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新聞

20年後重掌阿富汗政權 籌組新政府與嚴峻經濟挑戰成為神學士重大考驗
風傳媒     2021/09/01 15:30

神學士游擊隊重掌阿富汗政權,但如今的阿富汗與20年前神學士政權垮台時的阿富汗大不相同,如今神學士新政權面臨嚴峻的經濟挑戰及安全挑戰,而他們面臨的第一個重大考驗是組成新政府,未來治理阿富汗的過程中如何接納其他人也將是神學士的難題。

「包容」是最大挑戰

1996年至2001年,神學士(Taliban)以強硬手段統治阿富汗,阿富汗男性必須蓄鬍,婦女被禁止外出工作或上學,女性被要求穿著遮蔽全身的罩袍「布卡」(burqa)。當局並禁絕電影、音樂(僅准許宗教音樂)等一切公眾娛樂活動,唱歌、寫詩、聽音樂都是非法行為。

「神學士」游擊隊15日攻進阿富汗首都喀布爾,阿富汗女性未來處境可能將變得更惡劣(美聯社)

許多阿富汗人對那段黑暗歷史記憶猶新,他們害怕神學士新政權的骨子裡依舊是過往的神學士。因此,儘管神學士承諾不會報復宿敵,聲稱為阿富汗前政府工作的軍警都將得到大赦,曾為國際部隊工作或擔任翻譯者也不會受到任何傷害,但神學士過往的殘暴統治與行為模式仍讓人心生恐懼,大批阿富汗人紛紛逃到國外尋求新未來。

阿富汗前政府顧問法哈迪(Torek Farhadi)表示:「神學士面臨的最大挑戰是……在治理阿富汗的過程中接納其他人。神學士覺得自己獲得軍事勝利,現在他們得將權力職位送給別人,這對他們的士兵來說似乎很奇怪。」

2021年8月,阿富汗的新統治者,神學士(AP)

法哈迪表示,只有包括婦女在內的所有阿富汗人都覺得自己被接納,神學士新政府才算成功。

組成新政府是重大考驗

神學士新政權的第一個重大考驗是組成新政府,他們承諾新政府將包括非神學士的成員,但目前不清楚神學士是否真的願意分享權力。神學士內部有相互衝突的要求,也有需要取悅的支持者。領導階層之間對於治理阿富汗的看法也多有矛盾。此外,阿富汗的部落長老是不容忽視的強大群體。

神學士許多戰士的成長歲月都在戰場上度過,如今他們覺得自己戰勝了超級大國,對於許多年輕戰士而言,這讓人興奮,神學士新政府可能很難說服他們為了共同利益而妥協。

2021年8月,阿富汗首都喀布爾街頭的神學士戰士(AP)

《美聯社》(Associated Press)指出,兼容並蓄的新政府能減緩阿富汗人大規模移居國外,尤其是年輕人與受過教育的人,並說服國際社會繼續提供阿富汗亟須的援助。

嚴峻經濟危機

神學士上次統治阿富汗時,阿富汗是貧窮的農業國家,神學士一心想將他們的嚴酷伊斯蘭教法強加於傳統且順從的阿富汗人身上。如今,神學士將統治的阿富汗社會有著一群受過教育的中產階級。

阿富汗經濟早已因為戰爭與貪腐而被摧毀,神學士15日佔領首都喀布爾(Kabul)之前,失業率已超過30%,儘管美國提供了數十億美元的援助,但仍有超過半數的阿富汗人過著貧困生活。

8月30日,阿富汗首都喀布爾一家銀行外,民眾大排長龍等著領錢(美聯社)

如果阿富汗能步入和平,阿富汗人將要求新政府增加經濟紓困,但如果國際社會撤回援助的資金,神學士政府幾乎不可能提高紓困額度。

美國智庫「威爾遜中心」(Wilson Center)亞洲計畫副主任庫格曼(Michael Kugelman)說,神學士新政府必須迅速採取行動,緩解經濟危機。他指出,如果神學士無法處理經濟危機,「就必須開始思考民眾可能舉行大規模示威行動抗議神學士政權,那顯然代表著神學士試圖鞏固權力的重大挑戰」

《美聯社》指出,神學士要減輕國際社會的擔憂就要做出讓步,同時又得忠於自己的信念,神學士願意做出的讓步空間可能會進一步擴大領導階層之間的分歧,尤其是那些意識形態更僵化的領導階層。

神學士在阿富汗首都喀布爾舉旗遊行。(AP)

庫格曼說,神學士需要相關的專業知識,「當你遇到重大政策危機,而你的政權沒有任何處理政策的經驗,再加上國際社會將切斷神學士政府獲得資金的管道。一如往常的是,受苦最深的是阿富汗人民。」

阿富汗前政府顧問法哈迪說,神學士可借助阿富汗僑民的專業知識,但這主要取決於阿富汗新政府的面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