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新聞

到底該不該殺樊噲?夾在劉邦、呂后之間的陳平最後怎麼解?
上報     2021/04/20 07:00

在西漢初年,漢高祖劉邦做了皇帝後,大殺功臣,先後殺了韓信、英布、彭越等名將。漢高祖十二年(西元前一九五年),燕王盧綰叛亂,劉邦令大將樊噲率軍平叛。

樊噲剛領軍出發,又有人向劉邦告發,說樊噲跟呂后串通,謀畫在劉邦死後篡奪劉家江山。劉邦一聽,立即令謀士陳平,帶上大將周勃,去把樊噲殺了,讓周勃就地接任樊噲的職務。

這樊噲,就是《鴻門宴》裡生吃豬腿的那個勇士,他還有一個身分,就是呂后的妹夫, 娶的是呂后的妹妹呂嬃。當時劉邦病重,朝政全是呂后主持,殺了她的妹夫,她還不恨死你陳平?

也就是說,這樊噲,劉邦要殺,呂后要保,兩個大主管都不能得罪,人頭卻只有一 個。總不能先砍了,再裝上去。陳平做為具體執行者,夾在中間,太難了。

這一點,連周勃這樣的大老粗也看出來了,一路上連問陳平怎麼辦?陳平說,怎麼辦? 涼拌。陳平倒真不是說俏皮話,他的意思是,冷處理。

於是兩人到了樊噲營中,傳劉邦旨意,把樊噲抓了起來。但沒有當場殺掉,而是裝進囚車,慢慢地向長安進發。

陳平這人,足智多謀,在漢初是與張良齊名的謀士。但與出身貴族的張良不同,從小貧苦的陳平,其為人行事也頗多江湖氣,有時不免玩一點陰謀詭計。

比如劉邦被匈奴圍在白登,無法突圍,陳平就賄賂了冒頓單于的閼氏,靠閼氏的枕頭風才脫險。大概其過程多有不光彩之處,所以《史記》也不願意細說,只說是「其計祕,世莫得聞」。可見陳平做事往往不拘一格,只要效果好,手段如何就不大考慮了。

這回他沒有不折不扣地執行劉邦的指令,就在於他看到了這事背後,有著劉邦與呂后勢力的消長變化。殺樊噲是件大事,劉邦、呂后肯定會在這上面鬥上一鬥,而且很快會有結果。陳平就在途中不斷地派人到長安打探消息,一旦要殺,立即把囚車中的樊噲一刀砍了, 不殺,就馬上放了。

陳平在路上等了幾天,等來了消息,一個字:死。不是要樊噲死,而是劉邦死了。劉邦一死,就意味著呂后掌權了。陳平馬上讓周勃押著囚車,自己快馬加鞭,趕往長安。

到了漢高祖劉邦靈前,陳平跪倒在地,痛哭流涕:「哎唷陛下啊,我真是對不起您,您 生前的最後一項指示,我都沒做好。您讓我殺了樊噲,我卻還沒有殺。」旁邊的呂后一聽, 心裡的一塊石頭落了地。

呂后上台後,當年追隨劉邦打天下的功臣,要麼被殺,要麼靠邊站,只有陳平反倒升到 了丞相,大概在殺樊噲這事上,呂后給他記了一功吧。

面對兩位主管的不同意見,陳平這一招,叫做「拖死狗」。這個詞說著難聽,那就換個說法,叫做:在執行過程中,冷靜處理、留有餘地、觀察事態、準備預案,一旦發展趨勢明確,就隨機應變提供新的解決方案。

陳平、陳樹屏這陳家兄弟的兩招,聽著似乎不上檯面,其實是很見功力的。一是沒有 就事論事:也就是說,你首先要弄明白,主管的不同意見,他根本的訴求點在哪裡?是不是 真是像表現出來的那樣?

比如在陳樹屏這裡,表面上是個「技術問題」,但實際上是個「心理問題」,解決問題的方向,不是怎樣搞清楚長江的寬度,而是兩位上司的台階如何下?

同樣,在陳平這裡,要是糾結於樊噲是不是真的謀反?是不是真的該殺?那就走進死胡同了。 二是看到了爭論的實質:張、譚兩人是意氣之爭,都想著藉長江寬度這一「學術問題」,來 小小地出對方一個洋相。殺不殺樊噲,其實質也是劉邦與呂后的權勢角力。

三是由此找到解決方案:意氣之爭就打個圓場,讓雙方都下得了台。權力之爭是靜觀其變,等分出勝負再做 決定。所以要不做「夾心餅乾」,走出「神仙打架」的尷尬,關鍵還在於培養自己高出一籌 的洞察力。


*本文摘自《古人教你混職場:諸葛亮如何規畫「就職三部曲」?蘇東坡怎麼和同事婉轉say no?30則古代一哥的智慧絕活,帶你輕鬆走跳江湖!》,麥田出版出版。

【作者簡介】
楊自強

《嘉興日報》報業傳媒集團副總編輯、《南湖晚報》執行總編。中國地方都市類報紙十佳總編輯。先後獲得了省級以上各類新聞獎五十多個,出版有《將相本無種》、《一生一個字》、《世事如棋:「圍棋十訣」中的智慧人生》等十餘本書。

看更多《上報生活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