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新聞

獨/美市議員夫現身台灣 追白沙屯媽
三立新聞網     2021/04/18 10:00

記者張雅筑、影音剪輯江芳緣/台中報導

去(2020)年因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緊張,苗栗拱天宮白沙屯媽祖徒步進香活動一度停辦,直到7月才恢復。當時人在美國的信徒莊明憲(Mike Chuang),考量到當地疫情嚴重,不想返台消耗醫療資源,思考後擲筊請示媽祖,最後獲得祂同意「遠端虛擬進香」。當時Mike還將自己參與的影片分享上網,引發熱議和佩服。今年,「本尊」順利回台並結束居檢和自主健康管理,順利歸隊進香,Mike接受專訪時說,覺得很感動也很感謝。

▼▲Mike去年想出「遠端虛擬進香」方式,透過看直播邊走的方式完成白沙屯進香。(圖/Mike Chuang授權提供)

白沙屯媽祖進香活動,每年都會發生許多感動、振奮人心的故事,去年引發不小迴響之一的就是,一名因疫情關係無法返台的虔誠信徒Mike,他自己發想出「虛擬進香」。為期9天8夜的徒步到北港朝天宮進香,遠在美國加州的Mike都開著電視播放進香直播畫面,然後搭配跑步機邊走,甚至連夜間模式、「稜轎腳」等他也都擬真呈現,當時不少網友看了,都紛紛大讚感人、有心和專業。

今年白沙屯媽祖進香如期舉行,在回鑾的路途中,相信不少人都有看到Mike的身影,大家沒看錯,本尊真的從美國飛回來「歸隊」。接受《三立新聞網》專訪時,Mike談及能返台相當感動,他表示,因自己在當地的檢測中心擔任翻譯義工,所以獲得施打疫苗的機會,目前已順利打完兩劑,「當我知道我第二劑疫苗施打是什麼時候,我就馬上訂飛機票(回台)。」Mike說,其實去年延期到7月時,自己也很想返台參加,但幾經考量決定打消念頭,「那時候回去,隔離14天、美國又很危險,那我不想在飛機上得到什麼重症,然後回到台灣會消耗台灣的醫療資源。」

▼▲Mike日前順利返台,已完成居家檢疫和自主健康管理,現在正跟隨媽祖進香回鑾。(上圖/記者張雅筑攝;下圖/Mike Chuang授權提供)

當時無法回台,Mike便在自家的佛堂擲筊請示媽祖,「我就跟媽祖講說,『如果我在美國,看著那個直播,然後跟著走,這樣算不算也有跟的您進香?』那我平常在擲筊,從來很少說有一次三個聖杯的,可是那天、那個晚上,真的一、二、三,三個都是聖杯。」獲得媽祖同意後,Mike就真的邊看直播邊走,他說,真的很感謝攝影人員,「解了不少鄉愁,讓我能真的這樣子跟著走下去。」

至於今年決定回來參與,Mike表示,岳父母年紀都很大,平常自己和太太每年都會回台兩三次,但疫情影響,已經一年多沒返台,「所以我就跟我老婆商量一下說,『這樣子好了,我就做代表』。趁這個機會,我也能夠進香,雖然沒有幾天,可是也算是跟媽祖之間的約定有來到,然後最重要還是看看我岳父、岳母,看他們在這裡的生活怎麼樣。」在完成居家檢疫和自主管理後,Mike馬上直奔「粉紅超跑」所在地,參加媽祖進香回鑾。

談到與白沙屯媽祖的緣分,Mike說,自己對台灣很多民俗活動相當有興趣,在10年前左右,自己因緣際會看到白沙屯媽祖「潦溪」的故事,當下覺得很感動,馬上搜尋白沙屯媽祖的更多介紹和影片。有次他看到媽祖鑾轎停在一名跪著的婦人前面,「神轎就在前面這樣子,敲著鑼在那邊晃,聆聽那個婦人的訴苦,我眼淚就開始流下來。因為那時候我本身也碰到跟朋友一些摩擦,也是有苦說不出,看到覺得媽祖實在太慈悲了,居然會這樣子花將近10幾分,在信徒面前這樣聽她講。就算媽祖沒有辦法滿她的願,可是祂給人一個很大的希望,所以那時候我就覺得說,『好,有一天我真的要回來,參加這個進香。』」

▼▲Mike說,自己約10年前認識白沙屯媽祖,但真正參與進香是2017年。(圖/Mike Chuang授權提供)

好幾次想參加但時間上都無法,直到2017年才真正參加到白沙屯媽祖進香,接著的每一年,Mike也不缺席,即便疫情影響,他也透過看直播邊走的方式完成。Mike告訴記者,其實曾有不少酸民看到他「遠端進香」的影片罵他是神經病,「我不會生氣,我反而想跟他們說,『對啊,我就瘋媽祖』。」今年得以順利參加到白沙屯媽祖進香,Mike真的很感動、感謝,他透露,這回他要還兩年前的願,感謝媽祖婆庇佑,讓小兒子工作順利,但他也強調,「我本身是信佛教,可是我也不會輕易的跟任何神或是菩薩或佛請求什麼,我覺得說,什麼事情都要自己去做,才是真正的,而不是去求來的。所以(進香)是很自然的,就這樣跟著走而已,也沒有說一定要這個做,還是我怎麼做,就很自然的這樣跟著。」

Mike從小和家人一起移民美國生活,至今已有47年,但他們對台灣的關心、感情其實相當深厚。Mike的太太莊吳明芳是「希爾斯堡市」前市長、現任議員,除了積極當地的市政,也積極透過關係讓其他官員認識台灣、重視台灣,目前Mike也和親友積極協助台灣、為台灣發聲,盼能讓美國幫助台灣加入WHO(世界衛生組織)。Mike說,其實很多美國人不認識台灣,遇到這種情況,他們就會介紹地理位置、分享美食和特色,並講解台灣是和中國不一樣的國家,「很小的事情,可是我就希望說,讓世界真的能夠看到台灣。」

▲Mike的太太莊吳明芳(右一)為美國「希爾斯堡市」前市長、現任議員。(圖/Mike Chuang授權提供)

或許很多人會納悶,都移民美國了,那為什麼對台灣有那麼深的感情,究竟台灣在Mike心中是?「我生在台灣、長在台灣,所以不管我去哪裡、住在哪裡,這裡永遠是我的家,雖然我台南的家已經沒有了。其實台灣對我來說,就是又親切又陌生,我也跟我的下一代介紹說,台灣是什麼地理位置,是什麼樣的地方,我小兒子跟大兒子,兩個兒子都會很喜歡回來台灣。」Mike雖然把台灣當作永遠的家,但當記者問及他未來是否會回台養老,他二話不說搖搖頭,「當然不會,第一我覺得說,我在台灣沒有繳稅過,也沒有替台灣做什麼,我不覺得說,我可以這樣子回來利用台灣的資源...」

▼▲Mike說,他非常喜歡台灣,對他而言,不論自己在哪,這裡永遠是他的家。(圖/記者張雅筑攝)

Mike說,如果什麼都沒付出,就這樣回來,他覺得很對不起,況且自己在美國也都負擔得起,所以只會回台玩、回台投資,養老暫時不會考慮也不會想那麼多。但Mike也忍不住自嘲,自己那麼喜歡台灣,人生充滿不確定性,似乎也不能把話說太死,「也很難講,其實也不一定,哪一天時機到了我搬回來住也不一定,話也不能講太滿,因為我還是很喜歡台灣。」

▼▲Mike在居家檢疫期間不忘練習進香、走走路。(圖/Mike Chuang授權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