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新聞

總統聽信假消息出逃、神學士進城喜極而泣!《華郵》復盤阿富汗淪陷:兩件事決定了國家命運
風傳媒     2021/08/31 14:32

8月15日,阿富汗首都淪陷那一天,一場拖延近20年的戰爭也終於寫下結局。黎明破曉時分,被迷霧籠罩的喀布爾就像一座孤島──城市周圍已經遭到包圍,它是阿富汗伊斯蘭共和國的最後堡壘,美國以數兆美元和2500多名美軍官兵性命為代價支持的民主政府,應該堅守保衛。

喀布爾(Kabul)一名高級安全官員醒來準備戰鬥,他還記得前一天晚上忙著分發新制服給下屬,「每個人都做好與神學士(Taliban)作戰的準備了。」但或許這只是他以為,那天早上,他準備向城市一處主要檢查哨增派援軍時,他的上級指揮官揮手讓他離開:「暫時別理那裡,你可以這幾天內再增派人手就好了。」

但喀布爾撐不到「幾天」。

《華盛頓郵報》(The Washington Post)29日刊出阿富汗淪陷前後政治情勢的深入報導,阿富汗與美國參與戰爭的受訪者一致認為,當天神學士武裝分子能夠只花幾個小時就占領城市主要檢查哨,甚至大搖大擺走進總統府,主要原因是總統賈尼(Ashraf Ghani)在那之前已經逃跑,而且沒有告訴美國官員,甚至連他自己的副總統和其他政府高官也不知情。

賈尼出逃是因為聽信幕僚傳達的錯誤訊息:「神學士已經衝進官邸到處搜尋總統。」「總統需要盡快離開。」然後,當神學士主動給予美國機會能奪回喀布爾,華府仍堅決撤離所有美國人與盟友。《華郵》引述兩國知悉此事的受訪人士說法指出,要不是這些決定性錯誤導致賈尼衝動逃脫與美國大撤退,一切都可能是不同的故事。

2021年8月18日,神學士領導人與阿富汗前總統卡札(Hamid Karzai)在喀布爾會面,討論政權移交事宜。(美聯社)淪陷之前

在華府和喀布爾,阿富汗淪陷前幾周乃至於前幾天都洋溢著自滿情緒,美國正在撤軍,神學士兵不血刃奪取多個城市。但兩國政府的普遍看法是,離叛亂分子接管人口近500萬的喀布爾還有很長的時間,畢竟當地長期以來是美國在阿富汗扎根最深的堡壘,阿富汗安全部隊調派重兵看守。

據一位前阿富汗官員稱,賈尼曾向屬下宣稱,就算美國撤離,阿富汗軍隊也有能力阻止神學士,政府只需要半年時間來扭轉頹勢,所以即使神學士在阿富汗農村和省會城市的攻勢快得迅雷不及掩耳,這名官員對國家政府的信心仍然沒有動搖。

賈尼缺乏對神學士構成多大威脅的基本關注與了解,這讓美國官員感到困惑,特別是美軍在中東地區的最高指揮官、中央指揮部司令麥肯齊(Kenneth McKenzie)和美國駐阿富汗代理大使威爾森(Ross Wilson)。

一位知情官員說,這兩位美國高官7月與賈尼會面時,曾告誡阿富汗政府需要一個「可行且得到廣泛支持的計劃來保衛國家」,必須將所有資源投注於捍衛實際能捍衛的省會。該官員吐槽阿富汗政府的無能,美國「給出該給的建議,說正確的事情,但什麼也不會發生。他們從來不會做,從來沒有想出那個計劃。」

阿富汗末代總統賈尼(Ashraf Ghani)(AP)淪陷那一天

8月15日,這個在現代歷史上被多次暴力推翻政權的國家,以混亂、破壞性和極其屈辱的方式結束美國干預時代。美國高級官員極度震驚,他們預計賈尼政府至少會堅持數週、數月、數年,所以大部分人原本正在度過周末假期,白宮空蕩蕩的,拜登(Joe Biden)與家人在大衛營(Camp David)度假、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已經在漢普頓(Hamptons)海濱休息。

不僅美國人被嚇到,阿富汗人民、官員甚至連神學士也直呼不可思議。神學士沒料想能輕易佔領喀布爾,但這下賈尼都走了,他們似乎沒道理不進城。

時間回到神學士進城之前,位於市中心、防爆牆保護的總統府,早晨如同往常那樣展開。據一位阿富汗前官員稱,政府召開例會時,部分恐慌的高官追問總統的撤離與應急計劃,但總統秘書堅稱他不知道任何事情,僅表示由於賈尼前一天晚上與美國達成協議,政府必須至少堅持到美軍於8月31日離開,促成和平的政權談判。

「我們得到很多保證,美國和英國軍隊還在,過著正常的生活,」28歲的總統府職員瑪婷(Marjan Mateen)說,但那天早上她通勤經過市中心,開始意識到有些不對勁,大學生背著書包早早回家,商店大門深鎖。人們驚慌失措,因為在城市外圍看見武裝分子,擔心衝突即將爆發,「感覺就像一部恐怖電影,而你是其中一部分,」她說道。

2021年8月15日,阿富汗總統賈尼(Ashraf Ghani)逃離首都喀布爾(Kabul)(AP)

中午時分,總統府內的平靜假象也被打破了。據官員說,大部分員工去吃午飯時,一名高級顧問通知總統,武裝分子已經進入官邸,正在逐個房間搜尋他。這不是事實,當時神學士並不打算暴力接管,正在喀布爾外圍等待政府安全部隊撤離後再進城。然而,賈尼並沒有收到正確信息,他最親信的幕僚告訴他:「總統必須盡快離開。」

「外面不是您的維安人員就是神學士,如果您留下來,您會被殺掉。」根據一位高級顧問的說法,當時賈尼最信任的幕僚就是這麼說的。回想起1996年神學士征服喀布爾時,勝利的聖戰士口頭說要「和解」,然而卻將已卸任總統納吉布拉(Mohammad Najibullah)凌虐致死,曝屍於總統府外的燈柱上,賈尼很快就決定逃亡。

賈尼想回家收拾行李,但顧問告訴他沒剩多少時間了。那天下午,賈尼穿著塑膠涼鞋和一件薄外套,與第一夫人和少數高級幕僚一起乘坐軍用直升機從總統府起飛。其他不在場的助手吃完午飯回來,發現總統莫名消失了,偌大的辦公室空無一人。身在外地的官員與將領不斷把訊息傳回總統府求助,在下午的某個時刻,總統秘書便不再回復訊息。

賈尼後來辯稱離開是為了讓國家免於「繼續流血」,他表示自己面臨被殺或離開「親愛的國家」兩種選擇。但美國政府、阿富汗大部分政府高官,包括他的兩位副總統,都不知道他逃出的消息,美國政府甚至是從謠言和媒體報導中拼湊出「落跑」領導人的動向。

那天早上,神學士指揮官哈卡尼(Muhammad Nasir Haqqani)率領部隊來到城門口,對於城中的鬆懈狀態感到驚訝。「我們沒有看到一個士兵或警察,」他按照上級的吩咐,沒有繼續推進,但聽到政府垮台的傳言後,他和手下便在一個小時內到達市中心。傍晚時分,他們邁進總統府,如入無人之境。

「我們無法控制情緒,我們太高興了。大多數戰士都在哭,從沒想過我們會這麼快佔領喀布爾,」哈卡尼回憶道。

2021年8月,阿富汗首都喀布爾街頭的神學士戰士(AP)美國放棄奪回喀布爾

早上鬥志昂揚想增援檢查哨的那位高級安全官員,從朋友那裡得知「政府已經不復存在」。他衝到機場,想親眼見證國家到底怎麼了,果然看到一片混亂,機組人員衝上飛機,「每個人都在互相交談,像是詢問『發生了什麼事?怎麼了?』」

美國得到賈尼離開的消息,意味著安穩撤離的希望已經破滅。一位美國高級官員譴責:「他不僅拋棄了自己的國家,還破壞了喀布爾的安全局勢。」在政府垮台的那一瞬間,國家的法律秩序開始瓦解,神學士武裝分子大搖大擺在街上遊行,臉上充滿自豪。

在卡達首都杜哈(Doha)進行和平談判的各方匆匆聚集會面,美國中央指揮部司令麥肯齊與神學士實質領導人、政治委員會主席巴拉達爾(Abdul Ghani Baradar)進行會談。據美方官員稱,巴拉達爾給予美國重掌喀布爾的機會:「我們這邊遇到了問題,我們現在有兩種做法可以處理:由你們(美國軍方)負責確保喀布爾的安全,或者你們必須允許我們接管喀布爾安全事務。」

在喀布爾機場跑道冒險攀上C-17的阿富汗人。(美聯社)

很明顯,美國選擇了後者。麥肯齊告訴巴拉達爾,美軍的任務只有疏散美國公民、阿富汗盟友(曾與美方合作的阿富汗人士)和其他處於危險之中的人,美國只需要控制機場就能做到。據另外兩名美國官員稱,雙方當場達成協議:美國直到8月31日之前都能擁有機場控制權,而神學士將立刻接管喀布爾。

「政府已經離開了所有部門;你們必須進入這座城市,以防止進一步混亂,並保護公共財產和服務免受混亂影響,」哈卡尼說,他當天下午在手機看到了這一條消息,因此進入總統府。

被賈尼吩咐留下的守衛

對於喀布爾的其他人來說,哈卡尼的快樂源泉是他們深切絕望的原因。神學士戰士佔據喀布爾街頭的景象促使更多人往外逃,居民提早下班趕往機場,導致城市擁堵的交通比平時更加混亂。

總統府職員瑪婷外出時接到同事的電話,對方警示她:「不要回來,所有員工都離開了。只要幫我們拿到文件就行了。」她意識到需要換衣服,穿著牛仔褲和襯衫可能會讓她遇到麻煩。「我剛才明明還在我的政府,現在突然覺得一切都成為過去式。我們的國旗不會再出現了。一覺醒來,身處於一個由神學士統治的新國家,」她惶然說道。

8月15日,神學士攻入阿富汗首都喀布爾(美聯社)

總統府內,一名守衛被單獨留下,他讓武裝分子進入官邸,並帶著他們四處走走看看。這名守衛看起來非常茫然,他告訴半島電視台(Al Jazeera)記者,是總統賈尼打電話吩咐他的,告訴他要與前總統卡札(Hamid Karzai)合作協調交接工作。電視台攝影機將神學士成員的表情記錄下來,富麗堂皇的總統府讓在陰影處生活20年的他們看得目瞪口呆。

有些人已經放棄了能出去的希望。那天晚上,喀布爾高級安全官員沒有回家,而是去一個朋友家避難。他說,當總統決定自己逃難時,他的命運就注定了,「從那一刻起,一切都被粉碎,我已經殺死了數百名神學士人員,所以他們肯定會殺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