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我們來說,這場戰爭不是新聞」 如何面對俄羅斯軍事威脅?一位烏克蘭記者的親身見證 | 國際新聞 | 20220127 | match生活網

國際新聞

「對我們來說,這場戰爭不是新聞」 如何面對俄羅斯軍事威脅?一位烏克蘭記者的親身見證
風傳媒     2022/01/27 16:10

似乎只有在俄羅斯邊境的劍拔弩張足以讓外交官介入時,西方媒體和輿論才會關心烏克蘭。但烏克蘭記者梅爾科澤洛娃指出,7年多來,烏克蘭公民已經在陰霾中學會適應俄羅斯入侵的潛在可能。

「對我們來說,這場戰爭不是新聞。」

烏克蘭記者梅爾科澤洛娃(Veronika Melkozerova)本月在《基輔獨立報》(Kyiv Independent)發表評論,闡述做為一個烏克蘭人的觀察,她自己與其他同胞是如何在7年多的戰爭陰霾下生活?

「我每天早上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拿起手機閱讀最新消息。每天早上,我都會讀到有關俄羅斯將入侵我家鄉烏克蘭的另一種不祥威脅。」她寫道,不是克里姆林宮發言人說「烏克蘭加入北約(NATO)將是俄羅斯的紅線」,就是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說他將保護他所認為的「俄羅斯歷史領土」,「但實際上,他只想佔據我國更多的領土。」

她說,每天早上讀到的威脅也可能是,克里姆林宮忠實的代理人、白羅斯領導人盧卡申科(Alexander Lukashenko)說如果普京決定開戰,他「將與俄羅斯站在一起」;或者普京支持上台的車臣領導人卡德羅夫(Ramzan Kadyrov)宣稱如果普京下令,他將準備入侵基輔;同時「我76歲的奶奶對蘇聯的感情依然熱絡,她甚至無法理解這些天發生的事情。」

2021年12月2日,俄羅斯總統普京發表談話威脅烏克蘭(AP)被遺忘的戰爭

幾乎每天都要抽時間來理解鄰國的威脅,這就是梅爾科澤洛娃和無數烏克蘭人的生活方式。俄羅斯自去年10月下旬開始,將數千名士兵和武器部署至俄烏邊境。烏克蘭安全與國防委員會去年12月報告稱,多達12萬2000名俄羅斯士兵,集結在烏克蘭東部、北部邊界以及遭到俄羅斯佔領的克里米亞地區。那是2021年俄羅斯一年內第二次在俄烏邊境集結軍隊,上一次集結是在4月。

「然而這次一切都變得嚴肅起來,烏克蘭重新成為國際媒體焦點。不同國家新聞網站持續發布可怕預測,關於俄羅斯將如何在2022年1月至2月期間,以17萬5000名全副武裝的軍隊攻擊烏克蘭或甚至發動空襲。」她寫道,「一些俄媒的大外宣一直煽動恐懼,稱如果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只需要幾分鐘就能拿下。」

克里姆林宮公開表示只會與美國對話,讓這兩個超級大國來決定烏克蘭的未來。西方記者在推特上稱,烏克蘭人對俄羅斯入侵感到恐慌,而烏克蘭當局正在國內各地準備防空洞,以防空襲發生。但是對烏克蘭人來說,一切威脅都始於2014年,當時俄羅斯支持烏克蘭東部頓巴斯(Donbas)地區親俄勢力發動內戰,歐洲安全暨合作組織(OSCE)發現了俄羅斯軍方提供武器的證據。

烏東衝突頻仍、俄烏邊界緊張,烏克蘭邊境前線氣氛凝重。(AP)

梅爾科澤洛娃此前長年為美國國家廣播公司(NBC)、Politico網站等國際媒體寫作。她表示,作為一名主要供稿給西方媒體的獨立記者,她熟知西方媒體對俄羅斯侵略議題的關心,「很難讓國際媒體對所謂『歐洲被遺忘的戰爭』感興趣,(烏東)戰爭其實始於2014年,迄今已經殺死了1萬3000多名烏克蘭人……但只有在俄羅斯入侵的背景下,世界才對烏克蘭感興趣。」

她表示,烏克蘭人似乎被拋在與自己國家有關的故事之外,「其他人總是試圖決定我們的感受、應該如何生活,以及我們應該如何應對迫在眉睫的俄羅斯入侵威脅。」她指出,戰爭對烏克蘭人來說不是新聞,而是切身的危機,「經過這些年大大小小的衝突,我們仍然不希望爆發熱戰,但我們也不恐慌,我們已經習慣生活在這個扭曲的世界裡。」

2021年12月9日,美國總統拜登與烏克蘭總統哲連斯基通電話。(AP)俄侵略陰霾下 烏克蘭人珍惜生命但準備戰鬥

在日常生活中,烏克蘭人仍要建設現代民主,好好工作、納稅,雖然在幾百公里遠的戰爭前線,日日夜夜都有士兵死亡或受傷。基輔國際社會學研究所(Kyiv International Institute of Sociology)去年12月17日公布的民調顯示,大約50%烏克蘭人已準備好站起來反抗俄羅斯,而33%的烏克蘭人願意進行武裝抵抗。

各地烏克蘭人正在加入不同城鎮的志願軍「領土防衛軍」,即使是歷史上較親俄的烏克蘭東部,也已有約25%至29%受訪者準備好對抗侵略者。去年12月下旬,烏克蘭擴大徵兵,強制要求100多個職業領域18至60歲的女性提交兵役登記,以利發生重大戰爭時,接受徵召並且投入廣泛軍務。「現在我需要在2022年底之前在當地徵兵辦公室登記……我已經準備好這樣做了,」梅爾科澤洛娃說道。

然而這項民調也發現,如果俄羅斯入侵,仍有大約15%烏克蘭人會打算逃離或無所作為。梅爾科澤洛娃認為這項民調準確地反映出烏克蘭人的情緒,「有些人像我一樣,甚至無法在計劃自己的生活時,不隨時想起與俄羅斯發生全面戰爭的可能性。計畫假期怎麼度過這件事從未如此困難。」

2022年1月,烏克蘭面對俄羅斯侵略威脅,志願軍「領土防衛軍」(Territorial Defense Forces)加緊訓練(AP)

有些烏克蘭人仍難以置信。「我無法相信我們的兄弟俄羅斯在背後捅我們一刀,俄羅斯人怎麼能僅僅因為我們想自己選擇,就讓他們的總統摧毀我們呢?」梅爾科澤洛娃的奶奶說,如果克里姆林宮軍隊襲擊基輔,她不會逃到防空洞避難,「我想死在我的公寓裡。」

梅爾科澤洛娃說,大多數烏克蘭人肯定知道俄羅斯入侵的威脅是真實存在的,然而他們選擇享受生命中的每一刻。「『既然我們沒辦法改變任何事情,那麼我們為什麼要把生命浪費在恐懼上呢?』12月下旬我在基輔遇到的一位年輕女子麗塔(Rita)這樣告訴我,」她寫道。

「儘管發生新冠大流行,但在假期的日子裡,街道和咖啡館還是擠滿了人……我們仍然每天早上都在關注新聞,焦急地等待那個有關我們的重大決定,希望俄羅斯領導人沒有失去理智,能夠冷靜下來。」她說,如果最壞的情況發生,烏克蘭人已經做好了戰鬥的準備,「儘管我們也沒有多少人相信能贏。」

她表示,烏克蘭人在2013年至2014年親歐盟示威運動期間,重新找回自由與民族自豪感,「這值得我們為之奮鬥」,「我們投入了太多風險,失去太多優秀的同胞,以至於我們不能投降並回到俄羅斯嚴峻的統治之下,俄羅斯的統治毫無民主、法治和人權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