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新聞

陳淞山觀點》「疫苗問題」主軸下的總統人選 侯友宜第二名變第一名 朱立倫倒數第二臉上無光
新頭殼     2021/06/28 12:29
圍繞著台灣的新冠肺炎疫苗問題相關議題上為主軸所做的美麗島電子報6月國政民調結果出爐了,執政當家的蔡英文政府無論在信任度或施政滿意度的表現都呈現著慘不忍睹的滿江紅成績單。蔡英文總統連任1年多來,首度在施政滿意度上呈現了「死亡交叉」的結果,在信任度方面雖然還保有信任高於不信任2%的情形,但其信任指數則從4月的54.8點到5月的47.3點,來到6月則維持在47點的低分盤旋結果,而閣揆蘇貞昌則在施政滿意度方面持續下滑,從5月的負向評價高於正向評價2.6%的情況到6月變成拉大到6.2%的結果。

顯然,在5月中旬新冠肺炎本土疫情大爆發以來,蔡英文政府的施政表現已經搞到民怨沸騰四起。縱使有美、日捐贈的數百萬劑疫苗勉強應付陸續上場,但已採購的國際疫苗僅僅少數數十萬劑供應而因應不及的情況,又因爆發政府護航國產疫苗解盲炒股傳聞不斷的陰影籠罩之下,「搞不定」疫苗問題與施打順序亂象以及「搞不好」本土疫情擴散延燒的蔡英文政府團隊,如今已經面臨「超前部署」防疫形象完全破功,「疫苗政策」左支右絀的進退失據,「疫情管控」中央與地方政府頻頻互咬互打並相互甩鍋的各吹一把號的亂象,確診人數直線上升到近1萬5千人,染疫死亡人數也已超過6百人的情況。

行政院長蘇貞昌。 圖:行政院提供(資料照片)


行政院長蘇貞昌。 圖:行政院提供(資料照片)

至此,台灣已經陷入了人人自危的恐懼憂慮「信心危機」當中,政府形象嚴重受創,人民無所適從,生命與財產威脅的政治困境又短期難解,各種紓困方案縱使琳琅滿目但卻「杯水車薪」難以解救的了眾人的經濟與生活問題。力挺政府的多數民心開始流失轉向,面對著一個令人「不知往何處去」的「不確定未來」,而這樣的「不安全感」信任危機的造成,究竟是來自於新冠肺炎病毒的無情傳播擴散?還是我們這個「完全執政」的民進黨政府?甚至是要扯到對岸「老共的陰謀」?這在台灣的多元民主社會民心氛圍情緒當中,的確永難有真正的共識答案可以找到,但首當其衝的怪罪對象,當然就是我們的蔡英文政府無疑。

正因為如此,此次6月國政民調以「疫苗問題」當主軸來加以調查,在選定的五位政治領導人當中,在信任指數的調查中,侯友宜、賴清德、鄭文燦、柯文哲與朱立倫分別是72.4、59.2、58、55.9及54.7點,其中以柯文哲變化最大,比4月國政民調的結果大幅上升了有9.9點之多,其他人則是小幅度變動而已,但至少都已遠比現在總統蔡英文的47點高出甚多。在誰最適合做我們下一屆總統的問題上,侯友宜有22.3%躍升首位,但比4月的調查少了0.2%,賴清德有21.8%,下滑了1.8%,從排名第一掉到了第二名,柯文哲有17.8%,比上次調查大幅躍升了有7%之多,朱立倫有7.1%,鄭文燦有6.7%,朱、鄭兩人都下滑了近1%左右。

顯然,此次「疫苗問題」主軸下的總統適合度民調結果,不再是賴清德與侯友宜兩人互有領先「一枝獨秀」,遙遙領先其他的人選局面,柯文哲的竄起躍升到第三名,已經明顯逼近賴清德與侯友宜。而到底為什麼在疫情擴散爆發下,柯文哲可以快速搶進與賴、侯兩人形成「具有高度威脅性」的政治表現?的確相當地令人玩味。

尤其是在北農群聚感染事件爆發,士林長照機構、北藝及環南市場等群聚感染事件接連發生之際,再加上此次的5月疫情大爆發又是在萬華發生而擴散到全國各地的情況下,台北市長柯文哲竟又「何德何能」在此事件當口得到「信任指數」大幅躍升9.9點、「總統適合度」迅速攀升有7%之多的政治亮點呢?此除了他曾是資深台大醫生經歷讓他在這一個多月來在防疫行銷電視直播宣傳上獲得比較好的好評之外,他的防疫工作表現並未有何突出之處,甚至還發生了「好心肝診所」等6家診所的特權偷打疫苗事件,關鍵原因還是出在於柯文哲市長的倉促指示下令市府衛生局在6月9日要打完疫苗所致的與綠營縣市互別苗頭、政治較勁心態所引發,那麼為什麼柯文哲竟然可以拿下這麼令人匪夷所思的亮點表現呢?相信這也是此次調查結果讓我們百思不解的問題所在。

台北市長柯文哲。 圖:周煊惠 / 攝(資料照片)


台北市長柯文哲。 圖:周煊惠 / 攝(資料照片)

事實上,單從民進黨與國民黨的「好感」與「反感」比例上的消長變化是可以找出部分的關鍵原因,4月對民進黨的好感有47.3%、反感有40.9%,到了6月的調查變成好感39.5%、反感49.3%,等於好感度下滑了7.8%,反感度上升了8.4%,而這些政黨喜惡變化消長情況並沒有跑到國民黨身上,4月對國民黨的好感有31.4%、反感53.5%,6月對國民黨的好感有29.2%、反感56%,反而好感度也下滑,反感度也上升,只是變動消長幅度沒有民進黨那麼嚴重而已。

顯然,這應該就是柯文哲在信任指數與下屆總統適合度大幅躍升的關鍵原因,執政的民進黨因為疫情嚴峻與疫苗問題承擔比較大的責任,第一在野黨的國民黨因「監督制衡」能力不足,也同樣遭受相對程度比較小的負面衝擊,反而讓柯文哲成為最大的政治受益者。這同時也在此民調的交叉分析的數據消長變化中可以看出端倪,在國民黨與民進黨相對好感度的圖表數據內容,我們也發現了在廣義中間選民的G4(對兩黨皆好感且強度同者),從4月的12.6%掉到6月的9.9%,G6(對兩黨皆反感且強度同者),從4月的13.8%上升到6月的18.5%,而柯文哲及民眾黨恰好就是此漁翁得利的大贏家!

當然,在個人政治屬性與光譜上「有點藍又有點綠」,甚至是相對上比較屬於「不藍不綠」中間地帶的新北市長侯友宜,儘管在疫情管控工作上也表現不俗,讓新北市「多點爆發」的疫情擴散程度迅速有效地緩和下來,因此在「下屆總統適合度」數據上因為變動最小,從第二名變成第一名,成為最熱門的下屆總統「可能人選」,讓排名倒數第二名的朱立倫因而「臉上無光」,是否會衝擊到未來他們兩人的「政治互動關係」?則是另一個相當耐人尋味的政治話題了。

本文轉載自美麗島電子報

國民黨前主席朱立倫。 圖:朱立倫辦公室/提供(資料照)


國民黨前主席朱立倫。 圖:朱立倫辦公室/提供(資料照)