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新聞

美軍全面撤出阿富汗 衛報:盟國必須面對棘手新難題
風傳媒     2021/09/01 13:12

美國依照2020年2月29日的杜哈協議,在8月31日限期以前從阿富汗全面撤軍,阿富汗人感覺自己被拋棄了。以事後之明而言,從杜哈協議,美軍與北約部隊陸續撤退,到神學士閃電席捲阿富汗,拿下首都喀布爾奪取政權,證明美國、英國及盟國的策略有誤。《衛報》在社論中指出,西方國家雖然離開了阿富汗的泥淖,但現在卻必須面對新難題。

英國最後一支部隊在上周末撤離喀布爾(Kabul),英國首相強森(Boris Johnson)也向神學士(Taliban)政權提出嚴厲警告,表示他們如果想要在外交事務上獲得承認、或者讓資金解凍,就必須確保那些想離開阿富汗的人能安全地離開,也必須尊重女性權利,更要確保阿富汗不會再次成為全球恐怖攻擊的孵化器。

逃離被神學士統治的喀布爾,抵達華盛頓杜勒斯機場的阿富汗女性。(美聯社)

由此看來,顯然神學士領導階層不希望阿富汗重回上一次執政(1996年至2001年)的外交孤立狀況,而且急需資金。自從神學士8月15日奪取政權以來,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和世界銀行(World Bank)便暫停對阿富汗的金援,而美國也凍結阿富汗中央銀行在國內的準備金。

儘管如此,中國和俄羅斯對阿富汗局勢有另外打算,西方國家不可對阿富汗的前景過於樂觀。《衛報》(The Guardian)社論指出,神學士在阿富汗國內仍然手握大權,潛藏的人道主義危機讓西方國家受到掣肘,每一步決策都必須考量阿富汗居民,無法強硬施壓。

舉例來說,在歷經喀布爾大撤退之後,英國政府低估未能成功逃出國的人數,因而並沒有為留在阿富汗的人設想如何行動,也沒有為難民策畫逃至鄰國的路徑。在阿富汗事務上,英國外相拉布(Dominic Raab)表現出異常的輕忽,直到喀布爾淪陷的一周前,才與阿富汗外相接洽。而德國外交部長馬斯(Heiko Maas)在30日開始進行外交參訪,目的地包括巴基斯坦等阿富汗鄰近國家,希望能夠確保難民協議,而這些工作早就該在數個月以前就商討完畢。

根據英國、美國及其他90餘個國家的聯合聲明,神學士政權已經做出保證,表示外國公民與擁有他國旅行許可的阿富汗人民,都可以離開阿富汗。這似乎與部分新聞報導有所出入,在那些報導中,神學士挨家挨戶搜索民宅,並恫嚇與賈尼(Ashraf Ghani)政權或西方勢力有關的人。然而目前美國和盟友在阿富汗境內並沒有實質影響力,他們只能祈求神學士政權的利益考量能與西方國家的盤算方向一致。

除了緊繃的國際外交情勢,阿富汗國內經濟狀況也令人擔憂。阿富汗是世界上最貧窮的國家之一,在新冠肺炎大流行以前,該國至少有54.5%人口生活在貧困線以下。而阿富汗大部分地區遭遇長期乾旱,糧食價格飛漲,讓數百萬計的難民(大多是女性與孩童)必須面對更形艱困的秋季和冬季。如果外界不與新政權合作,將很難提供大規模的人道主義協助。

30日,克林姆林宮以人道主義號召為由,呼籲華盛頓解凍阿富汗中央銀行的準備金。而中國外交部長王毅在與美國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的電話中,表示國際社會應積極與神學士政權接洽溝通。《衛報》認為,由於撤軍策略失當,目前西方國家失去對阿富汗事態的掌控,對神學士政權的行動只能被動回應,檯面上已經沒有好的對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