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警方搜索「海外警局」 兩名中國籍女子涉詐領補助金遭法辦  | 國際新聞 | 20240227 | match生活網

國際新聞

日本警方搜索「海外警局」 兩名中國籍女子涉詐領補助金遭法辦 
新頭殼     2024/02/27 12:36
Newtalk新聞

據多家日媒報導,日本警視廳公安部於 2 月 21 日以詐欺罪嫌將兩名中國籍女子函送法辦。他們被指控涉嫌詐欺日本政府為因應武漢肺炎對個人或企業造成影響而發放的「事業補助金」。兩人所屬團體所進駐的建築,是被人權組織列為中國在日本設置的「海外警察局」的其中之一。

中國海外警察局 遍布 53 國家、超過 102 個
總部設在西班牙的國際人權組織「保護衛士(Safeguard Defenders)」在 2022 年 12 月初發布的報告中披露,中國在全球 53 個國家設有超過 102 個「海外警察局」,包含在日本的兩處。在為中國人民提供行政服務的名目下,收集異議份子的資料以將他們送回國,並進行政權的宣傳工作。

相關報導:
侵犯美國主權!美司法部大動作起訴中國海外警察局代理人、34名中國公安部人員、網軍滲透犯罪
韓軍警、外交部徹查中國海外警察局 韓中關係恐大受影響
美共和黨參議員質詢中國海外警察局問題 FBI局長:中國行為令人髮指
中國海外警察局追踪騷擾異議人士 歐洲各國正視調查

位於東京千代田區的該棟建築由一個為促進中國籍人士與日本企業交流的社團法人進駐。根據調查人員的說法,這兩名女子之前在該團體擔任幹部。

冒稱經營整骨院卻提供性服務 騙取事業補助金
日本公安部在去(2023)年 5 月曾搜索了該棟建築,發現他們有為在日中國人提供協助中國駕照更新等支援。

目前尚未確認到有涉及侵犯日本主權的行為,但日本公安部仍在詳細調查其活動實際情況。

 中國海外警僑服務站的清單上有日本的地址。 圖/Twitter @Japangard
中國海外警僑服務站的清單上有日本的地址。 圖/Twitter @Japangard
兩名女子被指控在 2020 年 7 月共謀,冒稱是經營一家整骨院(類似國術館)的獨資企業,騙取日本因應疫情發放的 100 萬日圓(約新台幣 21 萬元)事業補助金。據悉該整骨院還提供性服務,這也不符合領取補助金的資格要求。

不只詐領補助金 遭收押人士涉中國海外警察局
對於這起事件,日媒《週刊新潮》在 2 月 23 日刊登的文章中指出,雖然各大媒體沒有報導,但其中一名被函送法辦的女子其實曾擁有自民黨參議員「秘書」的頭銜,甚至還曾經持有參議院議員會館(國會議員的辦公室大樓)的通行證。

文章中引述一名日本全國性報紙社會版記者的說法,如前述,這兩名女子在 2020 年 7 月為了騙取日本政府的補助金,共謀把「按摩店」偽稱是整骨院以符合給付要件。

這家「按摩店」原本是一名 59 歲女子所經營的,但真正需要關注的是另一名與她共謀的 44 歲女子吳麗香(根據部分中媒報導,女子本名應為何麗紅,本篇將使用日本方面報導的化名代稱),她是日中福清工商會的副會長,也是一般社團法人「日本福州十邑社團聯合總會」的前常務理事,而這個組織的登記地址正是前面提及的位於東京千代田區的建築。日本警視廳將此地點視為中國「秘密警察局」的根據地,密切追蹤是否有相關不法情事。

 中國「福州警僑服務站」登記在日本東京千代田區靠近JR秋葉原站的地址有一間稱作「十邑會館」的四層樓建築。 圖/google maps
中國「福州警僑服務站」登記在日本東京千代田區靠近JR秋葉原站的地址有一間稱作「十邑會館」的四層樓建築。 圖/google maps
關於這棟建築被用來作為中國在日本的「海外警察局」,《週刊新潮》也早在 2022 年 11月就做了相關調查與報導。當時在《週刊新潮》實際訪問現場時,發現那是一棟五層樓的建築。表面上,招牌寫著這是一家商務旅館,但實際上有在運作的只有 6 個房間。讓人很難相信旅館是他們的主要業務。

相關報導:中國海外警察局在日本:福州同鄉會 女理事色誘前總務副大臣

日本經濟安保上路中 調查機敏情報人員
去年 5 月日本警視廳公安部搜索了該棟建築,也發現他們在為旅外中國人處理駕照更新的業務,當時警方只扣押了相關證物。

前述記者提到,中國會設立海外警察局的理由是為了監控反體制人士或犯法逃亡到海外的中國人。在警視廳搜索後,仍有在暗中調查吳女周遭的人事物,有明確違法行為的案件就是這次關於補助金的嫌疑。

記者指出在這時候函送法辦,有傳言說因為這和目前國會在處理的最重要法案之一的經濟安保法有關。

《經濟安保法》修正案預計最快在 2 月下旬會在內閣會議上通過,而法案當中納入了一項重要制度:「安全許可」(Security clearance),也就是可以在事前針對經手經濟安全機敏情報的人員進行背景調查。在外界臆測警方是刻意與法案動向維持一致步調時,在部分媒體人之間則傳出「警方搜查的第二幕才正要開始「的聲音。

 日本將在經濟安保法中引進安全許可制度。 圖/Pixabay/報呱再製
日本將在經濟安保法中引進安全許可制度。 圖/Pixabay/報呱再製
相關報導:日本經濟安保法修正案 將納入安全許可制度

吳麗香是誰?曾任日本參議員外交顧問兼秘書
警視廳之所以會把焦點擺在吳女身上並不是因為她和海外警察局之間的關聯。是因為吳麗香過去曾擁有寫著自民黨參議員松下新平的「外交顧問兼外交秘書」的名片,松下議員還借給她可以自由進出參議院議員會館的「通行證」。

關於兩人的關係,《週刊新潮》在前年的報導中引述警方消息指出「她(吳女)作為松下辦公室的『外交顧問』與議員一同行動,甚至列席參加邀集外務省和經濟產業省官員進行的講座。

我們不得不擔心行政部門的機密情報和立法部門的重要事項有被洩露的危險」。

1966 年出生的松下新平,至今曾任自民黨內的政策調查會副會長和外交部長,還有政府的總務副大臣等職位,選區在宮崎縣已當選 4 次。

介紹中國商人 募集政治獻金
《週刊文春》在 2021 年 12 月的報導引述一名認識吳女的人的說法提到,吳女出生在福建省的一個富裕家庭。她在一家以北海道為據點專門販售海參的公司工作,這家公司的老闆是一名歸化日本的中國人,吳女是東京分店的店長。一開始是這家公司的老闆將吳女介紹給松下的。

松下很器重吳女,給了她外交秘書的名片,還給她議員會館的通行證,後來她便頻繁進出辦公室。松下也經常帶吳女一起和日本支持者、中國企業主管們去吃飯。

 吳麗香的參議院議員會館通行證。 圖/X
吳麗香的參議院議員會館通行證。 圖/X
2021 年 5 月疫情期間在日本政府宣布緊急事態宣言,希望民眾儘量避免長途跨縣移動時,兩人也一起去參加中國老闆的家庭聚會,還到不同地方與別位中國老闆打高爾夫球。

據《週刊文春》報導,兩人關係逐漸加深,不知道何時開始吳女甚至還說出想給松下生孩子。而他們之間的關係也讓松下的政治活動受益匪淺。據松下辦公室的相關人士透露,吳女經常介紹中國商人給松下,並當場販售政治資金集會餐券(類似台灣的募款餐券)。

吳女為海參公司員工 企業代替支付議員秘書薪水?  
根據松下的政治資金收支報告中,2018 年的餐券收入為 967 萬日圓、2019 年為 987 萬日圓,而在吳女開始幫忙募集資金的 2020 年就達到了 2,515 萬日圓,大約是先前的 2.5 倍,若把其中一半當成是吳女的功勞的話,她就幫忙賺了 1,200 多萬日圓。

但日本法律是禁止收受外籍人士的捐贈,若故意為之,負責人將被判處 3 年以下有期徒刑或 50 萬日圓以下罰金。而如果非議員辦公室正式聘用的秘書等職位販售餐券,就屬於法律規定的「斡旋」,超過 20 萬必須在收支報告登記姓名、住址的資料。

購買餐券其實是支付集會後的餐費,若不出席只單買餐券,這個費用則會屬於捐贈,而這本來就必須登記。

當時,吳女在募款和擔任翻譯以外也和松下同行。一名自民黨相關人士表示,吳女已經超越外交顧問的範疇,漸漸變成松下的得力助手,但聽說完全無支薪。

日本法律規定,企業代替支付秘書薪水也是給政治家的捐款。吳女是販售海參的公司的員工,從該公司取得報酬,每週又好幾天在議員辦公室擔任秘書,那麼這樣就會是該公司替議員辦公室支付秘書薪水給吳女,就必須登記在捐款的收支報告中。

然而松下的收支報告沒有記載任何來自該公司的捐款。法律規定,若應登記卻故意不登記,可處五年以下徒刑或 100 萬日圓以下罰金。

松下議員辦公室:吳女只是志工
當時《週刊文春》發函詢問松下議員辦公室後,約略得到下述書面答覆:

「我沒有請她(吳女作為外交顧問)整天在辦公室行政,只是在我們有疑問時會詢問她,她好意告訴我們而已。沒有報酬,也沒有薪水。(吳女)是那樣的志工之一,外商幫忙支付薪水這樣的指控有違事實。」

但在《週刊文春》的追蹤下,吳女在週間會到辦公室兩三次,停留長時間打打電話、晚上陪同松下去聚餐等等,實際上就是在從事秘書的工作。

日本政界也有其他議員被指出同樣的問題,但大多是道歉稱不小心疏漏了,並更正收支報告後落幕。但松下遇到的狀況卻不允許他這樣做,那是因為海參公司的股份有超過一半是中國人持有,法律規定這樣的公司不得捐贈,因此松下的收支報告並無法以海參公司的名義修正。

中國資金影響政治人物 用中國監控通訊軟體 WeChat
法律會嚴格規定外籍人士不得捐贈政治獻金,是為了防止境外勢力影響本國選舉,進而造成國家利益的損失。但對於購買餐券並沒有相關規定,因此,特定國家的外籍人士大量購買餐券,試圖影響政治家也不是辦不到的事。

在大量接觸中國商人後,松下開始上課學中文,辦公室內也開始「中國化」。辦公室內的聯絡溝通不僅用 LINE 還加上了 WeChat,還在上面共享內部資料和 PDF 檔等。有助理排斥這樣做,但松下強行推行。

WeChat(微信)是中國國內第一大通訊軟體,全球有 12 億用戶,在上面的訊息往來受到監控,若有任何政治敏感話題或用詞,可能會無法送出訊息或是帳號被凍結、刪除,語音訊息和圖片同樣也受到監控。更有手機內部數據被掌控的風險。

而在政策面也能看到松下傾向中國的狀況,2021 年 10 月,松下在參議院議員會館內舉行了一場以「日中一帶一路促進會主題演講」為題的演講會。

 另外,松下新平還被爆出幫日中一帶一路促進會會長黃實取得了參議院議員會館通行證。 圖/Twitter @Japangard
另外,松下新平還被爆出幫日中一帶一路促進會會長黃實取得了參議院議員會館通行證。 圖/Twitter @Japangard
《週刊文春》引述一名政治記者,他提到在演講會沒多久之前,參選自民黨總裁的岸田文雄被問到關於中國一帶一路時,才剛說「中國旨在擴大親中國圈⋯⋯,將會堅決地應對」展現出其強硬立場,那時還是個敏感時期。

過了幾天那場演講就遭到《產經新聞》記者(產經新聞立場偏保守右派)和政治記者在 YouTube 節目上批評。

一名自民黨人士表示,松下害怕被右派批判,立刻收回了吳女的名片,也不再在辦公室用 WeChat 了,但這也只是表面上,吳女仍進出辦公室、參加當年底政治資金集會,實際上沒有任何改變。

日本議員沉迷中國女子 30 年夫妻關係破碎
《週刊文春》也提到,松下議員與吳女之間的關係,也讓松下自己的婚姻、家庭關係陷入危機。松下當時已結婚近 30 年,並與同年的妻子育有 3 個女兒。妻子的原生家庭有政治背景,她也積極參加聚會完成作為一位政治家太太的工作,但隨著松下對吳女愈來愈沈迷,松下也不再正眼瞧他太太了。

到了 2021 年 9 月夫妻關係完全決裂。太太整理好行李就從議員宿舍搬回老家,松下對外說妻子是因為武漢肺炎的緣故回老家,而太太則說是為了要照顧父親,這是一種不怕事情鬧大而說的謊,但據說當時太太已經開始找律師準備離婚了。

2021 年底舉辦的政治資金集會上,太太的身影不再出現,取而代之的是淺紫色洋裝殷勤的接待中國人的女子。

另外,松下新平還被爆出幫日中一帶一路促進會會長黃實取得了參議院議員會館通行證。圖/Twitter @Japangard
另外,松下新平還被爆出幫日中一帶一路促進會會長黃實取得了參議院議員會館通行證。圖/Twitter @Japangard
《週刊新潮》前年的報導也提到松下議員當時因為與吳女之間的關係,正在與他結婚妻子進行離婚調解,而妻子的母親向《週刊新潮》嘆氣表示:「我女兒一而再再而三要身為政治家的松下留意身邊有吳女這個來歷不明的中國人。但他聽不進我女兒說的話,一直照著吳女的意思做。」

據稱松下也不聽支持者的勸,一位支持者向《週刊文春》透露,松下在多年就開始會說「日本與中國不可切割」、「日本不得不認同中國」,在這位支持者前往政治資金集會時,場上到處都是中國人,令他感到疑惑,也聽聞松下與吳女的風聲,於是他當面質問了松下,但松下只是一副「我發誓沒有」的樣子欲言又止,但他並沒有相信。

「關於這次函送法辦,沒有聽說警視廳有從松下議員那聽取消息,但有聽到說會持續釐清『吳女到底滲透日本政治家有多深』這個關於安全保障上的問題」(前述記者)

當《週刊新潮》今年再向松下議員問及這次事件以及他和吳女之間的關係時,松下議員透過辦公室回覆說「(吳女)現在和敝辦沒有業務聯繫,也沒有出借通行證給她」,否認之間有任何接觸。

作者:陳怡菱,報呱副主編(本文轉載自報呱)

參考新聞連結:
2024/02/21 産経 中国「警察拠点」を捜索 警視庁公安部 持続化給付金詐取容疑で女2人を書類送検
2024/02/21 NHK 中国籍の2人を書類送検 「警察拠点」と指摘の建物に事務所
2024/02/21 時事 中国の「海外警察拠点」捜索 詐欺容疑で2人を書類送検―警視庁
2024/02/23 週刊新潮 自民党参院議員“元秘書”の「中国人美女」がついに書類送検 捜査のウラにあった中国「秘密警察拠点」と重要法案の存在
2022/11/16 週刊新潮 警視庁マークの中国美女に溺れる松下新平議員、家庭崩壊の危機 義母は「娘は再三再四、注意していた」
2021/12/15 週刊文春 自民「大臣候補」が溺れる中国人秘書とカネ《スクープ撮》
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