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新聞

被爆關說?蔡永芳:只要求教好警察
NOWnews     2021/05/09 12:39
▲蔡永芳表示,自己絕對沒有去關說,但也強調,有對警察相關主管表達,希望好好教導、訓練年輕的員警,日後值勤不要再犯類似錯誤。(圖/記者李春台翻攝)
▲蔡永芳表示,自己絕對沒有去關說,但也強調,有對警察相關主管表達,希望好好教導、訓練年輕的員警,日後值勤不要再犯類似錯誤。(圖/記者李春台翻攝)
桃園警察遭輾腳事件還在不斷延燒,莊姓員警近日透過媒體爆料有議員循管道向警察局高層關說施壓,並強調自己握有議員關說錄音檔。被點名關說的桃園市議員蔡永芳今(9)日跳出來澄清表示,肇事逃逸這種案件,自己何德何能可以向檢察官關說?但他強調的確有跟莊姓員警的長官施壓,要對這名年輕的員警列管、教導,讓他能夠正確的執法。
 
針對關說一事蔡永芳表示,「這絕對不是關說!」他說,如果行政處分的作為與不作為,因為他的一席話而受到改變,那才是關說。蔡永芳說自己去找警察局主管,是希望他們好好督導訓練下屬,至於像是肇事逃逸這種公訴罪,警察只能受理案件,至於起訴與判刑是檢察官與法官的權責,他何德何能可以去向檢察官關說?
 
蔡永芳說,事件是去年6月6日發生,同年7月4日黃先生來找他諮詢,蔡發現莊姓員警已經對黃先生提出過失傷害和肇事逃逸的告訴,蔡表示他忍到9月初才把黃先生的行車紀錄器那去找莊姓員警的長官表達不滿,指出警察的素質怎麼可以如此低落。蔡也承認有對警察很兇,原因是因為自己認為如果警察(主管)不去督促下屬,那他自己也不配當作民意代表了。
 
「真相會令你解脫,但是過程會令你悽慘落魄!」蔡永芳指出,這次黃先生被指控的肇事逃逸是1年以上7前以下的有期徒刑,就算明知不會起訴,但是那7個月的過程當中,心理壓力有多大?蔡永芳說,一般人如果被指控犯了這種公訴罪,嚇都嚇死掉了。但他也強調,經過這幾天網路上的許多撻伐聲,也的確讓莊姓員警感受到了比黃先生更大的壓力。
 
蔡永芳表示,希望事件能夠到此為止,給所有的人都多一點空間。思索一下未來,警察有沒有更好的執勤方式,民眾在遇到類似的狀況時,能夠去哪裡找到專業的協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