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新聞

「壯陽神鳥」如何成為外交工具?巴基斯坦、海灣王室與「鷹獵」文化
風傳媒     2021/04/19 09:00

巴基斯坦俾路支省,旁吉古爾縣(Panjgur)——

沙漠中駛來幾輛高級SUV,停入營地。幾位來自阿拉伯聯合大公國(阿聯)的男子走進營帳。他們是為了「鷹獵」(falconry)而來,這種獵捕文化在中東、中亞與南亞廣受歡迎,男子身著白衫、騎著駿馬,臂上還棲著英姿煥發的老鷹,相當有男子氣概,特別受到海灣石油國的王公貴族喜愛。

不過,正式上場的畫面遠遠沒有這麼帥氣,阿聯男子抵達獵場時,已有許多巴基斯坦人等候。他們熱情招呼貴賓,帶出事先訓練有素的獵鷹;就連最重要的獵物——波斑鴇——都是由服務人員先抓起來,最後一刻才釋放出籠,豪氣的鷹獵變成一場安排好的追逐遊戲。

鷹獵文化已經存在至少千年之久,但這種「一條龍」服務發展不到半世紀。BBC報導,在官方鼓勵下,當地建立好幾個「鷹獵營地」,專門接待海灣來的王室成員。近70歲的營地主漢尼夫(Haji Hanif)指出,單一營地至少讓35名當地人維持冬季收入。

漢尼夫整個家族都在營地工作,服務項目很完善,年輕男子負責照顧獵鷹以及訓練用的鴿子,其他人負責種植阿聯王室喜愛的檸檬樹、維護阿拉伯式的奢華帳篷,甚至長年幫忙照顧多達20輛高級SUV車,一切都是為了讓王室成員在狩獵季「賓至如歸」。

巴基斯坦這麼殷勤的理由,當然不止因為海灣王室的貴族身份。身為擁有2億人口的開發中國家,大量巴裔移工在海灣產油國工作,光在阿聯就有150萬人;若將沙烏地阿拉伯與阿聯合併計算,巴裔移工每年匯回家鄉的薪水高達90億美元(約台幣2550億元),是該國第二大外匯來源。

對巴基斯坦而言,沙烏地與阿聯是重要的能源進口國,也是最慷慨的鄰居,每年都捐贈大筆金援,建起無數的學校、醫院與基礎建設。巴基斯坦自然必須好好鞏固邦誼,鷹獵就是打好關係的方式之一。

早在1973年,巴基斯坦開始以官方名義邀請兩國的王公貴族進行「鷹獵之旅」,那年也是俾路支省分離主義衝突暴增的年代,因為在荒漠紮營的風險增加,政府就鼓勵民間經營高級營地,滿足富鄰居的愛好,也讓鄉村地區獲得更多經濟來源。獵場所在地區有不少學校和醫院都是海灣王室所興建,雖然招不到教師也沒有醫生,但漢尼夫豁達表示,這樣已經很好了:「酋長只能蓋房子,不能保證招得到人,那是地方政府的工作。」

有需求又有供應,鷹獵行程看似皆大歡喜,但故事總有缺憾:讓阿聯男子趨之若鶩的波斑鴇(Asian houbara bustard),其實是列入國際自然保護聯盟瀕危物種紅色名錄(IUCN Red List)的易危物種,現有成鳥數量不超過7萬隻。

根據IUCN介紹,波斑鴇的分布地從西奈半島延伸至蒙古一帶,每年冬天會遷徙至南亞地區。在阿拉伯文化中,波斑鴇的肉據稱有壯陽效果,是獵人垂涎的主要目標,狩獵者捕獲這種長達60公分以上的大鳥後,會直接在營地宰殺煮食,用最新鮮的肉「補身體」。

對易危物種的大量殺害,當然持續引起國際保育團體譴責,但在巴基斯坦政府「進貢」的方針下,波斑鴇的處境絲毫沒有改善。2014年巴國法院曾經立法禁止盜獵與販售波斑鴇,政府卻迫於壓力,最終仍特別為兩國王室「開綠燈」,陷入「只准貴賓打獵、不准百姓抓捕」的矛盾情境。

根據統計,過去20年波斑鴇的總數至少下降了30%至50%。阿聯王室還成立了好幾個保育組織,諸如「獵鷹野放計劃」(Falcon Release Programme)、「國際波斑鴇保育基金」(International Houbara Fund for Conservation)等,一面佯稱提倡保育,一面繼續享受豪奢的狩獵遊戲。

那麼,犧牲大量珍稀生命之後,巴基斯坦是否真的攏絡了阿聯與沙烏地王室的心呢?這一點連巴國的前外交人員都抱持懷疑態度。去年11月,阿聯與沙烏地基於新冠疫情加劇的理由,宣布禁止13國輸入勞工,巴基斯坦也在名單之列,對經濟也大受疫情衝擊的巴國而言,無疑是在幾近窒息之下又被扼住咽喉。

諷刺的是,巴基斯坦的死對頭印度平均確診案例數明明比較高,卻沒有被列入此波的工作簽證禁令,「疫情」顯然不是巴基斯坦與其他國家遭到封殺的主因,而真正的答案還是藏在巴基斯坦的外交政策之中。

原來,在2019年夏季,印度加強對喀什米爾爭議地帶的控制,同樣宣稱擁有主權的巴基斯坦試圖尋求海灣國家支持,不料卻碰了一鼻子灰。氣不過的巴基斯坦遂而向土耳其、伊朗與馬來西亞結合的穆斯林國家聯盟靠攏,巴國外長甚至公開批評沙烏地的冷漠,讓自詡為穆斯林世界領袖的沙國大為不滿,兩國關係出現裂痕,沙烏地甚至宣布停止200億美元的投資計劃,阿聯也在這種氛圍下跟巴基斯坦漸行漸遠。

2021年4月,阿聯駐美大使歐泰巴稱,印巴的喀什米爾衝突緩解有賴阿聯調解。(AP)

去年簽證禁令公布後,各方都猜測,這正是沙烏地與阿聯對巴基斯坦施壓的方式,藉此逼迫。而在禁令實施後一個星期內,已禁止獵鷹出口的巴基斯坦又重開「特許證」,宣布向阿聯「出口150隻獵鷹」,朝貢姿態再鮮明不過。

但經過數十年,這招還有用嗎?截至今年4月,阿聯對巴基斯坦的工作簽禁令仍然沒有解除,而且沙烏地也在今年2月宣布停發簽證給20餘國,巴基斯坦就在其中。而根據半島電視台(Al Jazeera)報導,巴基斯坦與印度2月突然重申2003年停火協議,雙方表示要「埋葬過去」、建立「誠摯關係」。

阿聯上週也告訴美國華府,自己扮演了成功的調停角色,緩解了印巴的喀什米爾衝突。——這似乎證實了巴基斯坦外交人員的說法,幾十年來的鷹獵之旅都只是「冤大頭」而已。但儘管毫無用處,巴國高層暫時還要維持這種招待慣例,畢竟在外交如履薄冰之際,掀起哪怕一絲波瀾都是應當避免的。

只是,誰又能去向成千上萬被獵殺的波斑鴇解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