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終會結出它的種子/宛皖 | 生活新聞 | 20231208 | match生活網

生活新聞

草終會結出它的種子/宛皖
台灣好報     2023/12/08 11:34

宛皖

“草在結它的種子,風在搖它的葉子。我們站著,不說話,就十分美好。”讀顧城的這首《十分美好》時,我的腦海中浮現出一幅充滿意境的畫面。細細思量,無論世界變得怎麼樣,草都會結出它的種子。

風來時,小草隨之搖擺。都說:“牆頭草,風吹兩邊倒。”可是牆頭草也有自己的立場,把牆頭牢牢抓緊就是它的立場。我們可以不屑於牆頭草的立場,但小草旺盛的生命力讓我們不得不欽佩。如果它不隨風搖擺、不彎腰,它就不可能在牆頭上、石縫裏、懸崖上兀自生長。

一株小草毫不起眼,它不像一朵小花,盛開以後就是一道風景。花有色彩,有香氣。當然,小草也有顏色,它在春天是一抹新綠,在冬天是一抹枯黃,但它始終是鮮花的襯托,始終是季節的見證。它的存在不怎麼引人注目,但它是一股彰顯生命的力量。一株小草不成氣候,一片草就會有排山倒海的氣勢。那是生機盎然的活力,也是清新脫俗的氣質。

我注視著牆角的一株小草,內心泛起陣陣漣漪。它在角落裏,不管有沒有人注意到它,它終會結出種子。小草是活生生的生命,種子是它生命的延續。沒有人欣賞它,甚至沒有人在意它。那麼,它的存在還有沒有意義呢?事實上,它們耐得住寂寞,不害怕孤獨,不在意別人的眼光,在風雨中堅韌地生長著。它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種態度。

對於小草來說,土壤、空氣、陽光和水是它生長的必要條件。除此之外一切都不重要,包括別人的眼光。小草旺盛的生命力像極了我們的青春歲月,不在意別人的看法,只在意自己的活法。少年不識愁滋味,年少的我們不理會世俗的欲望,直到風雨飄搖的人生走過了一半,回首青春歲月時,我們才明白,不管未來有怎樣的風景,草終會結它的種子。

外婆家有一個小院,小院的西南角有一棵大樹,樹下是一片草坪。外公說:“把這一片草坪改成菜地不好嗎?”外婆卻搖了搖頭,說:“我需要一片草坪。”到了春暖花開的季節,我才明白外婆的良苦用心。外婆說,要在樹下舉行一次野餐。她把準備好的水果、點心和茶,放在鋪在草坪上的一塊花布上。我們坐在花布上,一邊吃著水果,一邊聊天,感到十分愜意。如今,外婆已然離去,但每到春天,我們都會回到外婆家小院的大樹下,以野餐的方式紀念外婆。那一片草坪讓我睹物思人,我撫摸著一株小草,回憶著外婆的點點滴滴。

外婆已經離開我幾十年了,但她曾在我的心裏種過一片青草地,那是一股蓬勃生長的力量。小時候,外婆的蒲扇和涼床,見證了她哄我入睡時說的那些民間故事。上學後,外婆會把我領到外公書房的書架前,告訴我閱讀是獲取知識的途徑。當我的文章第一次刊登在報紙上時,她喜滋滋地剪下那篇文章貼在一個本子裏。

像草終會結它的種子一樣,文學終會一代代傳承。我想起唐代詩人張繼寫的《楓橋夜泊》:“月落烏啼霜滿天,江楓漁火對愁眠。姑蘇城外寒山寺,夜半鐘聲到客船。”這一首千古絕唱盪氣迴腸,作者的文采斐然,與他同時代有很多有錢有勢有權有地位的人,但卻不是每個人都能被記住,張繼因為這一首詩,被世世代代銘記。

草結種子是生命的傳承,小草不會因為無人欣賞而枯萎。雖然離開人世的外婆再也不能坐在草坪上和我野餐了,但外婆在我心裏種下的那片青草地,始終鬱鬱蔥蔥。那是她留在我心底的一種念想。

草終會結它的種子,它不會因為孤獨放棄了傳承,這一生,下一世,它會悄悄生長,等待一個真誠的人。

(資料來源:台灣好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