因為飛騰將自己偽裝成一間一般的民間企業,而且從來沒有公開他們與解放軍研究部門的關聯。

《華郵》指出,中國的高超飛彈測試設施位於中國空氣動力研究與發展中心(CARDC),雖然從名稱上也看不出與軍方的關聯,但其負責人是一名解放軍少將。至於飛騰與氣動研究發展中心的夥伴關係,則是中國暗地借用台美科技轉為軍用的最佳例證。由於中國能從合法管道取得這類先進晶片,自然也能用在軍事目的,從而難以從全球高科技供應鏈的角度進行規範監督。

軍事專家認為台灣目前缺乏有效防禦武器對付東風-17。(翻攝自China Xinhua News Twitter)

《華郵》強調,高超音速(Hypersonics)被認為是一種能更規避當前防空飛彈系統的先進武器,因為這種技術能夠將飛彈的速度提升至5倍音速。美國國防工業協會新興技術研究所(National Defense Industrial Association’s Emerging Technologies Institute)的路易斯(Mark Lewis)指出,以往中國藉著傳統巡弋飛彈需要一兩個小時才能攻擊到的目標,他們藉由高超音速武器只需幾分鐘就可以達陣。

這次美國商務部宣布的出口黑名單,正是因為相關公司涉及協助解放軍研發高超音速武器。《華郵》也指出,雖然美國公司普遍認為,政府的出口管制對他們的生意造成不小的傷害,並且強調他們確實在繼續遵守美國的相關法律。不過分析人士也指出,對於阻礙解放軍繼續發展軍備來說,這確實是一項必須的代價。

不過專家們也警告,即便拜登政府繼續對相關中國企業實施禁令,但中國很可能還是可以找到繞開這些阻礙的方法,拿到他們想要的東西,至於飛騰公司則是沒有回應《華郵》的置評請求。《華郵》指出,飛騰的例子同時也凸顯了台灣的兩難處境。因為自由民主的台灣身處美中大戰略之間,一方面倚靠華府協助防禦解放軍入侵,另一方面台灣企業又非常倚重中國市場(約佔台灣貿易的35%)。隨著美中對立態勢日益強烈,美國與台灣的企業還能不能像以前一樣跟中國做生意,便產生了許多疑問。

美國橡樹嶺國家實驗室(Oak Ridge National Laboratory)超級電腦「巔峰」(Summit)(ORNL)

但《華郵》也指出,單方面禁止與中國企業交易,長遠來看並不一定能夠達到阻斷解放軍研發先進武器的目的。因為作為中國最主要進口商品的半導體(每年超過3000億美元),目前已是中國政府全力發展的目標,並且列入最新一期五年計畫的主要事項。這次身為新聞主角的飛騰公司,連習近平都曾在2019年親自造訪天津總部,並且對其勉勵「自主創新」的重要性。如今飛騰號稱是「中國領先的獨立核心芯片(晶片)供應商」,並且為伺服器與遊戲機供應晶片。但《華郵》指出,飛騰的主要股東與客戶都是中國政府與軍方。

美國智庫2049研究所的助理研究員李艾睿(Eric Lee)對《華郵》表示,雖然飛騰看來像一間獨立的商業公司,公司高層也都穿著便服,但其實這些人大多是解放軍的退役軍官。當初創立飛騰的單位之一是國防科技大學的國家超級計算深圳中心(NUDT),至於飛騰協助參與工作的中國空氣動力研究與發展中心(CARDC),其負責人(官銜是「司令員」)則是解放軍的范召林少將。《華郵》指出,這個位於四川綿陽的研發中心其實是核武實驗室,也因為擁有18個風洞實驗室,被認為是中國最大的空氣動力研究機構。加州大學的全球衝突與合作研究所所長張太銘(Tai Ming Cheung)直言,這裡就是「中國高超音速研究的跳動心臟」。

《華郵》也進一步解釋了超級電腦與研發高超音速武器之間的關聯。

三名研發工程師走過「神威.太湖之光」超級電腦(新華社)

國防工業協會新興技術研究所的路易斯說,美國空軍曾在2014年發表了一份並未被列為機密的軍武科技報告,當中就提到了高超音速武器的概念。他說因為這份報告沒有被列入密件,「任何人都可以拿來看」。不過美國在發表這份報告後,「基本上就把腳從油門上移開了」,完全不著急發展相關科技。不過中國的科學卻從那之後就頻繁地出現在美國的相關會議上,他們看到了這種武器的軍事優勢,而且展開了後續工作,現在甚至已經正式部署了中程高超音速飛彈。

美國科羅拉多大學的國家安全計劃中心主任博伊德(Iain Boyd)表示,研發高超音速飛行體,需要針對不同的熱量、升力與大氣阻力配置進行分析,由於需要研究的情境與數據太多,只依靠實際的實驗顯然過於昂貴耗時。他認為如果沒有超級電腦幫忙,可能需要花上十年時間才會有所進展。不過中國的CARDC在2016年曾經介紹了千兆級的超級電腦,它可以讓高超音速武器的研發時間大為縮短,因為一台千兆級超級電腦每秒可以處理一兆次的計算。CARDC後來在2018與2019年更公佈了他們的超級運算能力,並且表示其所採用的晶片正是飛騰的1500系列與2000系列,目前甚至還在繼續研發採用飛騰2000系列晶片的「天河3號」,可望將運算速度再次大幅提升。

新華社照片,國家超級計算天津中心安裝部署的中國「天河一號」千萬億次超級電腦系統的資料照片。(新華社)

《華郵》指出,為了生產「天河三號」所需要的處理器,飛騰自然需要最新的晶片設計工具。雖然CARDC與其他解放軍的相關單位都已經遭到美國施以出口管制,但中國軍方仍然能夠通過像飛騰這樣的公司獲得美國半導體技術。《華郵》指出,位於矽谷的益華電腦(Cadence)就把飛騰當成客戶,2018年甚至對飛騰頒發最佳論文獎,表彰他們如何運用益華的軟體發表了設計高性能晶片。同樣位於矽谷的新思科技(Synopsys)則是另外一個例子。

除了益華與新思的晶片設計軟體,《華郵》還指出另一個被解放軍利用的技術漏洞—台積電,因為飛騰的處理器正是由台積電所代工。台灣官方智庫國防安全研究院(Institute for National Defense and Security Research)的研究員歐錫富對《華郵》表示,台積電是幾家台灣晶片製造商中規模最大的一家,它在製造晶片方面已經領先全球,但「最終被美國和中國用於軍事目的」,美軍最新銳的第五代戰機F-35也採用了台積電生產的晶片。台積電去年宣佈將在亞利桑那州建造一座價值120億美元的工廠,就是為了回應川普政府對半導體供應鏈安全的擔憂。

日本航空自衛隊主力機種:F-35A。(航空自衛隊官網)

歐錫富指出,這些民間企業做生意時不會考慮國家安全等因素。而且台灣作為一個小國,自然缺乏影響力,也無意頒布出口禁令。美國的出口控管措施和法規相對完善,但台灣相對寬鬆,確實「有更多漏洞」。台積電面對《華郵》的詢問,只表示該公司遵守所有的法律和出口管制,「我們不知道台積電生產的產品最終用在軍事目的上」,台積電對於美國商務部的出口禁令則是不予置評。

《華郵》指出,飛騰晶片設計的最後階段是由另一間台灣企業世芯電子(Alchip)負責,世芯也代表飛騰直接與台積電打交道。《華郵》稱該公司確實曾與飛騰簽署一份協議,規定其所負責的晶片不得用於軍事用途。世芯電子表示,他們的客戶只是一間民間企業,1500和2000系列則是為了商用伺服器與個人電腦所生產。不過《華郵》也指出,世芯電子曾在2018年發布一份新聞稿,表示該公司與「深圳市國家超級計算中心」合作,但該機構曾因參與「核試活動」被美國商務部列入黑名單長達三年之久。世芯電子同樣對美國商務部的最新出口黑名單不予置評。

桑福德伯恩斯坦(Sanford Bernstein)的分析師李馬克(Mark Li)對《華郵》表示,除非直接對飛騰實施制裁,否則台積電不會切斷與中國客戶的聯繫,因為「台積電的工作不是為了美國當警察」。李馬克說:「這得由政客們來決定。中國是最大的半導體市場,如果在法律允許這麼做的情況下放棄訂單,你沒辦法對股東交代。」我國經濟部長王美花則在《華郵》報導見報後,對媒體表示「台灣對高科技產品輸出有管制規定,目前了解兩家廠商都符合規定,晶片也沒有涉及軍用」,並強調「台灣設有戰略性高科技貨品輸出入管理辦法,只要符合產品類別的廠商,在出口商品前都要向貿易局遞出申請,台積電、世芯都有按照規定申請出口許可,符合管制規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