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本來沒有協會/俞崇音 | 生活新聞 | 20231208 | match生活網

生活新聞

人間本來沒有協會/俞崇音
台灣好報     2023/12/08 11:43

俞崇音

我通過媒體二次向中國美術家協會提了一些意見!可是至今沒有一點反響,是因為我名不見經傳還是因為發表我意見的報刊雜誌名不見經傳呢?不過,協會目中無人的態度是顯而易見的了!協會可以目中無人嗎?

人間本來沒有協會!

國家組織了這麼一些協會,是希望讓協會的同志們把相關專業的同志聚集在一起。配合各項宣傳中心推動群眾工作的開展,同時有利於提高全體國民的審美觀和整體的藝術環境,啟動全民的藝術細胞,提高大家的創造性思維能力,這就是成立協會的初心。為實現這個初心,美術家協會的具體工作應該包含這樣二個方面,一方面圍繞宣傳工作的重點組織作品創作,另一方面,就是體察美術創作者的需求,在可能範圍內合理解決。這些工作,協會做得怎麼樣?街談巷議早就有了評判!故弄玄虛奇奇怪怪的書法繪畫作品佔領了展覽,傳媒舞臺,甚至把書法,繪畫過程變成了搞怪的表演節目。造成了很不好的影響。

當年,我也曾經被抽調到蘇州市的創作小組,和其他頭上沒有耀眼光環的創作者一起為省市美術展覽會準備作品。首先圍繞當時的中心工作提出自己的創作題材,畫成小圖。上牆,大家相互提意見,請老畫家來指導,提意見。然後在鉛畫紙上放大成參加展覽會需要的大小的素描稿,重複相互提意見,老畫家提意見,修改的過程,接著市政府分管領導會來審查和當時的政治宣傳口徑有沒有出入。一切ok,就可以筆走龍蛇了!幾次這樣的作品新鮮出爐以後,我就順理成章的成為了蘇州市美術家協會會員。我覺得這樣辦的協會才是不忘初心的協會。許多和我一樣頭上沒有光環的朋友都這樣團結到了協會裏來。

前年春節後,我得到消息,江蘇省美術家協會要招收新會員,於是我興沖沖的帶上我在“流行色”“中國紡織報”等報刊上發表的紡織美術文章和參加省市美術展覽會的材料去了蘇州市美術家協會,可是接待我的小朋友一口回絕了我參加江蘇省美術家協會的要求,因為按照他出示的評分標準,我確實是沒有資格加入這個協會的。對這個結果,我有點意外,不只是因為我的被拒之門外,還因為他拒絕的根據。

我想,這評分標準就不接地氣!1.出書,辦個人展覽會,都需要經費。沒有人贊助,誰能做到?2.參加展覽會要看年限,太早參加的展覽會不能參加評分。時代在前進,怎麼可以用現在的標準去要求老一代人!孔夫子如果參加高考,恐怕也要交白卷呢!3.時代在前進,互聯網的出現為文化傳播提供了許多新的機會,拿我來說,過去我局限於向“蘇州雜誌”“絲綢”“流行色”“蘇州晚報”“江蘇絲綢”等紙質傳媒投稿,以參加省市美術展覽會為己任。現在我的文章,國畫作品投稿的方向是百度的“我的臥虎灣”,內蒙古的“蒙東作家”,臺灣的“台灣好報”,紐約的“新象週刊”為主。我自己覺得,在創作者的隊伍裏,我還沒有退休!我的文章,繪畫作品在抖音平臺上的點擊率成千上萬,遠遠超過普通展覽會的人流量。

所以,我覺得蘇州市美術家協會的小朋友拒絕我參加江蘇省美術家協會的理由是站不住腳的,這樣的協會巧立名目的把美術創作者推出門外,在一定範圍的小圈子裏自我欣賞,和我們當年的美術家協會比較是開倒車。從根本上失去了辦這個協會的初心!

我已經78歲了,參加協會與否無論對個人還是對協會都意義不大了,但是我想國家既然用納稅人的錢辦了這些協會,我還是希望這些協會與時俱進,起到他們應該有的作用,給年輕人的創作活動提供一點幫助。為文藝工作的百花齊放做一點工作,這就是我寫下這些文字的初心。(圖:俞崇音提供)

(資料來源:台灣好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