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新聞

被美國拋下後,阿富汗危機四伏:人權侵犯、經濟崩潰、乾旱飢荒、武裝割據...
風傳媒     2021/08/31 16:40

就在4個月前,美國拜登總統充滿信心地表示:「我們不會倉促撤離。我們會負責任、謹慎又安全地做到這一點。我們將與我們的盟友充分協調。」8月31日撤軍大限已到,近兩周發生在喀布爾國際機場的悲劇,證明拜登承諾的安穩撤退並沒有實現,阿富汗──這個依賴美國和西方國家支援整整一代人的國家──突然發現自己已被完全拋下。

沒有人知道美軍離開阿富汗之後會發生什麼事,但很明顯,這裡百廢待舉、危機四伏。

人權危機

阿富汗國內的一切都充滿不確定性,任何被神學士認定不符合伊斯蘭教律法的人事物都可能遭受壓迫與極刑。女校幾乎都關閉了,來自全國各地的報導說,現在街上幾乎看不到婦女,就像神學士(Taliban)上次執政時(1996 年至2001 年)那樣。20年來,阿富汗的城鎮一直有音樂、藝術、舞蹈與歡笑聲,現在神學士禁止公開播放音樂,只允許電台播送宗教音樂。

逃離被神學士統治的喀布爾,抵達華盛頓杜勒斯機場的阿富汗女性。(美聯社)

神學士武裝分子暴行的報導時有所聞,例如法里亞布省(Faryab)一名貧困母親拒絕為15名戰士做飯,竟遭神學士毆打致死;在巴格蘭省(Baghlan),民謠歌手安達拉比(Fawad Andarabi)遭到神學士槍擊爆頭;以搞笑影片爆紅的TikTok網紅茲萬(Khasha Zwan)在坎達哈省(Kandahar)家中被神學士成員擄走殺害。

前總統賈尼(Ashraf Ghani)政府的支持者開始與神學士領導人進行談判,未來該國可能會出現一個新的執政聯盟,立場或許會比之前的神學士政權溫和一些。但是英國廣播公司(BBC)指出,喀布爾和其他主要城市以外的實質控制權將掌握在親神學士的軍閥手上,這些軍閥手段殘暴,僅因為安達拉比是民謠歌手而對他處以私刑。

經濟危機

阿富汗是世界上最貧窮的國家之一,在新冠病毒大流行之前,該國至少有54.5%人口生活在貧困線以下,前總統賈尼去年指出,估計高達90%百姓的每天生活費不足2美元(約新台幣56元)。

神學士8月15日奪取政權時,阿富汗境內銀行系統就已經凍結了,大多數銀行關閉,自動提款機也取消服務。由於市面上流通的現金有限,人們變得越來越絕望,部分家庭開始以物易物。當地民眾的推文寫道:「汽油太貴了,所有銀行都關門,喀布爾商店食品短缺,沒辦法幫手機預付卡沖值,而且還擔心生命安全。」

倫敦政經學院(LSE)國際關係教授蓋格斯(Fawaz Gerges)表示:「過去幾天,阿富汗各地的銀行門前大排長龍,現在銀行沒有貨幣了。有沒有阿富汗貨幣已經不重要,這些錢一文不值。而且中央銀行、資源、援助等真正維持阿富汗貨幣價值的資產都遭到凍結了。」

8月17日,阿富汗民眾進入巴基斯坦邊境城市查曼的過境點(美聯社)

阿富汗歷經加起來總共42年的戰爭,國家經濟結構極其脆弱,嚴重依賴外援。其國內生產毛額(GDP)高達40%都是來自國際援助,但是神學士控制喀布爾時,包括美國和德國在內的西方國家都暫停了對該國的外援,世界銀行(World Bank)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停止放款、阿富汗中央銀行(DAB)的外匯存底也被凍結。

DAB擁有大約90億美元(約新台幣2498.5億元)的外匯存底,其中大部分都存在海外銀行。美國政府向BBC證實:「阿富汗央行任何存放在美國的資產,神學士都不得提領。」也就是說神學士接管阿富汗之後,將無法使用國內大部分現金、黃金,也無從獲得存放在海外大多數資產。

已逃到美國的DAB前任行長艾哈麥迪(Ajmal Ahmady)推測,神學士最終可能只能拿到阿富汗外匯存底的0.1至0.2%。

2001─2021,阿富汗,20張照片看盡20年的戰火、悲愴與滄桑(AP)人道危機

根據聯合國紀錄,阿富汗擁有全球最大規模的海外難民人口,海外已登記加上未登記的難民數量超過460萬,占該國3804萬人口的12%。自今年年初以來,阿富汗境內有超過57萬人流離失所(近80%是婦女和兒童),其中逃往鄰國的人們還算少數,但局勢仍在迅速發展,歐盟國家擔憂2015年敘利亞百萬難民抵達歐洲的歷史重演。

過去兩周,美國及其西方盟友從喀布爾機場撤離了至少11萬3500人,預計未來將有更多阿富汗人逃離,聯合國難民署(UNHCR)估計,未來4個月還將有50萬人離開該國。

根據世界糧食計劃署(WFP)數據,今年阿富汗有三分之一的人口(1400萬人)處於飢荒,其中包括200萬營養不良兒童,冬天即將到來,會讓偏遠山區人們更難取得糧食。今年的糧食短缺源自於乾旱,該國用於糧食作物的農田面積本已受到罌粟等經濟作物排擠,又有大約40%的農作物因缺水而損失。

2021年8月,阿富汗的新統治者,神學士(AP)

WFP提出警告,在沒有額外資金與捐款的情況下,聯合國糧食援助部門能援助的小麥、麵粉即將在9月至10月時用盡,「我們只有短短幾周時間來獲得必要的捐助資金並在山口被雪擋住之前準備好食物」,在為時已晚之前,迫切需要2億美元(約新台幣55.5億元)來拯救阿富汗家庭。

聯合國人道主義工作者阿拉克巴羅夫(Ramiz Alakbarov)表示:「在一半人口需要援助的情況下,戰爭和新冠大流行又加劇大乾旱的影響,再加上可用現金很少,人們被迫成為童工、童婚、非法移民,面臨販賣人口和其他風險。還有許多人扛著龐大債務,不得不出售資產。」

氣候危機

阿富汗部分地區的氣溫暖化幅度是全球平均的兩倍,儘管該國人民平均每年的二氧化碳排放量約0.2公噸(美國人的平均排放量接近16公噸),但乾旱越來越頻繁,影響區域擴大,北部和西部已是三年來第二次爆發乾旱,對這個主要以農業為生的國家造成嚴重影響。

2001─2021,阿富汗,20張照片看盡20年的戰火、悲愴與滄桑(AP)

《紐約時報》(NYT)指出,阿富汗境內的戰爭與氣候變化危害形成惡性循環,水資源衝突容易爆發戰爭,而戰爭又會消耗國家預算,使政府難以傾注資源去解決與防治氣候災害。喀布爾大學(Kabul University)水文專家阿洪扎大(Noor Ahmad Akhundzadah)指出:「戰爭加劇氣候變化的影響。10年來,國家預算有超過一半都用於戰爭。」

氣候變化也將使神學士難以履行一項關鍵承諾──減少罌粟種植面積。罌粟需要的灌溉比小麥或甜瓜要少得多,而利潤又高得多。據聯合國統計,阿富汗的罌粟種植估計僱用約12萬人口勞動,每年帶來約300至400億美元收入,讓神學士足以撐過20年阿富汗戰爭。

分析人士表示,神學士之所以願意放棄毒品收入,是因為想換取卡達和中國等國家認可其執政正當性。但如果該國降雨量變得不穩,神學士減少罌粟種植可能會面臨基層的反對,因為人民都快餓死了,沒有其他選擇。美國布魯金斯學會(Brookings Institution)阿富汗問題專家范達・費爾巴布-布朗(Vanda Felbab-Brown)預測:「這將成為一個大規模政治衝突的爆發點。」

2021年8月24日,一名美軍陸戰隊員正在護送一位阿富汗男孩。(美聯社)內戰可能爆發

BBC指出,神學士政權很可能面臨兩場不同的內戰:一場是對抗「伊斯蘭國」在阿富汗的分支「伊斯蘭國─呼羅珊」(ISIS-Khorasan,簡稱ISIS-K或IS-K),另一場是與舊阿富汗政府支持者的持續戰鬥。反神學士的武裝民兵與前政府支持者駐紮在喀布爾東北100多公里處的潘傑希爾峽谷(Panjshir Valley),現在遭到神學士圍攻,並呼籲西方盟友伸出援手。

但美國等西方國家更關心的是,阿富汗是否將再次淪為恐怖組織天堂,其中「基地」(Al Qaeda)與「伊斯蘭國」更屢被點名。這些恐怖組織並非長期處於合作關係,美國軍事學院今年3月曾在一份報告中指出,ISIS-K正在設法利用當前的混亂情勢坐大,包括從神學士吸納更多成員、藉由劫獄釋放更多極端分子、擴大他們在南格哈爾省(Nangahar)與科納省(Konar)的據點。

2021年8月26日,恐布組織「伊斯蘭國」攻擊阿富汗喀布爾國際機場,造成平民慘重傷亡(AP)

美國突然撤軍使阿富汗人民離和平更遙遠。對於阿富汗面臨的內戰威脅,美軍在中東地區的最高指揮官、中央指揮部司令麥肯齊(Kenneth McKenzie)表態,隨著美軍完全撤出阿富汗,神學士應全力處理ISIS-K肆虐問題。

「我確實相信神學士會被ISIS-K搞得一團糟,然而先前是神學士放這些人離開監獄的,現在他們是自作自受。」麥肯齊30日指出,ISIS仍然是非常危險的武裝組織,現在阿富汗至少有2000名頑固的ISIS戰士,「當然,其中許多來自幾天前大門敞開的監獄。所以戰士人數正在上升……這對神學士將是一個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